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连载  »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之小秋的回归】【第十八章 吵架吵不过小秋】【作者:洗澡水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之小秋的回归】【第十八章 吵架吵不过小秋】【作者:洗澡水2】

本帖最后由 lai52401 于 2017-11-18 02:43 编辑

      【绝配娇妻小秋】【第二部之小秋的回归】【第十七章 禁忌游戏的两种极端面】【作者:洗澡水2】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杏吧论坛--原创作者:洗澡水2

  第十八章 吵架吵不过小秋

  一听小秋出事了,我头都大了,也本能的慌张了,但是我却并没有自乱阵脚,相反“镇定自若”地,稍微离莫芬远了点,然后压低声音故作镇定地问道:“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情?”

  “礼拜天还不在家呆着,你去哪了啊?小秋锯柴火,把手锯了…”。杏吧首发

  一听,堂嫂说,小秋仅仅是把手锯到了,我倒安心了不少,毕竟,只要小秋不死不残,在当时的我看来,那都不叫事。

  所以,我还是淡淡地说道:“哦,知道了,我现在就回来…”。

  但是,堂嫂明显对我的态度不满意不悦地说道:“好啦,你现在马上回来…”。

  一听堂嫂这么说,我知道想继续安心看电影,肯定没机会了,所以,我便跟莫芬打了个招呼,先回家了。

  回到家里,堂嫂正在帮忙打开水,大伯都在帮忙锯柴火,小秋则坐在一旁,抱着小宝,手还被包扎了起来。

  虽然,我知道搞不好要挨训,但还是必须走过去。果然,一过去,大伯就说:“小浩啊,你这孩子,锯柴火也让小夏一个女人家锯啊?”杏吧首发

  堂嫂到没说什么,只是不满地看了看我,这时小秋连忙说道:“不是啦,志浩他白天去忙工作上面的事情去了,本来准备帮忙锯柴火的,没想到回来晚了,而我又不小心锯到手了…”。

  小秋说得,还真是实话,我就怕别人说我一点不帮小秋,特意准备礼拜天晚上帮她锯柴火,可是刚巧被莫芬拖住了,所以我尴尬地也解释道:“是啊,本来打算忙完了,回来的,可临时弄的太晚,唉,让大伯操心了…”。

  大伯一听我这么说,好像还似信非信,慢悠悠说道:“哦,一家人嘛,帮点小忙倒没什么,你只要安分点过日子就行了,我看你俩个礼拜天都不在家了,工作有那么忙啊?”

  大伯说话的语气虽然不重,但是感觉明显有点怀疑指责的味道,我心想,真郁闷,我俩个礼拜天不在家,他们都注意到了,怪不得说远亲不如近邻,这大伯,又是亲戚,又在我家隔壁,管的真多,不过也没办法,谁叫他是长辈呢,不过就在我焦头烂额时,小秋又说道:“大伯啊,上半年志浩工作是比较忙,公司新员工来的比较多嘛。估计,过段时间,就不会这么忙了…”。

  小秋的话,大伯还是比较信的,所以大伯在那有点将信将疑地嘀咕道:“哦,原来这样啊…!”

  我见状,赶紧趁机说道:“来,大伯你休息一下,我来锯…”。

  大伯,可能年纪大了,拍了拍手跟衣服上面的灰,锤了一下背就让开了,但是边走还边说道:“今晚,我看小夏这手烧饭也不行了,你们去我家吃一点…”。

  我怕去大伯家吃饭,又要挨训,所以有点愁眉苦脸,这时小秋又说道:“大伯没事的,这点小伤不碍事,现在志浩回来了,让他看超市,我去烧饭…”。

  这时堂嫂不乐意了,在那说道:“咦,弟妹这么见外,我们老到你家吃饭?你们就不能去我们家吃一顿?”

  小秋被堂嫂说得结结巴巴,吱唔了半天才说道:“唉。那好吧…”。

  但是,到大伯家吃饭时,跟我想的还不太一样,大伯大妈也没说我什么,只是客气地说什么:“小夏,不要客气,以后一个人忙不过来,喊大伯大妈一声,我们在家闲着也没事…”。

  我跟下班风尘仆仆归来的堂哥,还有大伯,三个人也喝了几杯酒,堂嫂则跟小秋俩个交头接耳,也不知道谈什么。而小宝跟小杰俩个孩子,边看电视边叽叽喳喳闹着。

  说实话,这种亲朋满堂合家欢的热闹气氛,还是挺不错的。所以,晚上回到家里,我也懒得指责小秋坏了我的“约会”,但是也没问小秋的伤势,心想二者互相抵消吧。

  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小秋居然跟我坦白从宽了,说什么:“老公,对不起,手是我故意弄伤的,我看你快6点了还不回来,我怕你跟莫芬开房,毕竟这年头这么开放,所以我很担心,但是又不敢直接打电话让你回来,因为答应过你,这一年不能管你的私事的,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让你回来…”。

  虽然跟小秋谈好了分居一年,但是跟莫芬约会,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我也不好指责小秋,只是淡淡说道:“你想多了,只是跟莫芬吃了个饭而已…”。

  小秋当然不信,所以小声嘀咕了一句:“吃饭吃了一天啊?好久哦…”。

  “那就吃了二顿饭呗…”我滑稽诙谐地解释着。

  但是我这个回答,让小秋哭笑不得,小秋也似笑非笑地苦笑道:“哦,还是回家吃饭呗,你看,一家人多热闹…”。

  一提到一家人,其乐融融,就让我气不打一处来,我一直不想步父亲的后尘,把家弄得四分五裂,但是现在也一样,所以我气不打一处来,愤愤地说道:“以前,我们家里不热闹吗?俩个男的都宠你,是你自己玩砸了,日志,不写,也不告诉我你内心的想法,你早写怎么会弄成这样?”

  小秋被我训得又两眼汪汪,眨巴眨巴眼睛望着我,深呼了一口气才说道:“老公,我写了啊,你出差时,我跟爸玩的那么淫荡,我故意让你看的,可是你自己接受不了这样淫荡的游戏,然后又自己一个人生闷气,是我猜透了你的心情,所以才主动晚上不在爸房间过夜的,我虽然也有所隐瞒,但是你也不愿意跟我沟通啊,也是从那时起,我日志才没写了,我怕写了你又生气…”。

  小秋的伶牙俐齿,让我很恼火,我想了下说道:“你写了?你写了什么?你有没有写爸让你帮他口?”

  小秋咽了咽喉咙,哀伤地说道:“有些东西,太难为情了,我是不好意思告诉你,可你仔细想想,每次你逼我的时候,我都对你坦白了,被爸脱光,第一次主动跟爸接吻,我写给你看了;跟爸喝醉了,在爹地面前做了,我也告诉你我帮爸打手枪了;穿情趣护士服,我也告诉过你的;生日那天,虽然吃药时帮爸口了,可你逼问我的时候,我也回答你了,也没撒谎啊,连吞没吞,我都默认了,如果我诚心撒谎,我肯定死活说没吞;你出差时,玩的那么疯,事后不但写给你看了,还有视频;后来,你让我跟爸复合,是你让我跟爸玩的开心点,当你问我时,我也主动告诉你爸插着我睡觉,我还要给他洗床单,然后,我特意重现了那晚的过程,为了就是让你开心喜欢,可是我的付出,并没有得到你的回应啊?我哪次没告诉你?可以虽然有所隐瞒,但是,我却从未在你面前撒过谎,只要你问我,我基本上都如实交代了,而之所以偶尔有所隐瞒,那也是跟你生闷气一个道理啊,你生闷气,不也不想问我吗,我隐瞒了一点,也是觉得不好意思告诉你呀。但是,现在我懂了,我以后什么都告诉你,你让我改正都不行吗?我也是第一次跟你玩这个游戏,我错了,你就不让我改了吗?唉,好烦。你怎么样才肯原谅我,我都这样求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嘛?”

  一跟小秋吵架,小秋就说得头头是道,这让我很奇怪,为啥感觉突然说不过小秋了呢,我看了看小秋想了会说道:“是吗?就算你前面说得是真的,但是后来呢?陪爸去车库做,大年三十还要陪爸,情人节还去,你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不是舒服过了头?”

  小秋流出了眼泪,边哭边说道:“对,是舒服过了头,可是,我也有苦衷啊,你三番两头鼓励我,让我玩的开心点,我想想也是,既然老公不喜欢太淫荡,三人行老公都不喜欢,而且小宝也大了,这种生活早晚要断,我就想着,最后一个月,由着爸一点,自己也好好享受一下,什么都陪爸玩了,以后他就不会整天到晚胡思乱想,而我也舒服过了,不需要再跟别的男人玩游戏,爸可以安心跟老伴过日子了,而我也可以安心陪老公过日子生孩子,那时候想着,施阿姨过来了,我也跟老公生了孩子,一家人和和睦睦,真的觉得我这方法挺完美的。至于后来我不敢告诉你过程,就是怕你觉得太淫荡,到时又不开心,我这不是为了这个游戏完美的结局,自作聪明了吗,我以为我可以让爸满意,又不会惹老公不生气,我自以为可以把俩个男人都哄好。但是你永远都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你早说不开心,我除非脑子短路了,不然我就是得罪爸,我也不敢惹你生气,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除非我脑残,我才会选择爸而不选择你,但是,你什么都不告诉我,反而偷偷装了监控,我虽然欺骗你了,可是本心也是好的啊,我真的是为了家庭和谐,为了这个游戏可以完美的结束,当然了,我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对你有所隐瞒,可是我还是那句话,你让我改还不行吗…?”。

  小秋的口若悬河,让我真的明白了,什么叫做你说一句,她说十句。最要命的是,道理说了一大堆,最后却还是认错苦苦求饶,让我真的说不过她。

  我在那有点无言以对,找不出词跟句子反驳小秋。感觉越说下去,越让我糊涂了,怪不得有句话叫做,清官难断家务事。两口子的事情,真的是剪不断理还乱,我以为小秋走心了,被爸调教得言听计从了,但是在小秋看来,她只是用心良苦想让这个游戏完美谢幕。

  但是,一想到小秋在父亲跨下欲仙欲死承欢的样子,我就真的很不是滋味,感觉小秋绝对被父亲干服了。但是此时小秋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在那又说道:“当然了,最后一个月,反正今晚谈了这么多了,我就什么都不想隐瞒老公,最后一个月,不但爸挺享受的,我更享受,可以说,那种肉体加禁忌的偷情快感,以后谁也不可能给我带来那么多快感了,说真的,可以说,是人生中最舒服最刺激的一段经历了,但是,我还是以前那句话,不管快感多强烈,但我知道,这是老公给我带来的,只要老公不同意,不开心,我就会毫不犹豫地停止。不是说我多么伟大,只是大多数女人都会这样做,我不知道你们男人怎么想的,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单纯的为了快感,会抛弃相亲相爱的丈夫,你们这是吃醋吃过了头,太没自信了,快感对于女人来说,真没那么重要,最重要的还是俩个人相亲相爱。当然,不是说,快感一点不重要,如果,你问我以后想不想念这种高潮,那我也老实说,如果突然断了,肯定会想,但是现在不会想了,因为跟爸什么都玩过了,而且跟他单独生活了几天,感觉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没有老公的关爱,爸连棋子都不如,而且,大多数女人,没玩过这么刺激的禁忌游戏,不也跟老公相亲相爱生活吗?所以快感真的不重要,女人永远不会被快感征服,尤其我那么爱老公,又怎么可能为了爸惹老公生气呢?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你装了监控,我以为熬过一个月,施阿姨住过来了,我跟老公又会跟以前那样恩爱腻歪。只是,只是,我想的太天真了。”。

  看着小秋那样子,又想到小秋在床上把父亲哄得乐开花的样子,突然感觉,小秋哄男人的本事真高,我真的一句话都不知道如何反驳。

  但是,转念一想,又很恶心,小秋怎么可以哄父亲呢,小秋只能讨好我一个人,怎么可以讨好别人呢?但是再转念一想,觉得自己也很恶心,我真有点小鸡小肠了,就像昨晚小秋说得一样,她出门时,父亲例行说句话,我都觉得不对,我居然不让小秋跟父亲说话,我真的很感慨,感觉这个游戏,让我从最看得开人,变成了最爱吃醋的人。仔细想想也是,因为游戏是我发起的,如果我不让小秋跟父亲有一丁点的互动,无外乎让小秋送给父亲奸尸。杏吧首发

  就在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小秋叹了口说道:“唉,说了这么多,也不是我在狡辩,我既然选择回来了,要杀要剐随便你,就跟电影里说得一样,活着是你的人,死了是你的鬼,随便你怎么待我,反正我会哄你一年的,到时你还是不要我,我也没办法了…”。

  说完小秋,拖着她那受伤的脚,还有她那缠着纱布的手,又跑到电脑前开始写日记去了。

  我看小秋那样子也挺搞笑的,虽然回来我没打过她,可是已经弄得遍体鳞伤了。

  而因为,时间还早,不可能那么快睡觉,所以,我也打开了小秋下午发过来的日记。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3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