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二十岁时偷操过妈妈一次】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二十岁时偷操过妈妈一次】


这是发生在10年以前的事了,我是70后出生的,是三口之家,爸爸妈妈
是五期干校的同学,后来结合了,其实我的哪个年代里还没有接触到或知道乱伦
什么的,我和妈妈之间是偶然发生的。

  爸爸和妈妈有很多的同学和朋友,他们经常会在一起聚会,我记得小时候都
是在每个人的家里,后来可能条件都好了就都去饭店了,后来又改到每个人的家
里了,因为这样爸爸和那些叔叔可以打麻将,妈妈和那些阿姨可以聊天在做菜什
么的,其实主要原因是他们怕在饭店喝多了有丑态,在家里会方便些,那次是在
我的家里。

  有10多个人,他们有的管我妈妈叫大嫂的有叫弟妹的,他们都说,妈妈以
前在外面不怎么喝酒,总要照顾爸爸,这次在自己家可以多喝些,那些阿姨也附
和着,东北人都挺能劝酒的,他们从中午12点多喝到下午4点多,都喝的差不
多了,爸爸当场就醉了,是我和一个叔叔把爸爸搀扶到卧室的床上的,妈妈则是
手扶着门框站在门口送他们走。

  我把那个叔叔送到楼下,打车送他们走后我回到家里,我想爸爸和妈妈都喝
多了会不会有什么事,我想去看下他们,实话,那个时候只是出于关心,打开他
们的房门,爸爸在床上打着呼噜睡的很熟,妈妈没有在房间,卫生间里到是有声
音,我想妈妈肯定是去吐了,于是我来到卫生间门口敲了几下门,打开门后我看
见妈妈抱着坐便器吐呢。

  好象很难受的样子,她看见我进来了还和我说话了,但声音不大,而且舌头
也有些大,我听不清楚,妈妈又吐了一会,我看没有什么大事了就把妈妈搀扶到
他们的卧室,我就出来收拾下残局,茶几上有很多的烟灰和烟蒂,大约有不到1
0分钟左右的时间吧,他们卧室的房门开了,妈妈穿着睡衣遥遥晃晃的往外走,
妈妈的睡衣是一体的中间系带的那种,我见状马上过去扶着妈妈。

  我怕她摔倒,也怕她忍不住吐在地板上还得我收拾,我搀扶妈妈的时候就能
看见妈妈的乳房,可能是妈妈没有把带系紧,但我没有想那么多,只想快点把妈
妈搀扶到卫生间,我迅速的把妈妈搀扶到卫生间,让妈妈在水盆那吐,我帮妈妈
拍后背,这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是一些回家的叔叔和阿姨打来的,问我爸爸和
妈妈怎么样了。

  我含糊的说他们都喝多了睡了,也让他们早点休息,挂了电话等我在到卫生
间的时候妈妈已经坐在地上抱着坐便器不动了,我叫妈妈,推妈妈,她只是意识
很模糊的回应我,这可怎么办啊,不能让妈妈在这里睡啊,我只用用尽全身的力
气把妈妈架起来,我是从妈妈背后把妈妈架起来的,当时我的身体也不是很强壮,
在有妈妈也不怎么配合,所以很吃力啊。

  我的房间离卫生间稍微近点,也可能是走习惯了,我就把妈妈扶到我的卧室
了,但我没有别的想法,把妈妈放到床上,给她盖好毯子,我就出来继续收拾残
羹剩饭,能倒的都倒了,等我收拾完了,我突然想起来要是妈妈在吐怎么办啊,
肯定不能在出来了,我就到卫生间用水盆接了些水,我想妈妈要是在吐可以吐这
里,以前看过妈妈这样照顾过爸爸。

  当我端着水盆进屋的时候,眼前的一目把我惊呆了,妈妈身上的毯子掉到地
上了,睡衣也列开了,两个乳房露在外面,妈妈下面穿的是白色的内裤,怎么不
知道怎么弄的,中间兜着逼的布都聚集在一起了,一些逼毛也露出来了,当时即
兴奋又害怕啊,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我赶忙把水盆放到床头,又看了妈妈的乳
房和逼毛几眼就退出来了,到客厅里我把电视打开了,可怎么也看不进去了。

  脑子里总想着妈妈刚才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是好奇心还是别的什么的作用,
我鬼使神差的又回到我的卧室里去偷看妈妈,妈妈的样子好象睡的很熟啊,也有
轻微的呼噜声,我看着妈妈的样子就开始手淫了,但脑子里很空白,就是觉得很
刺激,我撸了一会,我想妈妈既然睡着了那看下妈妈的逼是什么样子的啊,毕竟
现实里没有见过女人的逼啊。

  我有了这样的想法但又不大敢去做,怕妈妈会醒,我就轻轻的叫妈妈,还用
手轻轻的推妈妈,她没有任何清醒的反映,我的胆子大了些,我来到床下边,看
着妈妈内裤边上露出来的黑黑还有点弯曲的逼毛是越来越兴奋啊,我又使劲的撸
了几下鸡吧,我开始想把妈妈的内裤全拽下来,但刚拽到妈妈小腹上露出逼毛就
拽不动了。

  因为妈妈的大腿是分开的,而且屁股压着内裤,我又不敢用全力,我怕妈妈
会醒,心想,这样也算是不错了,我用手把妈妈内裤中间兜着逼的布往下拽,这
样妈妈的内裤中间就腾空了,妈妈的逼一下子就全露出来了,好多黑黑的弯弯曲
曲的逼毛,中间是一条很长的肉缝,妈妈的逼稍微有些分开,露出来两片小肉肉,
现在知道是小阴唇。

  当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两片小肉肉尖有点黑,下边有些红,但又不是鲜红,
说不好是什么红,我当时兴奋的不得了,心跳的很快,蹦蹦的,都能听见心跳的
声音,拽着妈妈内裤的手也发抖,嘴也干,那感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咽了几
口唾沫,又用另一只手掐了下拽着妈妈的内裤的胳膊,让疼痛减轻下紧张慌乱的
情绪,又深呼吸了几下。

  这样心才算是平静了些,我就这样看着妈妈的逼,突然间想闻一下,我就把
鼻子靠近妈妈的逼,有点轻微的骚味,现在想想那味道很刺激,我想用手指去感
觉下,用另一只手的食指轻轻的触摸妈妈的逼毛和逼外面的肉,只是轻轻的去触
摸,不敢用力,总是怕妈妈会醒,这样摸了几分钟吧。当时时间概念也不清楚了,
我是趴在妈妈下边摸的,一边摸还要不时的抬头看看妈妈的表情。

  看看妈妈有没有要醒的迹象,看妈妈还是睡的挺熟的,就用食指把妈妈的逼
往一边分,这样妈妈的逼又分开了一些,里面有些粉红色吧,里面那些肉还有些
褶子,像皱纹似的,我看看妈妈没有什么反映,就两边来回的分开看,但动作都
是很轻微的,不敢怎么用力,这样妈妈的逼就有些完全分开了。当时第一感觉就
是想把手指伸进去感受下。

  虽然妈妈的逼有些分开,但没有明显的洞,也不知道插那我就用手指从上到
下一点一点的轻轻的往前试探着顶,快到妈妈逼最下面的时候手指的第一个指节
才进到一个洞里,感觉很热,最起码比我手指的温度要高,当时又是一阵兴奋一
阵心跳啊,我又深呼吸。调整下,然后慢慢的把手指一点一点轻轻的往妈妈逼里
面推。

  直到手指全进去,那种感觉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啊,虽然进去了,但我也不敢
怎么动,还是要抬头看妈妈的反映,确定妈妈不会醒我才敢轻轻的上下左右来回
的动动,感觉里面的肉肉很光滑好象也有皱纹一样,食指插了会又换成中指,但
都是很轻的,不像现在作爱那样用力啊,这样玩了很久。当时时间感念很模糊啊,
突然有了想把鸡吧插进去的想法,可心里又十分害怕,到不是怕乱伦什么的。


  因为当时不懂这些,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害怕,但想进去的感觉又特别强烈,
最后还是兽性战胜了理性啊,我脱了内裤,轻轻爬上床,半趴在妈妈两腿中间,
一只手扶着床,姿势很累啊,另一只手把着自己的鸡吧往妈妈的逼那送啊,感觉
龟头顶到妈妈的逼了,但插不进去,当时很着急,所以就用力往逼里顶了下,感
觉龟头进去一点吧,就当进去那一点后妈妈突然动了下。

  吓死我了,我马上跑出去了,连内裤都忘了拿啊,到了客厅一个劲的发抖啊,
紧张害怕,那感觉老复杂了,鸡吧也软了,过了会里面没有动静,到是爸爸还在
卧室里还有呼噜声,我仗着胆子又走进我的房间,看妈妈还是那样熟睡,没有什
么变化,这才有点放心,经过了刚才的事我有点怕了,但又想,最后只好先摸摸
妈妈的乳房吧,妈妈乳房还算是大吧,我一只手握不住,有些下垂了,乳头的颜
色还可以,不是很深。

  我摸了一会觉得还是要插到逼里啊,但又进不去,怎么办呢,我看妈妈是平
躺着,要是把大腿分开些会不会好点呢,我就轻轻的把妈妈的两个大腿往外分了
分,比以前开了很多,我又轻轻爬上床,重复刚才的动作,但还是进不去,这可
怎么办,我就用龟头轻轻的在妈妈逼那上下来回的轻轻的刮,哎,这样也很刺激,
进不去就进不去吧,这样也行,也挺刺激的,我就一边刮一边观察妈妈的反映,
妈妈只是偶尔身体会下,腿会动下,别的就没有什么了,我就这样刮了好一会。

  这期间经常会有要射精的感觉,我就马上停止,感觉不强烈在去刮,我刮着
刮着当刮到妈妈逼下面的洞的时候感觉龟头能进去点了,我感觉一下子来了,就
试探着一点一点往里顶,当整个龟头进去了以后我兴奋坏了,终于进去了啊,这
回我就双手扶着床,屁股一点一点轻轻盎前送,快到根部的时候我往前顶了下,
一下子就全进去了,就因为这样,妈妈的头由一侧一下转到另一侧,嘴还张了下。

  但我来不急反映了,一下僵在那了,好在妈妈没有醒,我挺了一会,才敢轻
轻的往外拔出来点,在轻轻的插进去,就这样没几下我就有射精的感觉了,我马
上把鸡吧抽出来,站在地上手淫射掉了,然后把精子处理了下,但看着妈妈的样
子鸡吧马上又硬了,反正又了一次了,在来一次吧,我第二次又上去,这次比第
一次进去容易多了,感觉里面比第一次也热多了。

  而且还黏糊糊的,这次我比第一次的速度要快了些,但还是不敢怎么用力,
这期间妈妈的身体大腿和屁股偶尔也会动,但没有呻吟声,我当时脑子里也是一
片空白啊,也不去想妈妈会不会醒了,只顾自己舒服了,当我在次有了射精的感
觉的时候我想拔出来。可拔到一半就射了,是那种一边拔一边射啊,射到妈妈逼
里面还有逼外面都是,有些精液还弄到妈妈的内裤和我的床单上了。

  兴奋完了我马上把妈妈逼里流出来的精液还有逼外面的和我床单上的都擦干
净了,处理完了我把妈妈内裤又提上去,给她盖好毯子,我就到客厅的沙发上睡
了,第二天很早我就起来出去了,因为以前也有锻炼的,等我回家的时候,爸爸
走了,妈妈也回她的房间了,我中午和晚上叫妈妈吃饭她也没有出来,说头疼,
我也不敢说什么,自己知道做错事了,这样过了很久我都不太敢单独和妈妈在一
起,目光也不敢和妈妈对视,过了很久这事才一点一点的淡了,但我始终记忆由
新啊,这以后我有了偷窥妈妈的习惯,只要有机会就会偷窥,但不敢和妈妈在做
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