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伟大的父女之爱】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伟大的父女之爱】


  我父亲是一名警官,今年45岁,身高180。长期的锻炼使他的身体还相
当好。

  他可以在7分钟内跑完1500米,也可以轻松的做俯卧撑或引体向上。因
为长期不间断的锻炼,他身上的肌肉看起来和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没什么区别,倨
医生说他的心脏和肺都看不出衰老。

  我母亲……她已经去世10年了,母亲也是警察,可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
中不幸牺牲,当年只有30岁。从那之后,父亲就没再娶。父亲的同事们曾经给
父亲介绍过不少人,也有好多女孩子主动找我父亲,我记得,其中最年轻的只有
20岁,比我大不了多少。可父亲全拒绝了。记得当年,我偷偷听到父亲和他们
队长王伯伯的话。王伯伯说:“老林,你怎么回事,那么多女的你一个都看不上?”

  父亲说:“不是。”“那你到底怎么回事?”“老王,我是想,孩子现在十
来岁,性格波动最大,也最难相处,你说我要再找一个,对她影响会有多大呀!
再说,那些女的性格也都不行,有几个明确说不要囡囡(我小名),要是我娶她
们进门,孩子要受多大的罪呀!我不想对不起萍(我母亲)。”

  “唉,话是这么说,可她是个女孩子呀。现在还好,再过几年,有些事,你
一个老爷们就难办的很。再说,家里没个女人不成家呀!”说了半天,父亲到底
没同意再娶。说实话,当时我真是很怕父亲再娶,我甚至想过,父亲要再给我找
新妈妈,我就去死。听到父亲不再娶,我很高兴。唉,当时还小的我,哪知道父
亲的难处呢!

  父亲果真没有再娶,他承担起了父母的双重责任。平时在警队做工作很累,
可再累也没耽误我的一顿饭。当时的我,因为心里很高兴父亲的不再娶,也就分
担一些家务。可上学也一样很忙,所以我始终没能做多少事。

  自从母亲去世之后,父亲最大的变化是开始抽烟和喝酒。母亲在世时,父亲
本来是烟酒不沾的,在母亲去世后,他很快开始学会了这两样东西。我经常看到
父亲独自一人喝闷酒。有时候,王伯伯会来喝父亲一起喝酒,在这个时候,他们
就会说起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比如象“单身男人的尴尬”之类的。不过,后来我
还是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

  那年我已经15岁了,记得是个星期六,爸爸去参加战友聚会。他在晚上很
晚才回到家,看起来,他好象是喝了很多酒。我把他搀到卧室里。爸爸嘴里不断
的念叨着什么,我发现他看我的眼光有点和平时不太一样。我把他扶到床上,爸
爸挥了挥手让我出去。我走了出去,回到我的房间看书。

  过了几分钟,我听到爸爸在他的房间里好象有什么响声,我以为是他想吐一
吐,就走过去。可当我走到他房间门口的时候,我听到他好象在叫什么人的名字。
我认为他是在叫妈妈,也并不奇怪,这么多年以来,他每天晚上总要叫妈妈的名
字的。我不愿进去打搅他,就站在门口悄悄的听,可是,我听到的不是妈妈的名
字,而是我的名字,我听到爸爸在低声的叫我的名字“筱颖,筱颖。”那声调真
奇怪。

  我偷偷的走到门前,从门缝里向里看,看到的情景让我大吃一惊。爸爸跪在
床上,手里拿着我的一张照片,另一只手正在一根肉棒上拂弄。那根肉棒又长又
粗,看起来就象我的胳膊一样,在那肉棒的前端是一个象小伞一样的东西,爸爸
的手越动越快,身体好象也在抽紧,最后,他低低的吼了一声,一股白色的东西
从那肉棒中喷出来,射在照片上。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那肉棒是什么,也不知道爸爸在干什么,我只是想,我
丢的照片终于找到了。但当时,看着这一幕,我的两脚就好象被钉住了,我站在
门前,一直等到看完了这件事,才迷迷忽忽的走回了房间。坐在床上时,我发觉
裤裆里湿湿的,我脱掉内裤,发现自己的下身一片狼籍。我迷惑的看着这种景象,
突然间,爸爸刚才的动作涌上脑海,我突然想起了几个词汇:阴茎、男性、作爱、
射精……我脑子里一下子大乱,同时感到胃里抖了一下。

  我拼命冲到厕所里,趴在马桶边吐了起来。在吐完之后,我无力的坐在地上,
突然感到小腹里有一股力量往外冲,下身又潮又痒,两个乳房也胀痛起来。我的
双手不自觉的伸向了下身……很快的,我有了我平生第一次高潮。那天晚上,我
躺在床辗转反侧,我清楚的知道,从今天开始,我已经不是一个小女孩了,我已
经长大了,是爸爸让我成长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时的心情,我一会又羞又喜,一会又对父亲充满怨恨,
就那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早上起来,我发现爸爸已经走了,警队里的工作要他
去作。一大碗香喷喷的挂面放在桌上。看了这个,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我不再怨恨爸爸,我已经理解了什么是“单身男人的尴尬”,我也清楚了王伯伯
说的“男人没有女人不能过”的意义。

  可当时的我还是懵懵懂懂的,我只是认为,我要为爸爸多做一些事,好让他
不再有尴尬。从那以后,不管学业多忙,我总是会尽量多做家务,在我的操持下,
家里渐渐开始变的整洁,爸爸也变的更加有精神。在那时,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
渐渐起了变化,那是一种看女人而不是小女孩的眼神了。爸爸不再叫我“囡囡”,
而是改口叫“筱颖”,他不再随便抱我,不再用胡子扎我,不在给我买吃的,而
换成了化妆品。我清楚的感到,爸爸已经把我当成一个女人来看了。

  转眼又是几年过去了,我考上了大学,父亲又要一个人在家了,在我走的时
候,我把家里的大小事情对父亲叮嘱了好几遍,直到父亲笑着说:“好哇,闺女
长大啦!知道管家了。”时,我才发现,我已经完全适应了“主妇”这个角色了。

  可它的含义又让我怎么不害羞呢?

  在大学里,我了解了更多男女之间的事情,我也完全了解了父亲的“尴尬”

  和他的苦恼,想起他这十年来的辛苦,我曾想过:我也是女人啊,为什么我
不能用我的身体来为父亲解决他的苦恼呢?他是我的爸爸,我的一切都是他给的,
我又有什么不能给他呢?而且,他十年来的辛苦和苦恼也值得我为他作任何事,
包括用我的身体抚慰他。可是世俗的力量是巨大的,我很清楚我的心里是愿意为
父亲作任何事的,可世俗的巨大压力让我没法下决心。直到我遇上了“红姐”。

  我是在网上认识她的,她也和她的父亲有那样的关系,我们聊了好久,她的
一句话打动了我,她说:“世俗是无情的,可爱是永恒的和无坚不摧的。父母的
爱尤其无私。父亲为了我,能忍受十几年的寂寞;为了我,能去出卖自己的鲜血。
作为女儿,我的一切都是从他那里来的,有什么是我不能给他的呢!”

  我被震动了,我知道,我的父亲为我付出的并不比她的父亲少,她能做到,
为什么我不能呢!我已经成人了,我可以决定自己的事情,可以为自己的事情负
责。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的,转眼间就到了寒假,我回到了家,我发现,父亲并没
有女朋友,他还是在一个人生活。我下定了决心要做我要做的事了。可我发现,
这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和我不同,父亲年纪大,受世俗的影响也更深,纵使
我想做也不见得能影响到他。我不知道该怎么下手。我很清楚,“谈谈”这种方
法根本不能用,只要一次不成功,就不再会有下次机会,而且会严重影响我们父
女的感情。我一筹莫展,只好再次求助于红姐。她说,当初她的父亲也不同意,
而且她父亲使山里人,更加固执,可她还是说服了他,她说,她愿意帮我。

  她对我说,要我注意我自己的仪表,让我不要因为在家里就毫不在乎,要时
时刻刻注意自己的各个方面要有女人味;另外,如果让父亲看到几次你的身体,
那就更加理想了。除此之外,她说她会在网上和我父亲谈谈,看看该怎么办。

  从那之后,我果然开始注意自己的举动,开始让自己变的更象是一个“女人”,
我努力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房客而不是女儿,把父亲当成一个普通的“男人”来看
待。我还有意在洗澡的时候不插住浴室的门,也知道父亲曾经看到过。

  我还努力克服心理上的不适,在家时只穿一件睡衣,不穿胸罩和内裤。我明
显的感到,父亲注视我的眼光越来越不一样,有几次,我甚至在他的眼里看到一
种野兽一样的光芒。可就是这样,父亲对我的态度却越来越疏远,他在有意躲这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心里很矛盾:一方面,我觉得我象是在引诱父亲,让
他犯罪;而另一方面,我又觉得我的魅力不够,不足以达到我的目的。

  在网上,红姐有一天终于发话了,她说,她看的出来,我父亲已经被我吸引
住了,她说,我父亲对她说他甚至不敢面对我,害怕做出什么伤害我的事;她还
说,我父亲说这几天他每天晚上都睡不好。红姐对我说:“加油呀,小妹妹,你
快成功了!”可我心里越来越矛盾,我对她说:“红姐,我不想干了!我觉得,
这是在引诱我爸犯罪!而且我觉得,我象是一个妓女,想方设法的把自己的身体
送给别人使用,可那嫖客竟然是我父亲!我听说,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头野兽,
现在我已经感到它了。我真的要那么做么?自己想方设法,毁掉父亲在自己心中
的伟大形象么??!!!”她沉默了半天,回答说:“是呀,我也想过这个。你
要知道,我们做的事,不但不为世俗所容,也不为自然所容。我和父亲曾有过三
个孩子,可我不能让他门出生,因为他们不但违背伦理,也违背自然:他们都有
缺陷。在这个时候,我也想,我究竟是为什么??我做的事并不是错的,但我心
中不安,我觉得,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也可能成为‘伊娥卡斯达’违背人伦,
最终会自食其果。”她又说:“好妹妹,你是个勇敢的女孩子,也是个聪明人。

  你应该知道,我们走的,实际上是一条不归路。我们可能永远不能奢望世人
的同情,永远孤独。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要让自己伤心呢?你既然疑惑,就不
要勉强。因为我们虽然没错,但会孤独下去。后面的一生可能永远背这沉重的包
袱。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让自己在快乐中献出自己的身体,在快乐中走过这
几年呢?!“从那以后,红姐就消失了,以后我没再见到她。而我的打算也停下
来了。

  生活好象很快恢复了平静,可我的心不平静,我时时在和自己作战。直到有
一天,我和父亲出去买年货,回来时,父亲坚持要他一个人把东西拿上去,我拗
不过他,只好同意了。我走在后面,突然注意到他的老态已现。他的花白的头发,
微弯的腰,全在表现着他的衰老。其实从正面看,父亲是不现老的,他的身体也
不比我差,不论腿力、臂力还是腰力,父亲都远胜过我,也比他们队里的年轻人
更好,可我还是觉得他老了。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到了家,我问他:“爸,
你为什么不再结婚呢?”他说:“我年纪不小了,再结婚少不了还有负担,我不
是小伙子,恐怕顶不住了。况且,咱家有我闺女打理,我放心。

  而且,唉,我还是忘不了你妈呀!“是呀,妈妈,我为什么忘了这一点呢?

  我要和父亲在一起,不也因为我身上有妈妈的血么?我为什么会认为自己是
妓女呢!

  不,我不是,我就是我妈妈的延伸,妈妈欠爸爸的,我会补回来!

  下了决心之后,剩下的就好办的多了。我知道爸爸什么时候会做什么。我要
等几天,我要等待一个有纪念意义的日子。

  很快,到了大年三十。自从妈妈去世后,我们家就没有过过年。每年三十,
爸爸总会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对妈妈的照片喃喃自语。不过我知道,自从我上高
中以后,主角就已经变化了。正如爸爸所说,我长的越来越象妈妈了……

  吃过晚饭,我和爸爸都离开了餐厅。爸爸回他的房间去了。而我,在好好的
洗干净自己后也回到了房间。在我的房间里,我褪去了自己的衣裳,用事先准备
好的润滑油轻轻的涂抹在自己的下身上。接着我跪下来,虔诚的向妈妈祈祷,祈
求她保佑我,能够用我自己弥补爸爸的辛苦和劳累。

  我走到了爸爸的房间,不出我的所料,爸爸正在对着我的照片手淫。看到了
我,爸爸手中的照片落在地下打碎了。他呆住了,我猜他虽然一直对女儿有所想
法,但从没想到女儿会做出这样的事。什么也不必多说,我走上去,坐在爸爸身
边,用我颤抖的手抓起爸爸已软垂的肉棒,轻轻的对他说:“爸,让女儿抚慰你
的劳累吧!”

  我不想多说其中的过程,总之,在我不成熟的口技下,爸爸很快恢复了雄风,
我听到了他的呻吟。我仰身倒在床上,将两腿尽量打开,用我的手引导爸爸的坚
硬触碰我的温柔。我感到他在战抖,可我不也是一样么?在这个时候,我的心中
已没有疑惑和恐惧,有的只是激动和稍稍的不安。不是么?要用我从未经历的女
儿身去抚慰那么巨大的东西么?那东西和我的手腕一样粗,几乎和我的小臂一样
长。我用我的双手紧紧抓住膝弯,让自己的两腿能尽量打开。我知道不必再说什
么,在这个时候,每个男人都知道该怎么作。果然,我感到爸爸的粗大的手掌抚
上了我的两点红润。啊……象两股电流从胸前发出,转瞬穿遍了全身。

  爸爸伏在我的身上,轻轻的问我:“好孩子,你真的要这么做么?”“是的,
爸,啊……我……我已经决定了。我要用、用我的身体,来……啊……来抚慰你
的寂寞!别跟我说什么……啊……什么不容世俗,我已经想了很久,也等了很久。
来吧,在女儿的身上、啊……啊……来、来寻找妈妈的影子吧。”爸爸不再说什
么,他的手轻轻的把我的两只手从膝弯上拿开,将它们举过我的头顶,我用双臂
遮住了眼,用全身心去体验这种幸福感觉。

  爸爸知道妈妈的敏感点,也就等于知道我的敏感点。他的手灵活的在我的身
躯上游走,一会在我的两点红润上轻捏重按,一会在我的处女地灵活的画圈。我
的身体不再属于我,而属于它的缔造者……过了不知多久,我感到他的手离开了
其它地方,紧紧的捏住了我的腰,他的双腿将我的双腿撑开。我知道,最重要的
时刻到了,妈妈,保佑我吧!爸爸弯下腰来,对我说:“我要来了,可能会很痛,
要是痛,就喊出来吧!”我点点头,紧紧的咬住了下唇。我感觉得到,一个坚硬
无比的巨物狠狠的顶进了娇嫩的深处,一种仿佛要撕裂身体的巨痛从下体一下子
窜上了头顶。我的眼泪立刻迸发出来,我也清晰的感到,嘴里多了一种咸咸腥腥
的味道。

  爸爸停了下来,他的手从我腰上拿开了,轻轻的为我擦掉眼泪,爱怜的说:
“疼么?好孩子,最难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接下来,我会让我的乖女儿享受到
最大的快乐!”

  现在想起来,我毫不怀疑,那确实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有那么巨大的快乐:爸
爸的双手又一次灵活的在我的身躯上游走,他的坚硬也在我窄小的娇柔中灵活的
胀缩、轻轻的抽动,每一次抽动都让我的痛苦消失一点,让我的快乐增长一点,
最后,我只记得我完全迷失在那惊人的快乐中:一阵阵温热的暖流从那温柔的地
方升起,冉冉的扩散在身体中。我的头脑失灵,我的神智昏乱,我只记得,那坚
硬的巨柱每一次进入都会顶进柔嫩的深处,破开子宫的开口,触到那宫殿的最顶
上,而每一次几乎没有尽头的退却之后,那巨伞的边缘总会带出温热的水流,湿
润那萋萋的草地。

  之后,总是在一阵令人眩晕的坠落中,我会昏昏睡去,而再醒来时,那巨柱
依然在没完没了的进出,于是我又重复刚才的一幕:挺动着身躯,呼喊着什么,
继续疯狂……那天晚上我不知道自己疯狂了多久,在最后一下,我感到父亲灼热
的精液射进我的深处之后,我又晕去了。然后,是直到第二天。

  我在父亲和蔼的眼光中醒来,接着就扑进了他的怀抱。他一边吻我,一边用
手轻轻捻我的腰肢和红润,一边把我昨晚的疯狂告诉我,直到我害羞的把头钻到
他的臂弯里。爸爸说,昨晚我一共有7 次高潮。“你和你妈妈一样敏感!”不
过,毕竟他坚持了一个小时呀,有多少人能作到这一点呢?!

  从那之后,我一直和父亲在一起,直到大学毕业时,我决定,要和他试试生
一个孩子。我们约定,要是生出一个健康的孩子,那就是老天允许我们在一起,
从此之后,他不再是父亲,我也不再是女儿,我们将作为夫妻,带着我们的儿子
找另一个地方生活下去;如果生出一个有缺陷的孩子,那就是说,老天已经对我
们发怒了,我们要马上分开,分别结婚,回到原来的生活中。

  老天保佑,从怀孕到现在,我经过了无数次检查,今天终于可以确定,我怀
了一个健康的男孩,我将把他生下来,他将是我和瑞哥(原来我的父亲,现在我
的丈夫)的骨肉,将是我和妈妈一起送给瑞哥的礼物。而且,我已经在另外的国
家找到了工作,我们一家三口将会一起移民,最终,我相信,我们会有美好的生
活。

  又:开始想写这篇文章时,是我和瑞哥第一次之后,不过动笔的时候我已经
毕业了,并且头一次在我们两个都没有避孕措施的时候相好。而最终结束时,我
已经怀胎九月,将要生产。在我煞尾时,瑞哥正把耳朵贴在我的肚子上听我们儿
子的声音。现在,我已经办好了一切,通过一些复杂的方法,我们已经是合法夫
妻。明天,我们就要走了,不会再回来。

  回头看看,我们,尤其是我,走过了一段极为坎坷的路途。我相信,象我这
种遭遇的女孩子们一定还有很多,可有勇气,尤其是有运气走到我这一步的一定
几乎没有。红姐说的不错:世俗是无情的。同时,传统对人的影响是深入骨髓的。

  我可以走到这,除了勇气,应该说,最重要的还是运气。

  我不认为,象我这样遭遇的姐妹们需要象我这样作,相反,我已经理解红姐,
理解她的劳累和痛苦,我要说,姐妹们,不要随随便便挑战世俗,那是危险的,
脱离世俗的人总是孤独的。我有幸没有遇到更多困难,可谁知道以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