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武侠  »  山村荡妇的欲望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山村荡妇的欲望

第一章

  我叫顾易,03年我高考失利,又遭到我处了半年多的女朋友无情的劈腿,一时间我陷入我整个青春阶段最颓废最灰暗的那段时光。

  就在我特别挫败特别秃废的时候,我的同学兼死党杜杰找到了我,说是要带我出去旅游散散心,一切花销算他的。

  杜杰是一个典型富二代,但也是一个特别好色的家伙,他皮肤有点黑,大概长相有点类似钟汉良吧,算是有点小帅。平时在学校,最大的爱好就是跟某些拜金女谈恋爱,甚至还时常偷看学校里的女老师上厕所。据我所知,他甚至还在女厕把一个长得不错的女老师给办了......

  杜杰说要带我去旅游,我当时就告诉他没心情去。可是杜杰接下来说的事儿让我就有了兴趣。

  “你小子别这么早就拒绝我,我这次去的一个地儿是一个很特别很特别的村子,这个村子是我听这个村里的一个被我玩过的靓妞儿介绍的,她说她们那个村子里没有男人,里面全是漂亮的女人,一个个长的可带劲儿了!更重要是,这个村子流行走婚的习俗,走婚呢!想想就特么刺激!”

  听杜杰说这个什么村子流行走婚,我就不明白了,于是我对他道:“没有男人的村子?艹,你当那是女儿国啊?再说了,什么叫走婚啊?我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个词儿?”

  听我这么问,杜杰告诉我说:“靓妞儿告诉我说,走婚是她们那个村子里存在的一种特别的形势,她们管这个叫“色色”。说那个村子,一到了晚上,要是谁家的女人想男人了,或者说想要个孩子啥的,就会在院子外的门上挂着一些小装饰或者是红布啥的。这个时候,你只要到她家门前拿下这些东西,然后进了人家留了门儿的房间里,就可以跟里面的女人搞那种事儿了,特别的带感。完事儿之后,在未亮之前必须得走人,不用花钱就能那啥各种女人,就算搞大肚子了还不用负责,你说爽不爽?”

  “卧槽!真的假的?”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这个死党。

  “我能拿这事儿糊弄你吗?去不去?我可是明天就去,你要是去的话我就带你一个,到了那里咱们哥俩好好嗨皮嗨皮,咋样?”

  “呃......”

  “我还是不信。”

  我顿了半天觉得这事儿还是不靠谱。

  见我还是不信,杜杰急了:“你小子怎么就这么不上道呢?哥哥我骗过你吗?要不这样,你就当是陪我散心这样总可以不?反正就我一个人去也怪没意思的。就问你去不去吧?哥们义气的,不去兄弟我也不说啥了。”

  见这小子有点火气,我心想反正现在心烦着呢,去散散心也好,更何况我也对那个什么有着走婚习俗的村子好奇的紧,所以到了最后,我就答应了他……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杜杰那小子的电话吵醒,然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些东西,就坐着杜杰开的车子去往那个有着走婚习俗的村子。

  你还别说,这富二代就是富二代,开着车子都特么牛气。杜杰开的是极为霸气的雷克萨斯570越野车,这种车价值在二百万左右,是我这种小屌丝这辈子都不敢企及的。别说买他这车子了,就连买这辆车的一个轮胎我特么都拿不起那钱……

  车上,杜杰跟我说,他昨晚已经跟那个靓妞儿打听好了那个村子的所在位置。那个靓妞不仅用手机给他发来了一个路线图,还详细给他说了一下这个村子的情况,

  靓妞儿说她们的这个村子名叫麻姑村,属于一个母系的村子,坐落于云桂西部。说是这个村子盘踞在两山之间,属于偏远山区,较为荒凉。还说她们的村子曾经是昔日乃兵家必争之地,如今却消息闭塞,异常落后。值得一提的是,她还告诉杜杰,她们村子里的房屋,没有石砖结构的,都是那种简洁的竹木结构二层阁楼状的房子。

  由于山路难行,经过了一天一夜的赶路,在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左右,我们才终于接近了这个名叫麻姑村的所在之处。

  由于麻姑村没有一条可通行的路,杜杰在把车子开到了山的另一处平坦之地后,我俩就沿着山中小路,翻山越岭的来到这个麻姑村,一路可谓是异常的艰辛。

  不过艰辛之后所换来的成果是值得的,因为我发现,这里还真就没有一个男人,村子里都是女人。村子里的女人穿的都是那种有银饰品的少数民族衣袍,除此之外,一个个的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看着特别的养眼。

  但是让我和杜杰恼火的是,等我们来到了这个村子里,准备跟这帮女人搭讪的时候,这帮女人在见到了我们跟见到了日本兵似的,眼神中透着惊慌,生怕我们碰到她们似的......

  “我说杜大公子,这咋个情况?这特么来了之后,想找个女人说个话问个路啥的都不行?是这帮女人太娇气了还是咱们哥俩看着就不像是个好人?”我皱着眉头看着杜杰。

  “你特么问我我问谁去?我也是第一次进这个村儿。话说怪了事儿了,这帮娘们咋就不让靠近呢?靠近她们又不能给她们整怀孕了,至于吗?”

  看着杜杰也是一脸的不解,我急忙对着他道:“你赶紧给你认识的那个妞儿打电话问问这是再咋个回事儿!好歹咱们都来到了她的一亩三分地儿了,她咋就不来迎接迎接呢?”

  “哦…哦哦!”杜杰虽然嘴上答应着,可是眼睛却还是色眯眯的观望着村子里其他的女人,完全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我说杜大少,你特么行了!先别看了!赶紧给你认识的那个靓妞儿打电话!再怎么看你丫现在也爽不到,累不累啊?”

  见我有些火了,杜杰白了我一眼,然后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当着我的面儿拿出了手机,跟着就拨打了起来。

  可是等杜杰拨打了电话之后,过了不到一秒钟,杜杰就耸了耸肩表现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对我道:“抱歉,没信号,打不通。”

  “不对吧?怎么会没信号?你小子没骗我吧?”我质疑道。

  “你不信?你不信你可以拿出你自己的电话看看,你看看这里有没有信号!”杜杰对我道。

  听杜杰这么说,我将信将疑的拿出了我的手机,然后一看,嘿!还真就没有信号。我想可能是这个村子四面环山,地理位置太过偏僻,所以手机没信号吧!

  就在我和杜杰不知所措的时候,我们发现,从我们背后突然走来了三十多岁的人。这个人长的挺白净的,留着寸板儿头,身材有些发胖,跟杜杰刚好成为鲜明的的对比。

  可能是看到了我们的窘状,他笑着对我们道:“小哥俩别费力气了,这村子里的女人白天是不允许跟男人们见面交谈的,这是他们村里的规矩。”

  见这个大哥这么一说,我转过身来对他问道:“还有这种破规矩?你是咋知道的?”

  “嘿嘿!我比你们早来了那么一天,就在头一天夜里,我有幸“临幸”了村里的一个叫阿星的姑娘,是她当晚告诉我的。”

  听这个大哥这么说,杜杰一下来了兴致

  “原来咱们都是同道中人啊!嘿嘿,大哥,这村里的走婚一说是真的吗?”杜杰问道。

  “我刚开始也不信,我也是听别人说才来的。不过经过昨天晚上的证实,看来是真的了。你们可不知道,昨晚那个叫阿星的女人可漂亮了,直到现在腰还疼着呢!哈哈哈~!”

  可能是说道了兴致处,这位胖子大哥居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听这位胖子大哥这么说,杜杰那两只眼睛直放光。

  “卧槽!大哥,真有这么好吗?”

  “那可不!小哥俩,咱们别傻愣的站在这个村子里了,走,我带你们去我的野营帐篷里,我那个野营帐篷就在这不远的一处山根底下,地脚好,位置佳,白天在那边一边喝酒一边欣赏村中美女,简直绝了!”

  一听这个胖子大哥这么说,我看到那杜杰更是眯着眼睛笑的那叫个畏锁啊。

  “大哥,咋滴?都“安营扎寨”了?准备打“持久战”?”

  “那可不?兄弟愿意入伙一起“征战”不?”

  “那必须入伙啊,咱们兄弟必须平了这个麻姑村,哈哈哈!”杜杰兴奋的大笑了起来。

  见杜杰大笑,这个胖子大哥也大笑了。这两个人在我看来,也算是臭味相投,相见恨晚了......

  等我们来到了胖子大哥的野营帐篷所在的地方之后,放眼一望,还真别说,村子里的一切都尽收眼底,这绝对是一个观察村中最佳的视角了。

  来到了地方,胖子大哥放上了一张小桌子,然后弄来了些花生米,跟着拿出了几罐啤酒,我们三个人就边喝边聊了起来。不过我话少,整个过程没怎么说,倒是就听杜杰和这个胖子大哥胡吹了。

  “还不知道大哥叫什么呢,大哥哪里混的?看大哥身份不简单啊!”杜杰拍马屁道。

  “我叫张七,因为我长的胖,认识的兄弟就管我叫肥七,道上的哥们捧场管我叫七哥,混的也不怎么滴,没有不服我的!在我们家那片儿,漂亮的小媳妇,美丽的俏寡妇,只要被我给看上眼儿的,我基本都能给收拾了!嘿嘿!先别说我了,你们哥俩叫什么啊?哪混的?看兄弟你的穿衣打扮,一看就是有钱的公子哥啊!”

  见张七这么问,杜杰喝了口酒一脸骄傲道:“我叫杜杰,他叫顾易,我俩是同学兼死党。他的身份没啥好表的,就跟一碗白水饭一样,说了也说不出啥味儿来,至于我嘛!嘿嘿,还算混的人模狗样吧!”

  “那杜杰小兄弟好好说说你。”张七一脸好奇的道。

  “混的也不行,他们都叫我“三高小钢包”,名不算响,但马力绝对杠杠滴。在我们三高,下到初级小学妹,上到美女俏老师,没我不敢玩的!”杜杰瞪着他那在我看来非常无知的小眼神,装作一副非常低调的样子说道。

  “哎呀!兄弟可以啊!就冲这个,咱们哥俩走一个。”

  ......

  就这样,两个人就开吹了起来,而且是三句话不离女人。他们俩算是明搔型的,不过我是暗搔型的,也插不上话,就没跟他们俩参合。

  两人唠着唠着,就把视线转移到了村里走动的女人们身上。

  “七哥七哥,你看到没?那个女人,就那个女人!看着就能舒服死个人!”杜杰那小子胡嘞嘞道。

  “那个没意思,你看左边那个,对!就那个,瞧那身材,那娇小的模样,保证轻飘飘的,还不浪费体力!”

  “哎呀,七哥是个萝莉控啊!”

  “不是!那也分什么人,我萝莉御姐都喜欢!”

  ......

  看着两人聊着这么来劲儿,我也看了一眼村子里走动的女人,看着看着,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诶?对了!我说杜杰,还有那个七哥,你俩先别扯那些没用的,我问问你们,你们说,既然这个地方这么好,好的就跟男人的天堂似的,那为什么现在就咱们三个人在这儿呢?这个地方不应该是我们这些男人趋之若鹜的地方吗?按道理来说来这里的男人应该很多才对啊!”

  听我这么说,张七摆摆手道:“小兄弟,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在我看来,应该是知道这个地方的人几乎都没有,咱们三个算是幸运的了。”

  “还是七哥了解情况!”杜杰附和道。

  跟着张七又说:“再说了,你小子是傻还是怎么滴?就咱们三个还不好吗?难道你希望一大堆男人把这个村子包围吗?要真是那样,咱们三个晚上还有个鸡毛机会?要是那样的话,我的阿星我也搞不上了,你们也不用在这儿等了,赶紧回家找个鸡解解火算了!”

  “七哥说的对!七哥说的太有道理了!顾易,你小子学着点。”

  见杜杰这么拍张七马屁,还变着法儿来批评我,我没好气的回道:“去你大爷的!不爱听你说话!”

  就这么边聊边说着,很快就到了晚上......

  晚上八点钟左右,月朗星稀,村子里也没有人在走动了,这个时候,张七告诉我们,我们“开战”的时机到了!

  张七跟我们说,他还去找他的阿星去,让我俩自己寻找人家,明个一早在野营帐篷这里集合,说说今天晚上的战果如何......

  等张七奔着自己的目标走了之后,杜杰也跟我分开了,他说他预感那边人家的女人一定很漂亮,因为他白天已经有所观察了。

  等杜杰走后,我就在我眼前的这一排人家转了起来。

  我看到,几乎每家院外的木门上都挂着各种各样的装饰物。有的挂着红布,有的挂着各种银饰品。

  就这么走了一圈儿下来之后,我突然在其中一家的院门前停了下来。

  因为我看到,在这户人家的院门上,挂着的是一件粉色的小衣,小衣是被故意系在门上的。于是我解开了小衣,一咬牙,就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第二章 烛火阁楼

  怀着忐忑不安且非常紧张的心情,我走进了这房子的院子里。走进了院子里之后,我看到院子里非常干净,没什么杂乱的东西,估计房间里的女主人应该是一个比较干净的人吧。

  等我来到了木屋的正门前之后,我狠狠的缓了一口气,然后用手平复平复我那跳动的非常快的心脏,跟着就鼓足了勇气,一咬牙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进来之后我看到,这个木屋看起来有些老旧,身处其中的我发现这里面很大,而且一尘不染,很干净整洁。虽然整个木屋装潢的不是十分的奢华,但是那种高雅的复古之风却让我目睹了一种别样的陈旧美感。

  就在我观察着这个木屋的时候,从一张沙发上,突然站起来了一个背朝着我的长发女人。看女人的背影,我就有些来电了,这背影绝对是宅男杀手啊,就是不知道正面具体是个什么样子。

  等女人缓缓转过身来看向我的时候,一瞬间,我感觉我的眼珠子都快要跳出来了。

  女人看上去二十多岁,估计能比我稍大点。浓密金色的大波浪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得能迷死个人!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丰感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

  再往下看,一袭粉紫色低领口的那种旁边开叉的大长裙遮挡住了她的完美身材。

  再再往下看,在长裙开叉的位置处,那雪白的腿就那么露着,这给我看的简直快要了我半条命了。而更让我难以抗拒的是,这个女人居然是赤足的,那白白的的小脚看的我都直眼了。

  就在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的时候,女人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了我的身边,然后大大方方的对我浅笑道:“你好,我叫婷婷,怎么称呼你?”

  女人说话的声音特别的好听,随着她的声音响起,我整个人都酥了。

  “啊?啊!那什么,我叫顾易,美女你好!”我有些发傻,舌头有些发扳。

  跟着我俩就简单的聊了几句,我问她为什么会穿的这么带感,因为在我想来,她们白天都穿是那种少数民族的特殊服装的,现在的转换有点大。她回答我说,哪个女人晚上还穿那种东西啊,怪沉的......

  聊了一会儿之后,婷婷就让我去阁楼去她的卧室等她,她好像要帮我沏茶倒水什么的。

  听说她让我去阁楼上的卧室等她,这给我激动的,我心想,人家的卧室啊!不知道里面具体是个什么调调,我想我今天晚上绝对能过足了瘾!

  通往阁楼上的楼梯并不是石阶那种的,而是用红木配合一些细细的藤蔓所搭建成的特殊的软阶梯。踩在红木板上,我会听到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声音,这种声音听的我是直皱眉头,就感觉好像浑身被挑拨的有些瘙痒一样......

  踩着发出咯吱咯吱声响的红木阶梯,我很快的就来到了阁楼上。

  到了阁楼上之后,画风突变,整个阁楼上不知道为何没有开灯,偌大的房间里好像都被婷婷点上了烛火。还别说,微微亮的烛火在这个夜里,居然还透着一股别样的浪漫。

  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当我进了婷婷卧室里的时候,我看到了在婷婷卧室的那chuang,上面居然放着一个黑丝长袜!

  这给我看的,我不知道婷婷这是啥个意思,存心给我加点电?我甚至在想,这东西是不是刚从婷婷身上卸下来的?

  凑到前去,我闻了闻那个这些东西,那味道,就一个字,香!就是不知道婷婷到底香不香。

  就在我有些着迷的嗅着这些东西的时候,婷婷手拿着两杯沏好的茶向着我这边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我抬头这么向着她仔细一瞧,眼睛瞪的跟个灯泡似的。

  此刻的婷婷在微微的烛光照耀下,皮肤显得是那么的雪白光滑,更要命的是,衣领口处像是被她又故意拉低了一些,这稿的我有点难受了......

  “这是我们村子里特酿的茶,你喝一杯,喝了之后保准你那方面能力更强悍!”婷婷一边对我妩媚的说着这话,一边将一杯茶递给了我。

  话说在她张嘴说话的时候,我就从她的嘴巴里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幽香,同时我也感觉到了那种男女两X的自然吸引力,我魂不守舍,只感觉到自己荷尔蒙分泌过多,心中的熊熊烈火在燃烧着。

  我心想,这不是逼我犯罪吗?现在就咱们俩共处一室,长夜漫漫,红烛燃情,只要我一发狠扑过去,嘿嘿.......

  不过这样的想法我是一闪即逝,我必须要镇定!反正我已经到了这里了,我就不怕跟她搞不起来!先慢慢稳住了再说,太唐突我觉得会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的。

  她说这茶能提升那种能力,我也就一笑而过了。实际上,对于我的能力,我还是有点自信的,跟女友在一起那会儿,我可没少跟她搞那事儿,时间也都还不短,每次都是她求饶的。

  为了能把持住自己,我接了这杯茶水,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昂脖就喝了个底朝天!不过我可不是一个会品茶的人,这茶喝在了我的嘴巴里,感觉特别的苦......

  喝完了这东西之后,我就故意将身子向后退了退,强逼着自己不去看人家的领口,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实际上我这么做完全没必要,但是像我这种暗搔型的人,还是觉得这样做比较稳妥吧。

  但出乎我的意料的是,似乎这个婷婷是故意的,我越是往后退,她越是靠近我,在靠近我的时候,她还故意把自己手里剩下的那杯茶水给喝了,喝的时候还冲着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感觉就像故意撩我似的。

  我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心想,妹的!看来这个女人真是憋得不轻啊?我现在是上还是不上?上了不是我这种男人的风格。不上吧,又怕她觉得我太怂,没胆子,对我再没了兴趣啥的......

  很快的,我便被逼的坐在了床,其实我那个时候被逼到那里不知道有多兴奋呢。

  见我再挪无可挪,我面前的婷婷突然捂嘴娇笑一声道:“顾易,你觉得我怎么样?”

  “怎......怎么样?!”

  “呃......”

  “好......非......非常好!”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回答她。

  “那我好在哪里?”

  婷婷又对着我笑盈盈的问道,在问起这话的时候,也不知道她是不经意的还是怎么样,她故意撩起了自己的右腿,那白花花的大长腿就这么露在空气中,像是一道闪电般划过我的眼睛。

  看着她的大长腿,我又吞咽了下口水,然后从头到尾将她夸赞了一番。其实我这也算是实话实说,我说她人长的漂亮,皮肤白,笑起来特别好看,身材更是好的没话说诸如此类的话。

  见我这么夸她,她那小脸一红,又是轻声一说:“讨厌,哪有啦!”

  但从她的表现上来看,她应该心里美的很,那笑的比花儿还要灿烂,我想,哪有女人不喜欢听男人夸她漂亮呢?

  接下来,我们便相互又简单的交流了起来。等我们彼此稍加交流了好一阵子之后,婷婷对着我道:“那你跟我做,不会后悔吧!”

  听她说起了正事儿,我一激动赶忙道:“怎么可能后悔?要是真能跟姐姐那什么,那是我的荣幸,是我顾易十世修来的福分呢!”

  见我这么说,婷婷微微点了点头,眼神中像是闪动着什么光亮,而后她突然对我说道

  “那...那来吧......”

  说这话的时候。婷婷的声音特别的小,嫩脸上也升起了两道红晕,表现出一副羞答答的模样,时不时还向着我坐着的那张粉红色的chuang上瞥去。

  可以上了吗?

  见婷婷说了这样的话,又表现出这么一副任君宰割的模样,我心一横,直接上去就急不可耐的准备将婷婷抱起来,然后打算将她狠狠的丢到大chuang之上......

  ......

  第三章 不好用了!

  等婷婷被我摔在了粉红色的chuang上之后,就在我刚把她按在chuang上的时候,突然之间,我听到chuang底下发出了一阵阵窸窸窣窣奇怪的声响,就好像有什么在磨牙一般。

  “什么动静?”我立刻警觉了起来。

  “可能是老鼠吧,前段时间,我房间里跑进来了几只老鼠,可我就是一直抓不到,像我们农村,老鼠多的是呢!我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这人怎么这么扫兴啊?快点,姐姐难受着呢!”

  可是就在我准备专心跟她搞的时候,一个让我难以接受羞于启齿,甚至从来就没有过的事情发生了,我发现我特么那个...胀不起不来了!!!

  卧槽!身为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子汉,我那个起不来了!

  这让我异常的恼火,按理说我不应该这么怂啊?怎么关键时刻,我的“二哥”不给力呢?

  就在我无比压抑的时候,我身下的婷婷有些不高兴的对我道:“你是怎么搞得?还能不能继续了?”

  见婷婷有些生气,我赶忙回道:“那个姐姐,可能最近因为熬夜,疲劳导致的,你再等等,再等等哈!”低头看着我那不争气的二哥,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男人啊,我可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啊!怎么关键时刻就......以前跟我女友搞得时候也从来没有这样的,怎么今天就......

  见我这样,婷婷从chuang上爬起来,然后对我道:“要不这样,我给你再去拿一杯我们酿的那个茶水去,估计你再喝一杯之后,可能就好了。”

  听说她给我那什么茶水,我这才想到我刚才有喝过一杯,于是我赶忙问道:“姐姐,我刚才也喝了一杯,不会是我喝了那玩意儿后,才导致我这家伙事儿不好使了吧?”

  “瞎说,这不可能!那可是提升你能力的茶水,怎么会起到反效果呢?你先等着,我去给你拿!”说着话,婷婷就去给我拿那种茶水了。

  看着婷婷那赤果果的背影,在看看我那抬不起来的二哥,我觉得这太特么讽刺。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此刻,我真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

  等婷婷走后,我郁闷的抽着烟,我也纳闷儿了,我自己的东西我自己知道,一点毛病都没有,无往而不利,今天怎么就怂了呢?难道果真是因为高考失利外带女友劈腿,再加上连着两天熬夜所致?

  我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就在我抽着烟郁闷的时候,婷婷赤着身走了过来,然后又给我上了一杯茶让我喝。等我喝干了这杯茶水之后,过了几分钟,我的二哥还是没有反应,软的跟一滩烂泥似的。

  见我没救了,我看到婷婷脸色变得相当的难看,看着我的眼神也从最开始的妩媚变成了一脸的鄙夷。

  被一个女人鄙夷自己这方面的事儿,这特么比杀了我还难受。于是我一急就对她喊道:“那个姐姐,要不然你给我用的别的方法成不?”

  见我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婷婷白了我一眼,跟着没好气儿的对我道:“大门开着,出了门就是大院,出了大院爱去哪去哪,别搁我这碍眼,真是浪费我感情!”

  一边说着话,婷婷一边当着我的面穿着衣物。等她把衣物穿完了之后,就一扭一个劲儿的离开了。

  看着婷婷离开了,我,一个男人的自尊!被她给狠狠的践踏了……

  此刻,我也没有心情在留下来了,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穿上了衣物,跟着就准备灰溜溜的离开卧室。

  在我转身要准备离开卧室的时候,我不经意间发现,在卧室的上面,有一个打开的木质天窗,在天窗的旁边,摆着几个破旧的坛子,隐约从坛子里传过来了一种异样的味道。

  这天窗旁边放着坛子是用来做什么的我是不知道,我想可能是用来研制特殊咸菜的吧,因为在我姥姥家的那个村子,就有用坛子腌制咸菜的,我姥姥就会腌制。

  看着一会儿那两个坛子,我跟着就猛的抽了自己一嘴巴。

  我心道,特么的,丢人都丢掉姥姥家了,还有心想着姥姥家的咸菜,这特么不二吗?

  抽了自己一嘴巴之后,我就快速的下了阁楼,然后来到了楼下,推开房门,走出了院子,就向着张七的那个野营帐篷所在的位置处走去。

  这一路上,我是耸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我感觉自己可算白活了,这么个大美妞摆在我面前,我特么却软了,这说出去,估计得被笑掉大牙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等我蔫头耷脑来到了帐篷里后,我就抄起一罐瓶酒,然后仰头就往嘴巴里灌了一口酒。

  可能是这口酒灌猛了吧,我一下就被呛到了,呛的我咳嗽声连连,呛得我是眼泪吧擦的......

  等我喝干了一罐瓶酒之后,我就拉开裤门看着我的二哥,看着看着,我就开始想象着跟婷婷在一起的情景,马上我就发现,我的二哥一下就变的威风凛凛,看上去显得特别的刚强。

  “卧槽!又行了?!咋回事儿啊这是!”

  看到我二哥又好使儿了,于是我就纳闷儿了,在婷婷的家里就不好用了?怎么回来就又好使儿了?难道是因为她家的环境导致我放不开?然后二哥就失灵了?或者说我出现了某种精神上的障碍?

  可是又转念想了想,我应该不会是出现了什么精神上的障碍,要真是那样,那我也太孙子了......

  看到二哥又好用了,我就再想,要不要再去找婷婷试试?可是这个想法一出现就又被我给按下去了。我心道,这要是去了,万一再不好用,那丢人是小,耍戏人家才是真啊!到时候惹恼了婷婷,被人家轰出村子,闹的全村女人都知道的话,我挖个地缝钻进去都来不及啊!

  “要不再去别的人家试试?”

  我又冒出了这样的一个想法。不过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又被我按下去了。我决定,今晚先这样消停停的待着吧。可能是今晚我身体状态不行,所以关键时刻才掉链子的。再加上最近睡眠不足,我也需要休息休息养精蓄锐。

  想通了这些之后,我就不在打着那些歪歪心思,然后在帐篷里躺了下来,准备睡觉。

  可是等我躺下来之后,我特么发现,此刻,我的二哥好像消不下去了,而且是越来越胀,胀的都快要炸开了!

  “卧槽!这什么情况?我也没多想女人啊,怎么它越来越胀啊?”

  被二哥这么胀着,搞的我实在睡不下去,于是无奈之下,我就开始想象着刚才婷婷那个样子,自己打起了飞机来!

  现在自己想想,我特么也是够奇葩的,在真娘们面前我起不来。等自己回来了,却消不下火了,自己打起了飞机来,就问问天底下还有比我更特么屌丝的男人吗......

  很快的,一发飞机瞬间让我得以释放,可要命的是,我那家伙还是不消肿,胀着闹死个人!

  于是这一晚上,我特么自己跟我这二哥较上劲儿了,连着打了六七发飞机,打的我是两腿发软精疲力尽的,我才算完全卸了火儿,二哥也总算是回窝儿了......

  等我卸了火刚躺下睡了也不知道多久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有人推我,然后我就被推醒了。

  推醒我的是胖子张七,看张七的样子,貌似是才回来。见我醒来了之后,张七就在帐篷里点燃了一根蜡烛。等蜡烛点燃了之后,借着蜡烛的光亮,我看到张七的脸色有些苍白,连一点血色都没有,估计快被那个叫阿星的给榨干了......

  跟着他对我道:“你小子咋战斗结束的这么快?我觉的我回来的够早了,你小子居然比我还早呢!怎么?看你一脸疲惫的样子,昨晚搞得那个女人应该是不错吧?跟哥好好唠唠!”

  “啊?啊!没啥好唠的,不就是女人嘛,没...没啥好唠的。”被张七这么问,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总不能说面对婷婷软了,然后自己回来打飞机吧?这特么我还有脸活着吗?男人的自尊啊!

  见我这么说,张七对我道:“呵!你小子还不好意思说,有啥的?咱们都是男人,这都不好意思说啊?这点你得跟你的哥们杜杰学学,男人嘛,出来玩就要玩的开,你们还年轻,现在不搔包,以后是草包,这道理懂不?”

  就在张七对我说教的时候,我看到从帐篷外又走进来了一个人。不用多说,这个人自然就是我杜杰。

  等杜杰进来之后,我看到杜杰看上去有些疲惫,眼圈有些发黑。

  杜杰回来了之后,张七就对杜杰问道:“小兄弟,昨晚咋样?”

  见张七这么问,杜杰对着张七一脸畏琐的笑道:“七哥!草特么的!我今晚算是长见识了,七哥,昨晚跟我搞得那才叫女人,简直让我爽翻天了!我玩了那么多的女人,就特么从来没这么爽过!”

  ......

  第四章 取东西

  听杜杰这么说,胖子张七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兄弟来来来!跟我好好说道说道,我就爱听这样的事儿。说说你昨晚整的那个妞儿咋样?怎么个爽法儿?”

  听张七这么问,杜杰对着张七道:“长的样貌身材那就不用多说了,简直了......”跟着杜杰就大说特说了起来,说的是红光满面。

  “这么靠啊!兄弟可以啊!来来来喝酒,喝完了酒咱们兄弟休息就养足精神,今晚咱们继续战斗!”张七笑道。

  “七哥,你还顶得住吗?我看你好像很疲软啊!脸色都那么苍白,是不是连着两天这么搞有点吃不消了?要不然今晚你就休息休息,明晚再继续呗?反正又不差这一天。”杜杰对他提醒道。

  “那不行!虽然有点吃不消,但是我家阿星简直太诱人了,我都上瘾了!我今晚在跟她战一场,明晚在收兵,明晚再收,嘿嘿!”

  ......

  看着人家两个聊得这么带劲儿,又是吃不消的,又是七次的,我就发觉我更悲催了。

  不由的,我心里暗自吐着酸水道:“七次?我特么昨晚也应该有六七次来着。不过人家是把妹,我是自己把自己......”

  就在我有些自嘲且异常恼火的时候,杜杰对着我喊道:“我说兄弟,你昨晚搞得怎么样?怎么看你的情绪不是很高啊?”

  听杜杰这么问我,我赶忙回道:“啊?没...没有,我就是昨晚整多了,有点累,有点累而已!”我支支吾吾的回道。

  “嗯?不是吧?你小子在骗我,你说说你到底是咋回事儿?咱们可是三年的好基友,你小子骗不骗我我一眼就能瞧出来!”

  听杜杰这么问我,杜杰身边的张七就对杜杰道:“你这兄弟也还真古怪,我回来的时候这家伙居然躺着睡着了,我推了半天才起来。而且我问他昨晚搞得怎么样,他也不跟我说来着,搞得像是很害羞似的,又不是个大姑娘,你说咱们都是男人,他羞个什么劲儿?”

  听张七这么说,杜杰转了转自己的眼珠子,也不知道这小子再打什么主意。大概十几秒钟之后,杜杰对我道:“顾易,咱们现在翻山出去一趟。”

  “干啥啊?”听杜杰这么说,我不明白的问道。

  “废话,当然是回咱们的车里把带来的吃的用的物品都拿过来咯,我准备在这里多待几天。”杜杰道。

  “多待几天?过两天高考成绩就好出来了,咱们好回去报志愿了。”我提醒他道。

  “报个J啊!你不是说你考砸了吗?考砸还报了屁!念大学有个锤子出息?大学出来还不得赚钱?你跟着哥混,别的没有,钱我多得是,要花多少花多少,现在卡里还有个小几百万呢,上个毛的大学,高考算个毛!有钱才是爷!”杜杰大声道。

  “谁特么能跟你比?你老子那么有钱,我爸妈还指望我考上一所好大学给他们长脸呢!”我回道。

  “行了行了!别墨迹了,赶紧跟我去拿东西!这种地方你不想多待几天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除非你特么是太监,那家伙事儿不好用,看着馋却办不了事儿干着急!”

  “你家伙事儿才不好用呢!艹!”突然被杜杰这么激我,我一下就感觉被他说到了痛楚了,于是我就有点不高兴了。

  “好了好了,别墨迹,跟我翻山回去到车里取东西去。”

  ......

  就这样,跟杜杰墨迹了一番后,我俩就翻山准备回山那头停放着车子的地方取东西。本来张七也要跟着一起去帮忙的,可是杜杰说他最近两天消耗过大,让他就在这里好好休息吧,反正东西不多,我们俩人去拿足够了。

  在翻山的路上,见周围没人,杜杰凑到我跟前对我问道:“兄弟,你到底咋了?你骗不了我,你一定心理藏着事儿,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见杜杰这么问,我犹豫了一番后,最终还是决定跟他说了。毕竟杜杰是我的好哥们,别看他平时满嘴胡嘞嘞,但是我们之间说的事儿,他从来不出去乱说。

  “我说了你小子可千万别笑话我,是这么回事儿......”

  跟着,我就把整件事情的过程给说了一遍。

  “卧槽!你特么也是够奇葩的!遇到真人玩不起来,自己回去撸,你咋搞的?你以前不是跟我吹嘘你跟你女朋友一搞就能搞多久吗?怎么这次不行了?”

  “我特么哪知道!你说这样我能有心情吗?当时在帐篷里我也不敢说,怕说出去了让七哥笑话。”

  “不能啊!我试试。”杜杰说着话,就趁我没防备,一把就把我裤子给拽了下来。

  “卧槽!你干啥?”我有点懵。

  “别一惊一乍的,我给你试试。”杜杰白了我一眼,然后让我露出了我的二哥,跟着他拿着一个小木棍就捣鼓了两下。没两下,我那家伙事儿就有反应了。

  看我二哥有反应,杜杰让我提上裤子,然后对我道:“也没问题啊!我拿小树棍都能给你整出反应了,那大美女婷婷在你面前赤果果的晃着,你应该会非常刚猛才对啊!要不然你今晚在换一家试试,很有可能是那个婷婷跟你不合适,我听网上说,有些男人和女人在一起,要是某种X情愫不合适,女人在漂亮,那男人也没有感觉,这叫什么什么什么症来着。”

  听到杜杰把话扯到了网上,我没好气道:“不要信网上说的那些东西!我上次看网上有人说吃榴莲前放微波炉加热五分钟会更甜,结果有一次我试了一下之后,发现家里根本不能待了,邻居们都劝我搬家,说我在炖屎!”

  “去你么的,你别跟我扯犊子,我说的是认真的。兄弟,你好歹这杆枪也磨了也快小二十年了,现在正是用的时候呢。昨晚不好用可能就是你女友劈腿,你有段时间没用,临时生锈了,今晚去指定能好用!”

  “或许吧!”听着杜杰另类的开导,我还是有些不自信的说着。

  在我们走了好一段山路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总感觉,背后好像有人在跟着我们。我回头看了好几次,也没发现有人跟踪我们的迹象。

  “喂!杜少,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身后好像跟着人了?”

  “你特么别疑神疑鬼了,这种地方谁跟着我们?要跟也就七哥能跟着。不过那孙子现在累的腿都软了,怎么还有心跟着咱们?赶紧走吧,争取下午回去。”

  听杜杰这么说,我觉得也对,这种荒山野岭的,谁能跟踪我们这两个傻X。

  等我们翻了山之后,很快的就看到了杜杰停在那里的那辆车子。但是让我跟杜杰相当无语的是,也不知道是哪个瘪犊子干的好事儿,这辆车的四个轮胎全部让人给放了气儿了......

  “卧槽!哪个龟孙子干的这么缺的事儿啊?”我不敢相信的看着。

  “可能是上山路的时候,轮胎磕破了就慢撒气吧,现在气都撒完了呗!”杜杰毫不在意的回道。

  “你自己的车都没气儿了,你小子咋就那么看得开呢?那咱俩想要回去了怎么办?”我问道。

  “回去还不简单,我一个电话,我爸立刻派车来接咱们。行了,别在意这些没用的,把车里吃的用的都搬走,然后咱们回去。”

  听杜杰这么说,我也就不在说啥了,就拿上该拿的东西,然后我俩又千辛万苦的爬上山,直到下午三四点,我俩才回到张七的那个帐篷里。

  等到了帐篷所在的地方之后,我看到张七正扯着脖子向着村子里瞅着。

  “我说七哥,你搁这儿愁啥呢?”杜杰问道。

  听杜杰这么问,张七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然后他伸手指着村子里道:“你们回来了?你们快看,这个村子里的女人们大白天的在干什么?感觉好像在整什么节目似的。”

  第五章 村中活动

  听张七这么说,我把东西放下了之后也走过去看了起来。等我眺望着远处的村子之时,我发现在村子的正中央,果然有一群女人正穿着她们传统的具有她们民族特色的服装,正围坐在那里不知道干什么。

  “你们等着,我去拿望远镜好好瞅瞅!”杜杰对着我和张七说道。

  “哎呀!兄弟出门连望远镜都带着啊?”张七大声道。

  ”望远镜我必要要带啊!出门旅行,有了望远镜,远处的大波妹在也不远了,对面房子里搞坏事儿的夫妻直播我也能尽收眼底,所以我必须带!”杜杰贼兮兮的对张七回道。

  等杜杰拿出了望远镜,他就快速的跑到了我们跟前,然后高举望眼镜就看了起来。

  “哎呦呦,距离有点远,而且中间有树挡着,用望远镜也看不清楚啊!”杜杰一边拿着望远镜看,一边对着我俩说道。

  “要不行咱们过去瞧瞧呗?虽然白天他们不跟咱们说话,不靠近咱们,但是咱们自己去看看,她们总不会不让吧?大不了咱们走过去了,她们都跑散了呗。”我这是对张七说的。

  “对啊!兄弟这个话说的很对啊!干脆咱们过去看看得了。”张七回道。

  打定了主意之后,我们三个人就决定亲自到村子里去看看,这些女人在村子里到底搞什么鬼,到底在表演什么节目。没准表演个‘卸衣舞’啥的,那我们三个可就大饱眼福了。

  等我们来到了村子里之后,正当我们向着人最多的中心地带靠近的时候,突然间,半路杀出了两个美娇娘拿着两把皮鞭就拦住了我们。

  这两个美娇娘的容貌都是上佳之选,而且其中一个居然是我昨晚夜会美人婷婷。

  看到婷婷之后,我就有点想打退堂鼓了,话说我现在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在这个女人面前抬头,毕竟昨晚都那么怂了......

  我想打退堂鼓,可张七和杜杰却没打算要退后的意思,见出现了两个这么美丽的女人拦着他们,这俩个家伙就一脸色眯眯的凑了过去。

  “两位美女?今天敢靠近我们了?哎呀呀,干嘛要拦着我们啊?还带着凶器,这可不好啊!话说你们村子里在搞什么活动呢?看着挺热闹的,带我们哥仨一起活动活动呗?”张七笑的贼兮兮的对着他俩问道。

  等张七问完了这话之后,拦着我们的这两个美女并没有回答什么,就是一脸严肃的盯着我们看着。我发现这个时候,婷婷还特别多看了我两眼,再看我的时候还流露出了那种鄙夷的神色,真是让我觉得特别的无地自容......

  见两个女人不吭声,杜杰也打算上前开口说话,但这个时候,突然从不远走来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虽然并不是很年轻,但是整体感觉特别的高贵,特别的有韵味,说话的声音也特别的好听。

  等这个中年的妇人迈着大长腿走到了我们面前之后,她就轻笑这对我们道:“我们村子里正在举行成年(人)礼,抱歉不可以请外面的人参加,要是你们敢坏了规矩的话,会被赶出这个村子的呦!”

  听这个女人说会把我们赶出这个村子,张七撇着嘴一脸不服气道:“就凭你们几个弱不经风的娘们也能把我们赶出去?别做梦了,我们想走自己走,想留谁都......”

  还没等张七把话说完的时候,那个女人伸手从婷婷的手里夺下来了那把皮鞭,然后向着身边的大石头上猛的抽了一鞭子。

  只听“啪叽”一声,我们就看到,那块儿大石头,被这个女人一皮鞭抽上去,居然硬生生的抽掉下来了一角,而且整块石头都被这一鞭子下去给抽的有些要碎裂的感觉。

  “我...我靠!”

  看到这一鞭子的威力,张七立马停止了自己刚才想说的话,然后回过头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杜杰。

  “原来姐姐...原来姐姐是练家子啊!”杜杰这小子平时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见张七愣住了,他于是立马就接上好话跟人家热情的攀谈了起来。

  “白天没事儿别再村子里乱走动,也别为难我们村子里的女人,晚上你们想怎么样随便你们,这是规矩,希望你们不要坏了规矩。要是坏了规矩的话,是没你们什么好处的。要是你们有幸进了姐姐的家里,家家会用皮鞭好好招待你们的哦!”

  女人说完这话之后,居然还对着我们哥仨连抛了几个媚眼,然后她把手里的皮鞭还给了婷婷,跟着就向着远处走去了,看背影,走的那叫个潇洒,就的那叫个有范儿。

  见这个女人给了我们来了这样的一出儿下马威,我们三个也就没有打算在找不自在说要进去跟人家搞活动了,准备现在就回去。不过我远远的向着人群的聚集地看了一眼。我看到在这群人之中,围着一个好像很年轻的女孩。在女孩的周围,摆着好多个密封起来的坛子。这种坛子就跟我在婷婷卧室头上天窗口的那两个坛子的样子差不多。

  等我们从村子里出来,回到了帐篷里之后,张七就对着我跟杜杰道:“也不知道这大白天的,这帮娘们在搞什么飞机。还不让咱们去看,神神秘秘的,让人有点捉摸不透。”

  “不是在举行成年礼吗?应该是为某个女孩准备的成年礼活动吧。我刚才特别多向着里面撇了一眼,发现人群中围着一个女孩,女孩的周围围了好多个坛子呢!”

  对他们俩说完这话之后,我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问道:“对了七哥,还有杜杰,你说他们的那坛子里装的是什么啊?我在我昨晚夜会的那个女孩家的天窗上也看到过两个那样的坛子,而且似乎这坛子还有里向外散发着一股特殊的异味儿。”

  见我这么问,张七对着我白了一眼道:“你小子操心的事儿还真不少呢!你管那坛子子装啥的?就算装马尿那也跟咱们没关系,咱们就是图的快活来的,别什么事儿都想知道。”

  跟我说完了之后,张七又眯着眼对杜杰道:“兄弟,你说刚才那个挥鞭子的妞儿怎么样?虽然年纪有点大,但是感觉味道很正啊!这要是按在chuang上了,绝对小野猫级别的选手。”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69,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我靠!七哥,你不会有被虐的倾向吧?跟她搞?你没看到刚才那一皮鞭的威力吗?小心搞不好了把你的二哥给你搞骨折了!”被杜杰这么一说,我看到张七张了半天嘴巴,最终啥也没说出来。

  “对了,你说这个村子里就随便允许男人夜里随便这么搞?那万一某个得了那方面病的男人来到这里,他们就不怕被传染吗?”我又好奇的问道。

  “靠!我说小兄弟,你天天担心的事儿未免也太多了吧?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知道这地方的估计没有几个男人,哪那么容易就找来了得病的家伙啊?行了!别想那么多了,赶紧睡觉吧,到了晚上还得战斗呢!你可真是的!”

  张七呛了我一句话之后,就在帐篷里躺了下来。看到张七躺下来了,我和杜杰也挨着躺了下来。说实话,这么一番折腾的,我也是困了。

  晚上八点整,我们一行三人就跟鬼子进村似的,偷偷就溜进了村子里来。

  进了村之后,张七还是老胃口,又去找他的阿星去了。而杜杰并没有吃回头草,他告诉我说他是一个立志要超越皇帝御女三千,要成为神话级别的男人,所以他不会在一个女人身上浪费太多精力,故此他换了一家。至于换哪一家,我就不知道了。

  等就剩下了我之后,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可能是对婷婷念念不忘吧,我又走到了她家的院门外。

  看到婷婷院门上又系了那个粉色小衣,我就想上去扯下来然后进去。

  可是我刚迈开步子,最终我又停了下来。我觉得还是算了,我要是在去了,估计人家婷婷都不会怎么待见我,毕竟我在她的眼里那就是一个没用的男人,何必去自找不自在呢?还不如换一家试试,就算是换个女人找找自信也是好的。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69,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打定了注意,我就不在婷婷家外面逗留,又开始一家一家的找了起来。等我来到了又一家的院门口处,我停了下来。我看到这家院门上系着一个红布。吸引我的是,这块儿红布系的很规矩很漂亮,被系成了蝴蝶结的模样。

  看到这样简单却又异常漂亮的红布,不自觉的,我就被吸引上了。于是我决定,我今晚就去这家,在这家的女人身上找找自信。在扯下来红布的那一刹那,我还特别看了眼我的二哥。我相信,今晚,我的二哥应该不会装怂的......


[ 此貼被人下在2018-09-10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