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暴力强奸  »  迷奸小姨子爽透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迷奸小姨子爽透了

第1章 蛇女

  我叫孙浩,家住东北吉林省的“南坪村”。

  记得读初中哪会儿,学到了鲁迅先生的“从百草堂到三味书屋”。其中有一篇故事很有意思,鲁迅先生小时候,长妈曾经说过这么一件事。

  有一种“美女蛇”,人首蛇身,会隐藏身子在墙后,唤人姓名,倘若答应了,夜间便来吃了这人的肉。

  别的同学嗤之以鼻,我却深信不疑。

  就因为俺们南坪村,是真真儿的有一个“蛇女”,还是我从小一块儿玩到大的朋友!

  蛇女叫“麦花”,名儿是俺爹给取的。他说祖辈都是地里刨食儿的农民,叫麦花,寓意比较好。

  为啥俺爹会给麦花取名呢?

  其实这事儿说来是俺们村的一个耻辱!

  麦花的爹当年去打工,帮沙场开石。结果人有三急,他跑到后山去蹲坑,别人连喊三声“响了!”他硬是没听到,雷管一炸,一块儿飞石要了他的命。

  至今,这人是工伤还是私伤,仍在争论之中。

  麦花娘年纪轻轻便守了活寡,靠着沙场出的“人道抚恤金”过日子。

  就在麦花爹死了三年之后,离奇的事情发生——寡妇居然怀孕了!

  南坪村比较封闭,人也就比较守旧。亏得寡妇生下麦花后,因为大出血而死,否则肯定抓去浸猪笼了。

  麦花刚出生就成了孤儿,好歹是条人命。村长把全村成年人集合在一块儿,就讨论这事儿,孩子到底放到谁家去寄养?

  村里人都说麦花娘偷汉生子,麦花是个杂种,谁也不愿领养她。

  俺家跟麦花家挨得很近,后面就隔着一条水沟,平时两家也走动频繁。别人不愿意收养麦花,俺爹心善,就想着做点好事儿。

  偏偏有人看俺爹不顺眼,冷嘲热讽的就说,两家挨得近,别是俺爹去踹了寡妇家的门吧?

  言下之意,麦花可能是俺爹的私生女,害得俺娘为这事儿膈应,跟俺爹吵了三天假。

  后来还是村里的一个光棍瞎子李,把事情给说了。

  瞎子李是个“半瞎子”,为人龌蹉。以前老爱偷看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上厕所,有人说他遭了报应,所以一只眼给瞎了。

  那天晚上,村里办丧事儿,瞎子李喝得有点高了。摇摇晃晃的回家,正好走到了寡妇家门口,色心不改,他又跑去趴墙根儿。还真是意外,这家伙听到寡妇的家中,传来了“嗯嗯啊啊”的女人叫声。

  顿时双眼喷.火,口干舌燥。他暗骂寡妇不守妇道,跟男人私通,自己今天抓个现行,以后就以此为要挟,将来让她给自己当婆姨。

  想到这儿,他捅开了窗户,朝着里面一通观望。

  不曾想,就这一眼,吓得瞎子李尿了一裤子。

  咋呢?

  只见火炕上,一个一丝.不挂的寡妇,四仰八叉的靠墙坐着,嘴中不时发出撩.人的叫声。而在她的身上,一条巨蟒死死盘绕着。

  这事儿捅出来后,村民们都吓坏了,寡妇居然和一条蛇生了麦花。

  那岂不是说……这孩子是一个“蛇女”!

  村里人激进,觉得这孩子不能留,留了将来是祸患。

  于是群情激奋之下,他们要把麦花用“荔枝柴”给烧死。

  还是俺爹火急火燎的跑到镇上找了派出所,几个民警驾车连夜赶过来,制止了这种愚蠢行为。那年头,我们那儿太偏了,也没孤儿院之类的。

  派出所一个队长就亲自出面,逼迫村长妥协,让全村人轮流养麦花。他定期下来查看,倘若麦花身上有点伤,出点事儿,他这村长也就做到头了。

  靠着这个,麦花最后吃着“百家饭”,一点点的长大。

  虽说村里人不敢再动她了。但蛇女这消息,也在村里弥漫,从小到大,麦花少不了被大人鄙视,被同龄的孩子欺负。

  说来惭愧,我小时候也一样,跟着同龄孩子拿泥巴丢她。后来被俺爹看到了,打了我一顿,别人他管不着,但我是他儿子,他就不准我做这种事。

  虽然我不再欺负麦花,但也不待见她。小孩子就这样,小时候贪玩,麦花爱跟着我们这群人跑,但结果不是被欺负,就是被捉弄,每次都弄得她嚎啕大哭。

  ……

  我对她的改观,是小学四年级的时候。

  因为在班上跟同学打架,被老师罚留堂悔过。到下午六点多钟才让回家,我不是镇上的人,家里太偏僻,等到我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农村人睡得早,也没路灯啥的。一个人回家给我吓得够呛,因为年纪小,不懂事,我当时还祈求老天,随便谁都好,能遇到一个人结伴回家给我壮壮胆。

  没曾想,中途我就遇到了麦花!说来挺让人心酸的。她当时背着个背篓,双手上都是泥巴,大晚上的干啥呢?

  在山上刨植物根茎吃!

  那段时间,刚好轮到“瞎子李”养她了,但那家伙是个混球。想起来的时候,给碗稀饭喝,想不起来,就让她给饿着。

  虽然当时很格应她,但能有个伴儿,总是好的。我故意和她搭讪,还跟她一块儿回家。

  路上,麦花可能这些年没人和她说话,我是第一个!她很开心,跟我交谈了很多。在闲聊之中,我也打开了心扉,觉得她很可怜,自己这些年还欺负她,确实挺惭愧的。

  到家之后,为了表示感激和抱歉,我偷摸拿了家中两个“面馍”给她吃。

  麦花当时的表情,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是一边流着泪,一边狼吞虎咽的啃了个干净,最后连手指头都给嘬了。

  打哪儿以后,我再也没欺负过她,别人欺负她,我也会去保护。家中有好吃的,也会偷偷拿给她。

  虽然为此……村里的小伙伴也开始鄙视我,不跟我玩了。

  不过好在还有麦花,我俩倒是打得火热。有一次偷拿家里的红薯,被俺爹发现了,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每天厨房里面的食物,总会有余剩吃不完的。

  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这小孩子长成了小青年,小姑娘成了大姑娘。大家开始思考的事情,就不在那么单纯了,我也不好大半夜的去钻麦花家的门。

  晚上基本带着吃的,就悄悄放在麦花家的窗户上,然后偷摸的又回去。

  那年读书不用功,高中学完,我就缀学回家去务农了。

  农村人结婚都早,俺娘就四处张罗,要给我相亲。一会儿是村里李家的姑娘,一会儿是陈家的姑娘。但不知道为啥,这些妹子我都看不上。

  为这事儿,俺娘天天数落我,这也瞧不上那也瞧不上,你想娶谁?陈佳佳嘛!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人家是金凤凰,注定不会待在南坪村这个鸡窝,迟早得飞城里去的。

  我哭笑不得,陈佳佳是村长的女儿,家境很好,时髦爱打扮。村里姑娘还在穿布鞋、尿素裤的时候,她就是高跟鞋、短裙和丝袜了。

  我和陈佳佳是小学、初中、高中的同班同学。她是班里的班花,村花,多少小伙子望眼欲穿,做梦都想娶她。

  可惜,大家心里其实都清楚,这是耗子舔猫比——纯属找刺激!

  陈佳佳的爹是村长,她还有一个哥哥陈富,是出了名的二流子。仗着他爹是村长,在南坪村作威作福的。

  这不……

  那天大清早,我扛着锄头刚下地,准备种点红薯。村里的“二秃子”,急匆匆的就跑来找我,说出事儿了?

  “二秃子”小时候脑袋没头发,所以得了这么个外号。别人都嘲笑他,唯独我……跳蚤多了不怕咬,跟他交朋友。

  我让他别慌,慢慢说,到底出啥事儿?

  “二秃子”说,陈富拉着麦花去后山高粱地,要请她吃“棒棒糖”!

  第2章 诡异死亡

  “棒棒糖”?

  我草!城里人真会玩。

  我骂了一句,提着锄头抖了抖土,火急火燎的跳上去,喊二秃子快带我去。

  二秃子点了点头,我俩急匆匆的去救麦花。迎面就看到一身白裙的陈佳佳,也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看着我俩,她就喘了一口气,说太好了!耗子,你赶紧去阻止我哥,他要做犯法的事儿了。

  我“嗯”了一声,说正打算去,有啥事儿咱们路上说。

  路上,陈佳佳给我说清楚了这事情。

  咋呢?

  原来她和她哥,还有他哥的一群猪朋狗友,大家结伴要去镇上玩。结果遇到了麦花,当时正在山上采野果。

  从小陈富就爱欺负她,这次也不例外,跟那群猪朋狗友一块儿去。又是扔她泥巴,又是抢她背篼的。

  麦花咬着牙,红着眼,死抓着背篼不放手。

  结果陈富恶作剧心起,一松手,惯性让麦花儿摔在了地上。那一刻,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啥,反正过后就叫他一个朋友,带陈佳佳离开,自己要请麦花吃“棒棒糖”。

  说完,就拽着麦花,去后山高粱地了。

  陈佳佳怕她哥犯法,又找不到帮忙的人,就想到了我。

  我骂了一句牲口!娘的,陈富这混蛋,老子抓到他,非切了他小弟弟不可。

  我们三人朝着后山就跑,沿途上,陈佳佳穿个高跟鞋,走路吃力。

  二秃子大献殷勤,要去搀扶她,被陈佳佳毫不留情的给拒绝了。

  我现在心急如焚,哪有空跟他们墨迹,自己一个人就跑了。

  直接冲到了高粱地去,四周的一通寻,没看着人。正暗自着急呢,就听到麦花在大叫着,“救命”!

  顺着声音,扒开高粱,我直接冲过去一瞅。当时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陈富这混蛋和一群猪朋狗友,几个人按着麦花的手,他就压在她身上,一个劲儿的扒麦花的衣服。

  “住手!”

  大喝一声,抬起就是一脚,踹在陈富的后背上。轮着锄头,我就一通舞,吓得他们全都躲闪开来。赶紧上前,一把将麦花拉起来,将她护在了身后。

  陈富光着膀子,站在那儿就骂,孙浩!你小子想干啥?我警告你别多管闲事,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我说老子曰了你家娘亲!孙浩你个瘪犊子,光天化日做这牲口不如的事情,信不信我捅到派出所去,让你爹下课,让你去蹲牢。

  这一通威胁,陈富还真是慌了。立马变了脸,嬉皮笑脸的说,耗子兄弟!你看她只是个“蛇女”,村里人都不待见她。咱哥俩也算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这事情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不……第一发给你爽!

  我涨红了脸,就一个字,滚!

  陈富骂了,你小子别给脸不要脸,哥几个一块儿上,弄翻他。

  四周的二流子一个个蠢蠢欲动,在这关键时刻,二秃子在下面喊了起来,“浩哥,你等等我们啊,一个人跑这快做啥啊?”

  我笑了,冲着陈富就说,好啊!来啊你们,二秃子已经叫了村里人来,让他们参观一下你做的好事儿。给你的村长爹,脸上增增光。

  二秃子那句话喊得好,主要是说我们,不是我!

  陈富还真怕,他咋也想不到,二秃子身边的就是他妹!

  最后指着我,他放狠话,你小子等着!这梁子算结下了,我们走。

  说完,一群人灰溜溜的就跑了。

  等到这伙人走了,我才松了一口气,回过头去,看着麦花,我问她咋样了?

  结果这丫头一下钻进了我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

  二秃子和陈佳佳也来了,看着这一幕,他俩都傻了。

  陈佳佳很生气,说这是啥情况?她哥不“耍流氓”了,轮到我了是不是?

  我尴尬一笑,赶紧推开麦花,脱下身上的外套给她盖着,然后护送她就回去了。

  我告诉她,以后一定要小心,遇到陈富那伙人,躲着走。要他们来找麻烦,就往我家跑。

  麦花点了点头,啥也没说。

  回去的路上,二秃子很好奇的问我,陈富口味有点重。蛇女都想整,他到底是想啥?

  其实我也想不通,村里人都忌讳麦花,陈富到底在抢背篓的时候,看到啥了?

  陈佳佳说兴许“蛇女”有妖术,会勾人心魄呢。她哥老实巴交的,中了法术,才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来。

  我翻了个白眼儿,说可拉几把倒吧!你哥还老实巴交的呢?读书那会儿,掀了多少女孩儿的裙子,还在鞋上按镜子,偷看女老师的底裤。

  这番说辞,让陈佳佳涨红了脸,半天搭不上话来。

  我也不想浪费口水,让他们回去,自己这地还得种呢。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太阳落山之后,扛着锄头,我便回家了。因为俺舅过生,俺爹俺娘出远门,家中只有我一个人,准备做碗面条给我吃。

  哪曾想,陈佳佳又跑来找我了。她火急火燎的,让我赶紧跟她走。

  我蒙了,问她去哪儿?为啥要跟她走?

  陈佳佳说他哥在镇上找了一批“二流子”,他们拿着钢管和砍刀,朝着我家这边来了。

  我心头一跳,陈富好大的胆子,真当南坪村是他家的不成?

  我说我不走!不信他还能杀了我。

  陈佳佳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啊!真要出了事情,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说完不由分说,她一把抓着我的手,连拖带拽的出了门。还是之前那后山,找了一个麦草垛子,我俩在里面蹲了一夜。

  孤男寡女的,跑去蹲草垛,我觉得陈佳佳太胆大了。万一我要起了点歹心,她恐怕清白都不保。

  第二天天一亮,我和陈佳佳就回村儿了。到了自己家一瞅,鼻子都能气歪。

  陈富因为没找到人,把我家里的东西全给咂了。

  当时可把我给气坏了,觉得不能就这么忍气吞声,我得找村长说理去。

  陈佳佳不让,说她爹最宠她哥,我去了不仅没用,说不定还会遭陈富二次报复。

  我骂了一句,这南坪村是你陈家的?我不信这天底下还没王法了!先去找村长,他要赔钱就算了,不赔钱,我就闹到镇上去,让他出名!

  气冲冲的,我赶到了村长家中,结果发现好些村民都在这儿。

  我还纳闷,难道昨天陈富也砸了他们的家不成?

  正好奇呢。

  就听到村长在哪儿嚎啕大哭,挤开了四周的人,我凑上前去一看,也看傻了眼。

  咋呢?

  昨天砸我家的罪魁祸首,这一会儿已经挺尸在了哪里。

  地面上有个架子,陈富瞪着个大眼珠子,全身湿漉漉的躺在上面。最吓人的就是他的肚皮,鼓鼓的像个孕妇。

  听周围的人说,尸体是刚从河里面捞出来的。昨天陈富砸了我家,没逮着我,心里憋屈,跟一群猪朋狗友骑着摩托车,跑到小河边去喝酒解闷。

  也不知咋的,莫名其妙跌入河里面,竟然淹死了。

  这真是一件稀奇事儿,要知道村里面确实有条大河,但在边缘的地方很浅,我小时候就光屁股去摸过螺丝。就算人跌下去,不进入中间,是不会有事的。但陈富这情况,该咋解释?

  陈佳佳这一会儿也来了,进了屋,她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转变。

  身子一软,直接跪在哪儿了,趴在尸体上一个劲儿的哭。

  四周的村民,只好唉声叹气,劝说他父女俩看开点。

  那曾想,在这节骨眼上,趴在尸体上哭的陈佳佳,突然惊呼一声,吓得赶紧退开。

  我看着她,就问到底咋了?

  陈佳佳脸色很不好看,指着尸体,说她哥的肚子在动!

  第3章 质问蛇女

  有年长的村民看了眼,说兴许是“热胀冷缩”。陈富肚子里面水太多了,捞出来,这天又热得厉害,所以才会鼓动。

  可我仔细看了一眼,发现不对劲儿。陈富的肚子里面,这一会儿奇怪的鼓起一个个小包,转眼间立马又消了下去。这感觉不是热胀冷缩……倒像是有啥玩意儿要从里面钻出来似的。

  我头皮一麻,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众人。“他是不是掉进水库里面之后,因为挣扎喝了太多水,不小心胃里面钻进小鱼了?”

  大家都是一脸的蒙圈,谁也不清楚。

  最后,在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之中,村长觉得自己的儿子死亡有蹊跷,赶紧打电话去报警。

  等了两个小时左右,镇上派出所,开着一辆奇瑞越野车,来了一群警察。他们仔细看了看现场的情况,也是吓得够呛。

  其中有个跟着一块儿来的法医,胆子大,看着陈富那怪异的大肚子,实在忍不住了。直接从兜里面,掏出一把手术刀就要现场解剖。

  村长不让,农村人比较封建,这人已经死了,自然想要留个全尸。他怕给自己儿子开肠破肚了,下去没法投胎。

  可法医也说得很清楚,既然报了警,那就说明怀疑陈富的死亡有疑问。如果不解剖,如何继续调查?

  关键时刻,还是陈佳佳站了出来,她读过书,知道法医调查是必须的,好言劝说她爹,村长才勉强答应。

  法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这手术刀一刀下去,小孩子都吓得背过了头。

  只见在匕首锋利的刀锋之下,陈富那鼓鼓的肚皮,直接从中划开,肚子里面露出来的东西,能让人吓疯了去!

  除了大量的水,竟然有一条条小拇指粗细的东西,在来回不断的扭动。

  有人喊了一嗓子,说居然是蚂蟥!

  “不对,不是蚂蟥,全是刚孵化出来的小蛇。”

  法医开口说了一句,让我们所有人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傻傻的愣在哪儿,谁也不敢说话了。

  法医眉头紧皱,一个劲儿咂嘴,说真是怪事儿!太怪了!他从事法医这行这么久,从来没见过人的肚子里面,能钻出蛇来的。

  村里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其实也包括了我,此刻心中涌起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凶手恐怕是蛇女!

  因为事情够诡异的,警察只能把陈富的尸体给带走,然后让村长和陈佳佳,负责协助调查,去派出所录个口供。

  他们这一走,我心头就慌了,看了看左右的人,趁着没有人注意到我,果断的从水库给溜了。接着疯了一样,在路上狂奔,前去找麦花。

  这事情的性质有点严重了。虽说陈富当初是想要强上了她,但后来也被我阻止了,他罪不至死啊,要真是麦花害得他,这也太过分了。

  到达麦花的家,站在门口,我伸出手想要敲门叫她出来。但是,这手举起来了,居然又没有勇气敲下去了。

  毕竟陈富惨死的模样,还历历在目。倘若,她真跟传言的一样,是一条“蛇女”,我这跑去戳穿她,不等于是作死么?

  麦花会不会也用同样的办法,杀了我,然后里面也给我种下一肚的小蛇?

  敲与不敲,这一会儿成了个大难题,站在哪儿。走来走去,我始终拿不定主意。

  “浩哥哥!你在这干啥呢?”

  正在我局促不安,内心还纠结万分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在这种情况之下,着实给我吓了一跳,扭过头去一看,才发现麦花儿回来了。

  她背着一个背篓,里面都是一些植物的根茎。丫头挺可怜的,长期吃不饱,还得去山上挖点“野食”来充饥。

  我站在哪儿,不敢看麦花的眼睛,心情格外的紧张。一双拳头,捏得死死的。

  麦花没发现我的异常,背着背篼走到我跟前来,掏出钥匙,打开了自家的门。接着,笑了笑,她伸出手勾着我的胳膊,让我别站在门口了,进去坐吧。

  我还是没动,咬着牙,最终还是说出了那句话,“你知道么?陈富失踪了。”

  “嗯”,麦花轻描淡写的就回了一句。

  我真是有点气愤,赶紧又继续的补充着说,今天在水库发现了他的尸体。

  “哦”,麦花还是老样子。

  我有点火,一把甩开了她拽着我胳膊的手,不满的就说,“今天啊!法医来了,他们解剖了陈富的尸体,划开他肚皮,在里面发现了很多的小蛇,你知道吗?”

  “所以呢……”

  “所以?”

  我反应过来了,抓着麦花的肩膀,摇晃着说,村子里面的乡亲讲是你做的。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好不好?要是能帮你,我一定会帮你的。

  “呵呵……”

  麦花儿惨淡一笑,摇了摇头,一副伤感的口气说,“所以浩哥哥,你也以为陈富是被我害的是么?你也跟他们一样,觉得我是一个蛇女对不对?”

  “我……”

  她一句话噎着我了。

  麦花儿下一刻伸出手,在我胸膛上推了一把,挣脱开了我双手。抹着泪,直接头也不回的冲进了自己的家中去。

  我刚想冲上前去解释两句,“嘭”的一下,她家的门猛然关上了,差点没特娘撞断我鼻子去。

  傻傻的站在哪儿,我不知道该如何做了。是不是自己有点太过分,伤到她的心了?

  站在哪儿敲了敲门,我连喊了几声麦花,她都不理我。

  没招儿,我就只能绕到后面去,想从窗户哪儿喊她。

  麦花家的房子破破烂烂,窗户几乎有等于无了,我支着脑袋朝着里面望,刚想开口喊她。可是,话到嘴边,却又生生咽下了。

  因为啊……

  麦花就在门边,蹲在哪儿,背靠着门,双手抱着腿,埋头在伤心的哭。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格外难过和愧疚,无缘无故的去质疑她,本身就是最大的伤害了。如果现在再去叫她,不是伤口上撒盐么?

  叹息一声,我慢慢的退了回来,还是让她冷静一晚吧。明天早上,我就去道歉,希望她能消了气,原谅我。

  可就在当天晚上,出事了!

  村长从派出所回来后,纠结了一批村民,怒气冲冲的前去麦花家,叫嚣要烧死蛇女,为自己儿子报仇!

  他们要烧死麦花儿么?疯了是不是?

  得到消息,火急火燎的我就朝着麦花家去了。果然过了自家那条臭水沟,一过去,就看到浩浩荡荡的人群,一个个拿着火把,朝着蛇女家方向进发了。

  我咬着牙,急了,现在咋办?

  要是上去劝,村长刚死了儿子,肯定激动得不行。说不定我没劝住,还会被当成“蛇女”的同党,一块儿给他们烧死。

  难道去报警不成?

  那也不现实啊!这不是城里面,镇上派出所挺远的,靠着双脚跑过去,蛇女能死两轮了。

  没招儿,再继续想下去,时间不够使。

  我急匆匆的直接从旁边绕过去,然后到了麦花儿家的后窗户下,她家黑灯瞎火的,蜡烛也不点一支。救人刻不容缓,我也不等了,撑着窗户,直接一跃跳了进去。

  接着压着嗓门,小声的就喊,麦花儿,麦花儿……

  咋没人应答呢?

  我正在好奇呢。突然间,黑暗之中,我听到了“哗啦”的一声水声,吓了我一跳,赶紧顺着声音走过去一看。

  那知道,眼前的一幕,彻底让我看傻了……

  第4章 为何动了情

  在另一个窗户前,有一个大木桶,桶里面都是热水。麦花儿正好从里面钻出水来,借着月光,我看得一清二楚。

  曾经那青涩的小女孩儿,已经成长为一个妙龄姑娘。皮肤白得就像兰花,一张精美的脸蛋,魔鬼的身材,月光勾勒下,一切都是那么动人。

  这一瞬间,我有种错觉,难道是仙女下凡了不成?

  “啪啪”两下,我抽在自己脸上,疼痛让我明白,这眼前的一切不是梦,而是实实在在的。

  也难怪,之前一直欺负、讨厌麦花儿的陈富,之前看到了麦花的脸,会兽性大发呢。

  麻蛋!长期跟她打交道,这丫头去山上刨食,总是穿得破破烂烂,衣衫偻烂,头发也是乱糟糟的。

  哪想到,洗干净之后,从丑小鸭竟然变成白天鹅了!

  可能抽耳光的声音,有点太响亮,麦花儿也听到了。吓得赶紧蹲在了木桶里面,双手死死的捂着胸口两个“玉兔”,惊呼一声,“谁?”

  这一嗓子,也让我从美妙的画面之中,给彻底惊醒了过来。红着脸,惊慌失措的不断摆手,我结结巴巴的就说,“是是是……是我……”

  “浩哥哥?你干什么啊!不出点声响,跑到人家家里来,还偷看我洗澡。”麦花羞得不行,整个人都快扎进浴桶里面了。

  我开口刚要解释,门外就响起了一阵阵剧烈的敲门声。接着村长粗暴的声音,紧跟着响起,“开门!妖女,我知道你在里面,赶紧给我滚出来。”

  我吓坏了,赶紧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急急忙忙跑过去,顶住门,然后将麦花家能用的东西,全都拖过去,死死的扛住。

  麦花儿吓得够呛了,问我现在是个啥情况?

  我让她别废话!赶紧穿上衣服,咱们从窗户跑,外面这群人要抓她,然后烧死她。

  麦花脸色一变,毕竟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起身想穿衣服,刚露出半截,又吓得赶紧蹲了下去。我只感觉眼前一阵白花花的东西闪动,差点没给眼珠子亮瞎了去。

  麦花冲着我就叫,“转过去!浩哥哥,不准看。”

  我咳嗽了两声,赶紧别过头去,不敢再看。

  外面的撞击大门声,越来越响亮了。这巨大的震动,差点把我的心肝脾肺肾都给抖出来。

  涨红了脸,我双腿抵住墙,身子都绷直成了一条线,咬着牙,就问麦花儿好了没有?

  麦花儿“嗯”了一声,说好了。

  我让她赶紧先出去,我马上就来。

  麦花儿叮嘱我小心点,然后打开窗户,直接翻了出去。

  我这边也吃力不住了,深吸一口气,转身扭头就跑。都不用翻窗了,直接就是一个跳水的姿势,从窗户鱼贯跳出。

  身后只听见“轰隆”一声,所有的桌椅板凳全都摔在了地上。一大群村民就跟鬼子进村似的,进来就咋呼,“人跑了!大家快追,别让那丫头逃了。”

  出了窗户,麦花就等在哪里,关心的问我,咋样了?摔疼了没有?

  我说这算个屁!山村的泥洼子,爬高跳低的不算事儿。咱得赶紧走,不然被后面那群人追上,可就麻烦了。

  说完,拽着她的小手,我俩就朝着深山里面跑。

  他们人多势众,一个个的又是土生土长的农民,要走大路肯定被拦截。所以尽往深山老林里面钻,分散他们的人力。

  麦花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开口就问我,浩哥哥!咱们这到底要到哪儿啊?

  我笑了笑,说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们到山上玩,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好地方。保证那些村民,谁也不知道,咱们蹲一晚上,明天天亮再下山探探风。

  麦花点了点头,小脸红扑扑的,还说一切都听我的。

  穿行在树林子里面,接着扒开草丛,不经意看,还不清楚。这里有一条小道,而且因为很少有人来,到处都是荒草。

  麦花儿有点害怕,跟我挨得很近,还问我这是啥地方?

  我神秘的笑了笑,让她别多说,跟着我走就对了。穿过了前面的小道,果然前方豁然开朗……

  这地方其实应该是个陷坑,不过入口处很狭窄,不仔细找的话,很容易忽略掉。

  麦花儿笑得很开心,说这么漂亮的地方,我到底是咋找到的?

  确实,这个陷坑内部很大的。因为不知道多少年月了,四周长满了野草,还开出了一朵朵的小花儿来。

  理由嘛……

  其实我也不好意思说。因为上山打猪草,当时肚子疼,想找个偏僻的地方方便一下而已,所以不小心找到了这地方来。

  我只好撒谎,说自己的鞋子上山掉了,所以……

  剩下的话,其实已经不用我说了。麦花已经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快步的朝着里面冲了进去。

  “哗!”

  那一幕,顿时让我惊呼了起来。这大热天,坳地里面全是萤火虫,麦花一跑,它们受到惊吓,全都飞了起来。

  月光下,无数的星星光芒,伴随着一个绝世美女,翩翩起舞。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心跳在那一刻,跳得飞快,脸也红到了极点……

  第5章 妹子的袭击

  “浩哥哥……你在干啥呢?快过来啊!”

  麦花儿招呼了我一声,反应过来,我红着脸,一步步的走了过去。结果她嫌我太墨迹,直接一把抓着我的手,快步就拉了过去。

  看着她白皙的小手握着我的手掌,我脸色红得更加厉害了。

  麦花儿咧着嘴,笑得特开心,说这地方好美!月光、萤火虫、小花儿,都好美好美。

  我伸出手来,缓缓的接过了一只萤火虫,叹息一声说,美是美……但是,萤火虫的生命是很短暂的。

  “哪又有啥关系呢?我觉得啊,其实每个人都该像萤火虫一样。虽然自己的命很短暂,但在最后一刻,却能绽放出最美的画面,这样的人生才叫值得。”

  麦花的一句话,顿时让我苦笑了起来。说她蹲在这乡村可惜了,应该出去教书,教《哲理》肯定很厉害。

  提到这事儿,麦花就失落了起来。低着头,叹息一声,说她字都不认识几个,还教《哲理》呢。

  我笑了笑,说没关系啊,从今天开始,我可以教她识字的。

  麦花那漂亮的大眼睛,睁得很大,问我是真的么?

  我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她让我别等以后了,今天就开始吧。

  说完拉着我,蹲在地上,找了一根小木棍,让我教她。

  我说就教她写自己的名字吧,麦花!

  接着,月光下,我俩贴得很近,手把手的教着她。

  麦花身上的气味好香,也不知道是刚洗过澡,还是女孩子身上独特的香味。

  就这样,我俩耗了一整夜,最后我坐在哪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到初升的太阳升腾起来时,打了个呵欠,我看了看四周,才发现麦花靠在我肩膀上,睡得很香甜。

  如此近距离的观看她脸蛋,我才更加感觉到她的美,简直是一种惊心动魄的。小时候看电视,就觉得那些明星长得老正了。但没想到,麦花儿却是更盛,有一种不食烟火,清新脱俗的美丽。

  这样一个美人就在旁边,任何一个青春期的男孩子,那都扛不住这般诱惑吧?

  我只感觉心跳加快,面红耳赤,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低下头去,噘着嘴,一点点的凑了上去。

  随着越来越近,那心跳也越来越快……

  可就在嘴巴将要亲到麦花儿的脸蛋时,我手背上,突然一毛。有个啥玩意儿,从她身上掉了下来。

  我纳闷的捡起来,放到自己眼前一瞅,瞬间吓得脸色死灰,全身直打冷颤。

  咋呢?

  那竟然是一块儿蛇皮!

  这一刻,我的心顿时凉下去半截。一直认为,麦花儿是误传,说她是蛇女那都是谣言。但现在,她居然……居然在蜕皮!

  难怪她皮肤这么好,这么白,跟下地干活的农村人一点都不像。

  突然间,肩头的麦花儿,是那么的沉重。

  我小心翼翼的托着她后脑勺,一点点的放下去,接着狼狈的站起身来,掏出一支烟,还怕让麦花儿给闻着。站立不安的,朝着外面走,站在出口处。点了火,狠狠的抽了一口,只感觉手都在哆嗦。

  她是蛇女么?从小一起玩到大,没发现有啥异常啊,跟正常人也没啥区别。

  可……要不是蛇女,陈富的死如何解释?还有刚才我看到的蛇皮又是咋回事儿?

  总之越想这事情,我心情就越是烦躁。好端端的,谁也不想青梅竹马的漂亮妹子,最后真就变成一个野仙啊。

  算了!这事儿老是瞎猜也不是一回事儿。我还是干脆直接去问吧,将烟头扔在地上,狠狠的一脚踩灭,正准备进去呢。

  突然,一只白皙的胳膊,从我背后冒出来,一把就捂住了我的嘴。

  我吓坏了都,直接抬起手来,朝着后面就是一胳膊打了过去。只听见一声惨叫,我感觉好像是打在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上。

  扭过头去一看,才发现陈佳佳涨红了脸,捂着自己的胸,蹲在了哪儿。

  这突发情况给我整蒙了,赶紧过去搀扶她,问她是咋了?

  面对我伸过去的手,陈佳佳抬起巴掌,恼怒的“啪”一下拍了过来。非常的生气,红着脸就骂我,耍流氓!还袭击女孩子的胸。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32,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她这说法搞得我很无奈,苦着脸,我说也不能全怪我吧?这荒郊野岭的,突然有个人不声不响的从背后袭击,换了是谁,也会下意识的一胳膊打过去。陈佳佳瘪了瘪嘴,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倒是说说,你慌张啥啊?

  这一句话给我怼得。尴尬的站在哪儿,就是一个劲儿的傻笑,我红着脸说,自己能做啥亏心事啊?

  陈佳佳一下站起身来,直接凑到我跟前,一双大眼珠子死死的瞅着我。

  我朝着后面倒退了两步,有点心虚了。

  她逼问我,昨天晚上是不是带着麦花儿,跑到这深山来了?

  “咕咚!”

  吞咽了一口唾沫,我赶紧摇着头,干笑着说,没没没……没有这回事儿。

  “少来,你和麦花儿的关系最好,昨天晚上他们跑去找,没看到人,肯定是你带到山上来了。”

  陈佳佳拍了我胸口一把,接着又笑了起来,说放心吧!她其实也不赞同自己爹的做法,虽然她哥陈富的死有蹊跷。但好歹读过书,她知道蛇女这种说法,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我不说话了。

  陈佳佳怪异的看着我,说咋的?还不相信我啊。

  我摇了摇头,说那倒不是。只是……佳佳,你觉得这世界上,真没有蛇女么?

  陈佳佳蒙圈了。许久之后,伸出一根白嫩的食指,直接在我脑门上戳了一下。她开口叫了起来,喂!我说孙浩,你好歹也是读过几年书的人。咋的?你也跟村民一样,相信麦花儿是蛇的种啊?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32,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我尴尬一笑,说当然……当然不会了。不说这些了,那些村民呢?他们跑到哪儿去了?人都没有看到。这话一说出来,刚才还嬉皮笑脸的陈佳佳,顿时脸色一变。说她正是为这事儿来的……

  我问她咋了?

  陈佳佳说,村民们都走了,咱们也得赶紧走。

  我好奇的问她,到底咋回事儿?

  陈佳佳说,这山上啊……不干净!


[ 此貼被大吉大利吃鸡在2018-08-11 18:21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