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  【耻母】【第四章 古寺之母子后庭花】【作者:黄宗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耻母】【第四章 古寺之母子后庭花】【作者:黄宗源】

本帖最后由 春漿花月 于 2017-11-28 19:09 编辑

【耻母】【第三章 寺庙淫行】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cc--原创作者:黄宗源
  第四章
  大约半个小时后,由美和秀夫两人来到了不动密寺中岳光卧室的台阶前。杏吧首发
  “对下起,我来晚了。”由美忐忑道。岳光听着由美哀婉的道歉,目光火热地盯着妇人玲珑凹凸的身子,只感到体内一股邪火不住地燃烧。
  “嗯,进来吧!”岳光压抑着燥动的心情道。随后走回屋内,“咕嘟”一声喝干杯中冰镇的啤酒,先前迫切想要奸淫这个俏寡妇的想法瞬间改变。
  由美紧跟着走了进来,随后恭谨地坐在靠门口的地板上,颔首低垂,艳丽的脸庞上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岳光虎视眈眈地盯着端坐着的由美。
  只见这美妇人身量高挑,体态丰腴。一头流瀑似的的中长发抚过香肩,细柳俏眉之下,一双美眸仿若秋水含情一般令人心驰神醉。修长优美的脖颈下,一对豪乳似要裂衣而出。与鼓胀的胸脯不同,柳腰纤纤不盈一握。虽是举止贤淑,但火辣风流的身子只是看一眼便令人血脉喷张,实在是天生的尤物,要人命的妖精。
  “秀夫,离那晚过去几天了?。”岳光舔了舔嘴唇,向坐在由美身侧的秀夫问道。
  “五天了。”秀夫敬畏而快速地回道。
  “唔,距那天我肏你妈妈屁眼已经五天了吗?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话说回来秀夫,你小子有没有在这段时间碰你妈妈的身子啊?老实告诉我。”
  “没····没有。岳光,我不敢违背你的命令。”秀夫被吓了一跳急忙道。
  “那么,忍地很难受吧?”岳光戏谑道。
  “是的。”秀夫老实承认道。
  “哈哈哈···”岳光闻言开怀大笑,随后将视线又移回到由美的俏脸上。他下巴一顿,一个“脱!”字随后吐出。由美闻言沉默着站了起来。
  灯火通明的房间中,儿子秀夫像是前几日在家里一样,眼神火辣地盯着母亲诱人的娇躯。在白炽灯的照耀下,由美先是脱去白色的衬衫,紧接着是水蓝色的A字裙,最后身上只剩下亮紫色的胸罩和奶白色的内裤才停了下来。内裤中央点缀着一条竖状的黑色蕾丝,透过蕾丝的缝隙,隐约可见里面茂密丛生的阴毛。由美神情悲戚,右手摸到了包裹着丰满豪乳的胸罩上。
  “先把内裤脱掉。”岳光不紧不慢地道。
  由美俏脸飞红,忍着羞意将内裤褪到膝弯,接着双腿下蹲,将内裤从脚踝处取下。 随着下身最后一件遮羞之物被褪下,妇人芳草萋萋的桃源洞口立即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秀夫目光灼灼地盯着母亲黑漆漆的私处,俊脸因为兴奋而涨得通红。
  “由美,把小穴扒开。求你儿子好好欣赏。好好说!”岳光激动地命令道。
  “不行···那····那也太羞人了。”由美听到岳光的吩咐,娇躯一颤,本能地摇头道。
  “啪!”岳光闻言,不由分说的就是一个巴掌打了过来。随后一脸不善地盯着美妇人被打得红肿的俏脸,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架势。
  “别打了,我不敢了。”在岳光的淫威下,妇人不得不选择了妥协。随后,由美颤抖着将雪白的腹部向外拱起,两只细嫩的手掌抚在了蜜穴上。随着玉指将两片肥厚的阴唇扒开,阴户那如三文鱼一般粉嫩诱人的贝肉便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中。由美喉咙干涩,语调僵硬地对秀夫道:
  “秀夫看啊,这就是妈妈的小穴。小穴已经被撑开了,秀夫可以好好地欣赏了。”由美说完这句话,似乎感到内心一块坚硬的地方突然崩塌了。
  “好好看啊,秀夫。你不是最喜欢妈妈的小穴吗?那就看个够吧。看啊···秀夫···妈妈再把小穴撑开些。”由美状若疯狂地诱惑道。随即猛地将两片阴唇向左右拉开,粉红色的粘膜立刻暴露出来,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迷人的光泽。秀夫亢奋地盯着母亲私处猛看,额头因为兴奋而溢满了汗滴岳光的卧室大概有八畳。傍晚的凉风从纱窗的空隙中进来,给闷热的屋内带来一丝凉意。纱窗外面,成群的蚊虫“嗡嗡”盘旋着,偶尔有飞蛾因为追逐光明而撞在明亮的窗户上。
  窗外被黑暗笼罩的天空下,连绵不绝的山峰或如异兽或如鬼怪纵横拱立。在这些参差交错的山岭中,星罗棋布地遍布着许多坟茔。其中一座占地异常的广袤,葬的正是由美老公浅羽英信的遗体。
  明亮的灯光下,美妇人一边扒开阴唇,一边淫语不断地诱惑着儿子欣赏自己美艳的蜜穴风景。妇人的豪乳因为腿部不停地抖动而荡起一阵阵水波状的起伏,花穴的阴毛也随之在拱起的桃源洞口上随风摇曳。秀夫眼神火热的盯着母亲私处的迷人肉缝,嘴唇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一侧的岳光一边喝着啤酒,一边饶有兴致地注视着这对淫乱的母子。这个荒山古寺中的和尚头皮蹭亮,油光水滑的大脸上一对虎目精光闪烁。眼前母子淫乱的场面,令他扭曲嗜虐的内心得到巨大的满足。他思索了一会,最终决定让由美以观音坐莲的姿势达到高潮。
  “喂,秀夫,把衣服脱了。终于让你肏你妈妈了,高兴吗?”秀夫闻言像得了圣旨般喜不自胜,三下五除二便脱去了浑身衣物。在岳光的命令下,少年赤裸着身体,仰面弓腿躺在灯心草织成的垫子上,胯间的阴茎因为先前的刺激早已经勃起。与纤瘦的体格不同,秀夫的阳具却是惊人的粗大。饱含着对母亲蜜穴的渴望,像一把出鞘的妖刀一样直指苍穹。
  “由美,你把头发解开!”
  在岳光的命令下,美妇人伸手将束缚着秀发的丝带解开,墨云一般的青丝随即滑落肩头。她低头看了被欲望淹没的儿子一眼,随后跨坐在秀夫拱起的膝盖上。
  “真是个好色的孩子呢····这里已经这么硬了····”由美边说边将腰部向前微倾,然后降低腰身,接着向下伸手握住了秀夫坚挺的勃起。由美深吸了口气,指尖开始在龟头上轻轻地刮蹭,脸色酡红地套弄起儿子的肉棒。
  “小鸡鸡真的好有精神啊···秀夫这么喜欢妈妈的小穴吗?要不怎么会变得····嗯?对吧?”由美气息微喘道,雪白的脖颈因为羞赧而染成了潮红色。
  紧接着她用左手将遮挡着蜜穴的阴毛拨开,右手握着怒涨的阴茎对准自己的蜜穴洞口,之后猛地坐了下去。察觉到火热的龟头被滑腻的蜜穴腔道吞没后,由美又虚抬起腰部,然后又坐了下去。狭窄的阴道口像是吞没火热的肉棒一样,连秀夫疯狂的欲望一并吞噬了。
  秀夫的阴茎对由美来说显得过于粗大,由美强忍着涨痛,黛眉紧蹙迎接着阴茎的次次深入。她身子前倾,双手向后撑在秀夫的膝盖上,白皙丰满的大腿夹住儿子的侧腰。秀夫紧紧抱住母亲沉甸甸的丰臀,手掌虽然想要揉捏滑腻的臀瓣,但没有得到岳光的允许,他终究不敢有任何动作。而坐在秀夫腹部的由美了也同样一脸不安地等待着岳光的指示。
  “喂,你们两个听好了,不要顾虑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有一点必须要做到,一定要让由美到达高潮。这就是我的命令。”岳光见状淫笑道。紧接着,不知想到了什么转身打开了柜橱,从架子上取出了一把竹刀。然后“啪嗒”一声打在榻榻米上,不耐烦地暴喝道:“那么,快开始吧!”
  由美闻言,以两人的结合处为轴心,上身开始前后地晃动。当腰部沉下去时上身后仰,浮上去时胸部前倾。少女一般丝滑的秀发随着身体的仰合,在酥胸和玉背处来回地摆动。由美纤腰款摆,小嘴中则是“呼呼···嗯啊···”地喘着粗气。
  秀夫的双手先是抚摩由美的翘臀,随后被眼前不断跳动的豪乳吸引,一把握住丰腻软弹的两颗乳球,开始用力地揉搓。娇嫩的乳肉在秀夫的大力揉捏下,在指缝间不断变幻着形状。
  “啊····好痛啊····不要这么用力···”由美吃痛,不自觉朝秀夫地惊呼道。两人的的目光相触,由美娇艳的面颊顿时臊得通红。
  “秀夫,别忘了让由美高潮!”岳光“啪嗒”一声将竹刀狠狠打在榻榻米上。看这架势,若是由美没有高潮,他不介意让两人见识一下自己剑道的实力。
  “对,高潮····秀夫快让妈妈高潮!”由美睹了一眼岳光手中的竹刀,似乎是想到什么似的浑身一个激灵。她边说边抓住秀夫的右手 ,将它带到两人结合的部位,先是拨开私处附近的阴毛,然后将秀夫的手掌按在了敏感的阴蒂上。
  “秀夫,好好玩弄这颗小肉粒。”由美焦急地请求道。她虽然表现很很放荡,但心知阴道中根本没有淫水渗出,仍旧是十分干涩。她急得纤腰急摆,蜜穴上下吞没阴茎的同时腰部更是开始画圈似的左右晃动。少年的龟头本就敏感,干涩的蜜穴腔道呈螺旋式摩擦着阴茎棒身,所产生的快感之强根本不是青春少年所能忍受得了的。
  “呃····啊·····”
  秀夫完全迷失在由美高超的性技巧中,随着快感的加剧突然腰眼一麻,双手本能地抱紧了母亲的臀瓣。随着一声悲鸣,少年英俊的面容瞬间变得狰狞,肉棒更是发疯了一般在蜜穴花径内开始了冲刺。
  “秀夫,不要啊。不可以这么快结束的!”察觉到这一状况的由美慌忙停止了腰部的转动。秀夫双手无力地离开由美的臀瓣,拼命地压抑着快感的暴发。
  “秀夫,你一定要忍住啊。冷静下来让妈妈高潮,要不然岳光又要打你了。”由美忧心忡忡地劝道。
  “我知道的,妈妈。我也想,可是····可是我真的忍不了。”秀夫边说边将手伸向两人的交合处,由美见状将腰部抬起。看着阴道口慢慢地将棒身吐出,秀夫对母亲蜜穴的渴望变得更加强烈了。
  “秀夫,想摸妈妈哪里啊?阴蒂是吗?”由美娇羞道。
  “嗯,妈妈,就是那儿。”秀夫热切地肯定道。
  由美闻言将杂乱的阴毛拨开,露出里面粉红的阴蒂,任凭秀夫搓玩敏感的小肉芽。
  “小小的,粉粉的,真是很可爱呢。妈妈····爸爸在世时,应该也很喜欢你这里吧?”秀夫状似天真地问道。
  “秀夫不要再说了,这样的问题太羞人了···”由美羞不可抑地阻止道。正在这时,身下传来秀夫的请求声。
  “妈妈,可以了。让我再兴奋起来吧。”秀夫一边搓玩母亲敏感的阴蒂,一边喘着粗气乞求道。杏吧首发
  “好吧···妈妈明白了。”由美说完后,暂时将性交对象是儿子的想法从脑海中除去。这种念头就像一盆冰水一样每每将她燥热的身体浇得通透。
  由美的性器是数一数二的名器,即便已经为人母多年,但阴道的紧致程度比起二八少女仍不遑多让。但现在,这个身具名品的艳丽妇人却几乎变成了石女一样,完全没有任命性欲可言。在与秀夫交媾的过程中,母子乱伦的羞耻感占据了她的脑海;而在与岳光交合时,心中则充满了对岳光的憎恶和不耻。
  “秀夫,妈妈要动了。”由美说完,上身前倾,沉甸甸的雪臀开始下沉,击打在儿子的小腹上。
  “啊啊····妈妈,秀夫好舒服····”阴茎被母亲滑腻的阴道紧密的包裹着,秀夫舒爽地呻吟道。由美以两人结合处为轴心,上身先是前倾,然后直起,紧接着又向后仰去。
  “秀夫,准备好了,妈妈让你更舒服。”由美赤红着脸说道,随后下定了决心,上身像向仰成了一张弓形,腰部像是石臼一样转动起来。
  “啊妈妈···我受不了了”
  秀夫只感到母亲的蜜穴像是石磨一样不断碾压着自己的勃起,在快感的冲击下,他猛地抓紧母亲的膝盖,一声悲鸣后释放了体内的精华。察觉到秀夫要爆发,由美像条白蛇一样剧烈地扭动起腰部。秀夫射精后,粘稠的精液像是乳白色的米浆一样缓缓地从阴道口流出,由美却已经没有精力在意这些,精疲力尽地瘫伏在儿子胸膛上。
  一旁的岳光把这一切尽收眼底,由美虽然装得很像,但显然没有达到高潮。他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母子,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冷笑道:
  “你们两个是在耍我吗?混帐!”话还没说完,手中竹刀一闪,“啪”地一声狠狠打在由美雪白的玉背上。
  “秀夫,还有你小子。妈的真是个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到那边站着,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岳光眼中凶光闪烁,刀尖指着走廊的木柱厉声道。
  秀夫闻言从地上爬起,忐忑地走向漆黑的柱子,看着岳光从柜橱中取出一条绳索,畏惧岳光的他不敢动弹,任凭这个暴怒和尚将他绑在柱子上。之后更是惨叫着忍受岳光如暴雨般的抽打。岳光打了一阵仍不解气,他那燃烧着怒火的虎眼随后看向了由美的方向。命令道:“由美你来打!”,话毕将竹刀递到了由美的手上。
  由美双手颤抖着握住竹刀的刀柄。白炽灯的灯光下,美艳的妇人赤裸着身体缓缓站了起来,接着慢慢举起手中的竹刀。乌黑的阴毛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着幽光,在雪白大腿的衬托下格外显眼。
  秀夫被岳光绑在柱子上,腹部更是被紧紧地缠了两道绳索。在被岳光一顿暴打后,少年的臀部和背部遍布着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宛若不停蠕动的蚯蚓一般渗人。单薄的脊背上更不时有酒红色的瘀血从斑点状的伤痕中渗出。
  “由美,愣着干什么?快给我打!”岳光愤怒地咆哮道。由美心痛地看了一眼遍体鳞伤的儿子,不情愿地将竹刀打在秀夫的臀瓣上。伴随着秀夫的一声痛呼,少年的臀部又多了一条蠕动的蚯蚓。
  “混帐,下手太轻了!”岳光怒喝道,反手一巴掌扇在由美的俏脸上。
  “你不是人···是个魔鬼···魔鬼···”由美被打得一个趔趄歪向一旁,痛苦地呢喃道。
  “你说什么?魔鬼?哈哈哈,不错,我就是魔鬼。”岳光嚣张地狞笑起来,凶光闪烁的双眼中充斥着嗜虐的快意。他一把将由美扯了过来,粗糙的大手揪住妇人的肥乳,大嘴一张咬在了娇嫩的乳房上。
  “痛啊···不要啊····”由美痛地银牙紧咬,随着岳光松开牙齿,雪白的右乳上留下了一个清晳的暗红色咬痕。在岳光的逼迫下,由美再次举起了竹刀向儿子的身上打去。打了五下后,看着拼命惨叫的儿子,由美再也下不去手。
  目睹秀夫的惨状,由美的母爱在这一刻战胜了恐惧。即便岳光如何惩罚她,她也不想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她手一松,竹刀“咣当”砸落在地板上,随后泣不成声地跪坐在榻榻米上。不觉间,一种悲壮的气氛似乎从这个羸弱的妇人身上溢了出来。岳光静静地看着由美的举动,之后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到被捆着的秀夫身后。
  少年的臀瓣已经被打地鲜血淋淋,没有一块好肉。岳光先是用肥厚的手指撑开秀夫的臀缝,露出里面小巧的肛门,随后将黄油涂抹在他窄小的菊花上。料理完秀夫,岳光转身准冷冷地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由美一眼。随后走过去一把揪住妇人的秀发,将她扯了起来,像对待秀夫一样将黄油抹在妇人的肛门和直肠内。
  “不要,我不要那样···放开我。”由美不住地挣扎道。从岳光的举动中,由美察觉到这个魔鬼的邪恶企图。想到自己和儿子要一起被这个恶魔玩弄,由美只觉得一股刺骨的寒意从肛门直涌向脊柱。
  “跟自己的儿子都做过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去拒绝这个那个的。由美,你那躺在墓地里的死鬼老公要是知道你竟然变成这个样子,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蹦出来。”岳光一边轻松地应付着由美的挣扎,一边鄙视地讥笑道。
  “我是被你*奸才做了那样的事的。”由美急道。
  “不错,你是被我*奸后才变成那样的。”岳光笑着附合道。
  “不是的,我从来没有变过。无论是被你凌辱时,还是跟秀夫做的时候我都没有兴奋过,我一直是四年前的那个由美。”这些话由美一直憋在心里,此刻一口气说完,只觉得心里说不出的畅快。因为心情舒畅,由美的俏脸上浮现出久违的笑容,可当看到岳光看过来的凶狠目光,她的脸色不由一变,不敢对视地低下头去。
  “呵呵由美,我突然发觉更喜欢你了。既然你这么在乎自己的节操,那么我就将你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荡妇。”岳光说完又是一口狠狠地咬在由美的乳房上,接着不理会妇人的哀嚎,淫笑着走到橱柜边,从里面取出一个性具。这是一个天狗面孔的彩色面具,面具上系着数条绑带。狰狞的天狗面具上,朱红色的桃木鼻子被雕成了男性阳具的模样,看上去足有三十公分长。
  岳光嘿嘿淫笑着将面具绑在由美的私处,美妇人酥胸裸露,在岳光的摆布下胯间被装上了人造的阳具。之后更被岳光逼迫着用这根阳具插入儿子窄小的后庭。由美无论如何求情,岳光都不为所动。明白哀求对这个恶魔无用的事实后,由美愧疚地看向了秀夫。
  秀夫被结结实实地绑在柱子上,绝望似的一动不动。满是伤痕的屁股上,涂满了黄油的肛门油光发亮。天狗鼻子前端做工精致,与阳具的龟头一般无二。由美扶着天狗鼻子的茎干,腰部前倾,龟头似的鼻尖抵在了秀夫小巧的屁眼上。
  “忍着啊,秀夫。”由美提前提醒道,随后腰部缓缓向前挺动。
  “啊···妈妈····痛死了···。”秀夫痛苦地呻吟道。随着异物插入肛门,少年开始拼命地反抗起来。腹部绳索间的皮肉因为强烈的挣扎而扭曲变形。
  “呜呜·····妈妈快停下,屁眼要裂开了。”秀夫痛的死去活来。肛门肌因为痛苦而剧烈的收缩,由此产生的阻力通过天狗面具清晰地传到由美私处上。
  “秀夫听话,马上就好了。”由美再不迟疑,腰部再次发力,天狗鼻子逐渐深入秀夫的肛门内。在某一瞬间,由美突然有一种男性破处时的快感。可还没等她弄明白,内心就被一种无法言喻的羞耻感所充斥,不由得急道:
  “啊岳光···你干什么?···不要···求你饶了我。”原来岳光看得欲火升腾,在由美走神时,一把抱住她的后腰,从后面强行进入了她的身体。后庭被火热而坚硬的肉棒突然间贯穿,由美痛得只觉得整个臀部都要被撕裂似的。伴随着岳光的再一次插入,粗壮的肉棒似乎穿过直肠直接捅到了肠胃里。
  “好爽啊,由美。你的屁眼真是男人的消魂窟啊。”岳光双手抓住由美的双肩,享受着妇人直肠紧密包裹住肉棒的快感,满意地称赞道。由美强忍着痛楚,不得不将丰臀向后撅起,迎合着岳光的抽插。她的双手因为弯腰而离开了秀夫的肩膀,当右手滑下时碰到了儿子的阴茎,却惊觉秀夫的肉棒竟是异常的坚挺火热。
  岳光在由美屁眼里疯狂抽插了一阵,随后将阳具拨出。他当然不是到了爆发的时刻,而是转移了目标。这个大汉扶着肉棒向前一步,“噗嗞”一声又将硕大的肉棒插入秀夫紧致的肛门中。与此同时,粗糙的手掌握住少年的阳具快速地撸起来。杏吧首发
  不久,秀夫悲鸣一声,面朝木桩射出了精液。粘稠的精液像是白色的眼泪一样从木桩上慢慢地滴落。岳光见状推开射精后的秀夫,再次抱住由美肥硕的屁股用力肏了起来。
  “呜呜呜···岳光求求你别这么粗暴、痛死了····屁股受不了了····要裂开了····”万籁俱寂的荒野中原本只有蝈蝈和夜鸮的叫声,此时却传来妇人渐次微弱的呻吟声······
        【未完待续】
         字数5968
       注:畳为日本的面积单位,一畳大约为1.65平方米,卧室一般为八畳。
  天狗为日本神话中极为恐怖的怪物。天狗脸是大红色,有着高高的鼻子,有点像长臂猿,身材十分高大,穿着僧服。他们住在深山之中,具有神力和超能力,具有让人类感到恐怖的力量。天狗背后有一双翅膀,可以自由地翱翔于天空中、具有将人类撕成碎片的力气,下图为天狗的图片仅供参考:
来自群组: 【书吧原创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