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淫色人妻  »  【儿子的命令】【作者:不详】【完】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儿子的命令】【作者:不详】【完】

  第一章

  拥有能够操控他人的力量,真是一大美事,所以只要逮到机会,我就拼命地用。

  我称这种力量叫『推力』;因为我能把自己的愿望推进一般人的心里,看他们无助地执行我的每个幻想。

  现在,我十四岁,但早在我十岁时,就发现自己有这种控制人们的超能力。

  妈妈是这份超能力的第一个成人实验体。

  我妈妈叫做蕊丝,是个对自己工作感到自豪的职业妇女;爸爸的名字是汤姆,在我四岁那年死於车祸。

  起初,我并不太清楚如何使用这种力量,把力量用在一些很驴的事情上,像是让妈妈像僵屍一样在屋里走来走去,帮我递上可乐、汉堡之类的垃圾食物。

  假如电视广告演出了某个新鲜玩意儿,我就让妈妈去买回来,而她总是非常高兴地照作了。

  尽管那还是个不懂性为何物的年纪,我仍喜欢让妈妈光着身子,在屋里到处走。

  这证明我从许久之前,就开始享受这种有趣的生活了。

  通常,我是第一个从学校到家的,一面开门,一面叫唤。

  「妈咪,我回来了。把你的衣服脱光,给我拿瓶可乐来,我会在书房里看电视。」然後,在心里将这命令发射出去。

  大概在一两分钟後,一丝不挂的妈妈会进到房里,手里拿着杯满满的可口可乐。

  「谢谢妈咪。」我道:「你能不能把这间房清理乾净呢,到处都是灰尘,好脏喔!」「但…但是,贝尼,妈咪才刚清过这间房啊,这里应该已经很乾净了。」「看这里,妈咪,我想你了解我在说什麽了。」「喔!对不起,这里真的是很脏,为什麽我刚才会没看到呢?好的,妈咪会做好她最爱儿子的要求。」妈妈弯下腰,努力地打扫起来。

  而我则在她身後,观赏那雪嫩的隆臀、幼腰,随着一下一下动作,绽放出曼妙体态。

  很快地,我感到厌烦,开始转看卡通节目,或是一些其他的。

  当弟弟妹妹先後放学回家,他们很奇怪地问妈妈,为什麽她不穿衣服?

  妈妈则会告诉他们,「因为妈咪最爱的儿子,不喜欢妈咪穿衣服」,说得就像是某些孩子天经地义的要求。

  一段时间後,弟弟提米和妹妹美儿,也都接受妈妈裸体的事实,把这当作正常事。

  唔!我想我对这双弟妹有些嫉妒。

  他们是双胞胎,比我小上四岁,所以,当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力量,那时我十岁,而这对双胞胎是六岁。

  在他们出生前,我是得尽一切的独生子,为此,我痛恨他们。

  我不喜欢和人分享任何东西,特别是妈妈的宠爱。

  为了这个理由,我常令妈妈反覆告诉弟妹,我才是妈妈的最爱,她不可能再给他们相同程度的爱。

  当他们之中的某一个,或是两个都哭起来,我就在心里开怀大笑。

  好几次,我想运用超能力能,让这一对贱种自我了断,但想归想,始终是没有实行──目前还不需要。

  现在,我仅是把他们当作最喜欢的玩具,玩起他们真是太有趣了。

  从我拥有力量的那刻起,我痛恨弟弟提米,因为他是个超级讨厌鬼。

  提米总是跑到妈妈面前,哭诉我怎麽欺负他,跟着,妈妈就会进到我房间,抽出皮带,要我一顿痛打。

  不用说,妈妈最後并没有能打到我,反而转出门去,狠狠痛揍告状者。

  有时候,尽管提米没有告状,我还是让她这麽做。

  在我使用这力量几天後,提米跑去找妈妈哭诉,说我又打了他。

  就像平常一样,妈妈很快地抽起皮带,进入我房间。同时,她命令我像往常那样褪下裤子,弯下腰来,手抓住脚踝,翘高屁股。

  我心里暗暗好笑,用超能力影响她的脑袋。

  「我想这样不好喔,妈咪!还是由你自己来嚐嚐这滋味吧,唔,你喜欢自己屁股看起来像苹果一样鲜红美丽吗?」「当然,我的乖儿子,不管你要的是什麽,妈咪都会照作的。」「那麽,你愿意让我打你屁股吗?你会衷心对以前打我而感到忏悔,愿意用身体来表示悔意吗?。」「喔!贝尼,妈咪对不起你,你是这麽乖的一个好男孩,妈咪以前不该打你,你愿意原谅妈咪吗?请打妈咪的屁股吧,贝尼。那是我应得的。」「没问题,妈咪,但我想在全家人面前惩罚你,然後,他们一面看,我要你哀求我用力打你,并且祈求我的宽恕…让他们看看你有多爱我。」「不管你要的是什麽,贝尼,妈咪都会照你意思的。」「跟我来吧,妈咪。」我们离开我房间,来到客厅,跟着,我用可以让全家人听到的声音大喊,「嘿!大家,我们要开个家庭会议!」不久,提米和美儿从他们的房里先後走出,提米仍是通红着双眼,这种窝囊的样子让我看了就火大;美儿一定正在玩换衣游戏,因为她手里拽了个半裸的洋娃娃。

  我让他们一排站好。

  「妈咪,你不是有话要对大家说吗?」

  「是的!我们家很幸运,能有贝尼这样优秀的孩子,妈咪很後悔以前居然对他那麽坏。就像你们知道的那样,贝尼是每个父母都希望拥有的好孩子。而我居然打他、虐待他…」说着,妈妈转向我道:「贝尼,妈咪很抱歉这样对你,我真是头笨驴,应该被好好打一顿屁股,如果你肯处罚妈咪,我心里会好过一点。所以拜托你,请你动手惩罚这个坏妈咪好吗?」「好吧!妈咪,既然你那麽有诚意,我就打你一顿屁股吧!」我暗自窃笑,厉声道:「脱下你的裤子,弯下腰来,两手抓住脚踝。」我注意到妈妈的脸上有一丝混乱,之後,她点点头,把裤子和内裤褪下,弯腰抓住脚踝。

  「妈咪好爱好爱你,贝尼,好後悔曾经打过你,请你用力惩罚这个失职的母亲吧!妈咪答应以後再也不打你了。」站在後面,我执起皮带,看着妈妈肥嫩的大白屁股,兴奋得颤抖。

  这并不是性兴奋,而是看见一位母亲在全家人面前受辱所激起的兴奋。这个身为一家之主的女性,正弯下腰,要求我鞭笞她的大屁股。

  我提起手臂,迅速地往下挥击,让赤红色鞭痕出现在雪白双丘。妈妈身上每一处肌肉刹时紧绷,唇间逸出一声可闻的痛楚呻吟。

  「谢谢你,贝尼。请再打我吧,妈咪需要被惩罚,请打妈咪的屁股。」旁边的两个小鬼看得都呆了,他们也都有被妈妈痛揍的经验,此刻,看着妈妈被我处罚,眼中都流露出又惊又羡的神情。

  再一次地,皮带又用力地打在妈妈裸臀上。

  「谢谢你!妈妈爱你,贝尼。请更用力地处罚我,请你原谅我。」我整整打了半个小时,直到皮带上开始沾染血渍,这才罢手。妈妈仍然在哀求我打她,但却已忍不住痛苦地啜泣。

  最後,我感到处罚已经足够,收起皮带,允许她穿上裤子。在这之後的几天,妈妈没有重提这件事,但我注意到,她再没有坐下过。

  当对妈妈的处置完毕,我将自己的愤怒转到弟弟身上。提米似乎对妈妈的受惩感到好奇,却没有想到那就是他悲惨遭遇展开前的甜点。

  我死死地盯着他,嘴边开始微笑,提米明显地给吓坏了。

  「好吧!娘娘腔,既然你那麽喜欢向大人哭诉,你这没屌的家伙可能真的是个女孩,我就满足你吧。」老实说,我此刻真是非常生气,花了些时间思考,脑里逐渐有个计划形成。

  我知道,自己要对提米施以一个长时间的延续命令,让他长时间地延续这痛苦。如果要这麽做,当我控制他的行为时,就必须保持他的原本个性不动,这样才有乐趣。

  唔!我以前从未有过类似的嚐试。

  「提米,从此刻起,你要去装做一个女孩,你的打扮、说话、吃饭都要像女孩子,在任何一方面的举止全是。你会去观察其他小女孩的举止动作,忠实地模仿她们。对自己来说,你永远都还是提米,但假如有任何人问起你的名字,你就叫汀娜。」「你并不喜欢被当成女孩子,事实上,这非常地羞耻,但你永远没办法告诉别人,提米其实是个男生。提米将被深埋,以後,当你的朋友们玩球或是弹珠,你会想要加入他们,但心里马上就会拒绝,好女孩是不可以做这些粗鲁动作的!」当这些命令输进提米的脑里,他脸上出现了一个极度恐怖的表情,脑袋明白了我命令的意义,而他的意识再也不能反抗。

  「嘿!小妞,你叫什麽名字?」我笑着问道。

  「汀娜。」提米痛苦地答着。

  我观察了一下,这小子在外表上仍有可能有些破绽,让人发现他的真实身分,针对这点,我必须做点准备。

  「提米,你将不会有企图告诉别人自己男孩身份的念头,你不会使用手语、脸部表情或任何身体语言,表示你其实是个男孩。即使心里永远地羞耻与痛苦,你也会露出高兴和愉悦的表情。」命令一下,提米的表情软化,一个满足的微笑出现在脸上。

  接着,我问些别的问题,来测试命令的执行程度。

  「汀娜,我打赌,你一定很希望和妈咪去买些漂亮衣服穿,对不对?」「是的,我很需要换些新衣服去上学,我等不及了,我想要买些和美儿一样的衣服去上学,就像双胞胎一样。」「好主意,我想美儿会喜欢的。」提米,不,汀娜,已经成功地变成了我的新姊妹,但我现在必须要调整一下其他的家人来配合。

  「妈咪,你从没生过一个叫提米的儿子。你和爸爸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我,另外就是双胞胎女儿,美儿、汀娜。所以无论如何,你总是把汀娜当作你可爱的小女儿。」妈妈简单地点了头。

  然後我转向美儿,「美儿,这是你的孪生姊姊,汀娜。你会教导姊姊有关於一个女孩的一切,把她介绍给你的朋友们,让她参与你们的一切活动。现在,告诉你姊姊你有多爱她,给她一个吻吧!」当我这麽说的时候,美儿凑到汀娜脸畔,在她颊上轻轻一吻。

  哈!这是我第一次以力量强奸某人的心灵。

  想到弟弟提米从此被困在汀娜的体内,无法挣脱,让我兴奋得居然勃起了。

  往後,她不但要做出许多努力,让别人相信她是女孩,在这麽做的时候,心里还会感到无尽的羞耻和困窘。

  更有甚者,在这层悲惨的心境上,她却要表现出一副快乐的外表。

  上帝啊,能使用这种力量真是好!

  第二章

  隔年,当我进入生命中第十一个寒署,身体开始进入青春期,声音改变,也开始对女孩子产生兴趣。

  我感谢上帝赐我一个美丽的母亲,不断地问她有关於性的各种问题。

  自己的能力也大幅度增进,在控制家人行动的手腕上,更远比以前成熟了。

  我学习到,别把她们变成傀儡玩偶,如果能维持住她们的道德和价值观,操控起来更有趣。而让她们做一些心里明知道是错的事,则会更增加她们的羞惭。

  某天,当我找寻一副双筒望远镜时,无意发现有本色情杂志被收在妈妈柜子里。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东西。

  里面的女人除了帮男人口交之外,更用到每一个想像中的体位在性交。

  我起抓杂志,立刻跑到厨房去找妈妈。

  她正在准备晚餐,就像平常一样,身上仅穿了一件白色的短围裙。

  「嘿!妈,看我找到了什麽。」随着年纪增长,我厌恶妈咪这『幼稚』的叫法。

  看到我手里的书,妈妈似乎很惊讶。「喔!儿子,快把这东西放回去,你年纪还太小,不能看这麽下流的东西。」「为什麽呢?妈,这些女人不过是光着屁股,而你不也是整天光着屁股在我面前晃吗?比较起来,你还比这些女人美丽得多了。」当我这麽说的时候,我注意到,妈妈面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

  「有什麽不对吗,妈,既然你可以光溜溜地让我看,为什麽我不能看这些图片呢?」妈妈想了想,迅速地给了答案。

  「用艺术眼光去欣赏裸体的美丽是一回事,用享受的心态去看那些堕落的性交图又是另一回事。而且,假如我有决定权,我会穿上衣服--然而,你拒绝让我穿衣服。」我坐上厨房桌子,开始翻阅杂志。

  「妈,你看这个。」

  妈妈停止动作,把身体凑近我身边。我逮住机会,伸手抚弄她的胸部,这动作让妈妈泛起怒容,但我的控制力,却让她无法反抗我的动作。

  「妈,图片里这女的在干嘛啊?」

  「她在为她的男人口交。」妈妈冷淡而嫌恶地答覆。

  我摇摇头,「妈,以後当有人问你任何关於性的问题,我希望你用最粗俗的市井脏话来回答。了解吗?」「了解。」「现在,告诉我,图片里的这女人在做什麽?」妈妈犹豫了一会儿,试着不让那些字眼说出口,但最後仍是失败。

  「舔那男人的大鸡巴,贝尼。她在帮那男的吹喇叭。」我笑了起来,「哦!这倒有趣,老实回答我,妈,你曾经帮人吹喇叭吗?」「有,你爸爸生前喜欢要我帮他吹,但我很不喜欢,这种事好野蛮…肮脏。」「那…你曾经舔过任何其他人的吗?」「请别问我这个问题,贝尼,拜托你。」

  我对妈妈的反应大感有趣,「不行,我已经问了,你必须老实回答,到底有没有?」妈妈在一阵迟疑後,低声道:「贝尼,当妈妈在你这年纪的时候,我叔叔戴尔带他家人到我们家玩一个礼拜。第一天晚上,当我在床上睡觉时,我听到房间门打开又关上。结果,戴尔叔叔赤裸裸地站在我床边…」「啊!」我大感吃惊,没想到会听着这麽件事。

  「哦!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男人的鸡巴,而且还勃起得好大,他硬把那根东西塞进我嘴里,逼我用嘴去舔,直到他射出来。」妈妈用手摀着脸,哀声道:「後来,他还威胁我,假如事情走漏,他会杀了我,而我相信他。那一个礼拜,他每天晚上都来,把精液射在我嘴里,然後我就哭着跑进浴室呕吐。这件事我从没告诉过任何人。」看得出来,这件事对妈妈伤害很深,不过真遗憾,我似乎并没有同感,「呵呵,妈,这故事听起来很诱人啊。」「儿子,对一个儿童的性侵害一点都不诱人。」妈妈似乎生气我的反应,只是不敢直说。

  「是吗?也许吧!」我耸耸肩,继续翻阅,「嘿!你瞧瞧这图片…这男的把精液全喷在女人脸上,看,它甚至还从嘴角滴下来。」「那真恶心!」「会吗?妈妈,我想那感觉一定很爽,咦,怎麽这张图里的女人给干得像狗一样呢?」我指着图片里伏趴地上,以狗交姿势性交的女人,对妈妈道:「你喜欢这种姿势吗?」「不,我一点都不喜欢。」妈妈两颊飞红,「这样好丢脸。」「你再看看这一边,妈,这女孩的表情多麽陶醉,她好像很喜欢呢,不是吗?」我笑道:「想像一下,你像狗一样给人干的样子,妈妈…当一个大鸡巴塞进你肥骚穴时候的感觉,那样会不会很过瘾呢?」我给她一段空隙去思考这念头,而在妈妈回答之前,我将超能力送进妈妈脑里,她立刻闭上眼睛,浑身战栗,两手扶趴在桌上,用来支撑不稳的身体。

  我想她一定担心自己会没力地跌进椅子。

  「我想你一定也觉得那样很好,妈。你喜欢用那种姿势性交吗?」我没有停止运力,所以妈妈仍是不停地打颤,她张开嘴想回答,但逸出唇边的仅有喜悦地呻吟。

  终於,她努力地去拼揍字汇,发出声音,「也许…这…啊…将不会…哦!上帝…我到底怎麽了?…也许它不会太糟…干!」看到这情况,我故意轻描淡写道:「你再看看这张口交图,看仔细一点,妈。」妈妈无奈地睁开眼睛,开服从我的命令,但在她睁眼的刹那,我又将另一道催情讯息送进她脑里。

  「嘻嘻,妈,这图片是不是让你很兴奋呢?想不想也像她一样,吸一吸勃起的大鸡巴呢?」妈妈的手离开了桌子,慢慢地伸到腿间,将两根手指放入蜜穴摩擦,另一只手则按放在右边乳房,开始用力地挤压。

  「啊…喔…我已经…喔,神啊!…我已经告诉你…你到底在对我做什麽?我感觉好好…我不喜欢吸取你的鸡巴…它好肮脏的。」她回答着,身体不断地发抖、摇晃,而手指的爱抚动作也更剧烈。

  我靠近过去,将嘴唇贴在妈妈耳边,让她能感受到灼热的气息,吹拂在她颈子上。

  「妈,我要你重温一下你戴尔叔叔的回忆,还记不记得他是怎麽把阴茎放进你嘴里呢?你非常地喜欢那种感觉,当他逼你吹喇叭的时候,你觉得那感觉非常地刺激,对不对?」「嗯…呃…我爱帮他吹喇叭…我喜欢吸大大…粗粗的…喔!神啊…肮脏的阴茎…我觉得好肮脏,因为我是那麽的喜欢它。」「他射精在你嘴里时,你真的想吐吗?」「是的…嗯…那东西让我的胃好恶心…第一次的时候,我几乎以为他尿在我嘴里。」「妈,听我说。」我笑道:「我要你记住精液的口感,牢记它的浓稠味道,记下来了吗?」「我…记好了!」「做得好,因为从今天起,精液将成为这世上你最喜欢吃的东西,因为爱死了那种味道,你甚至不想吃其他食物,所以,你会非常地渴望精液,但又总是吃不饱。」想了想,我再补充道:「而最後,妈,就像你记忆中的味道,我的精液比任何男人要好吃十倍。」「喔…我爱精液…干…我爱吃精液;因为它好好吃…上帝,我快要高潮了…又粘又咸的热精液…滑滑的最新鲜…好吃。」到了这地步,剩下来的就容易了,我随手拉开裤子拉链,掏出早已硬挺的阴茎,在妈妈口鼻间晃动。

  妈妈立刻滑下椅子,跪在我两腿间,一口就将阴茎含住。

  看着妈妈在我胯间摇头晃脑,感受她的嘴唇、舌头上上下下地刺激阴茎,这感觉还真是不坏。

  在此同时,妈妈的手指仍在不断抠挖下身,三根手指飞快地在蜜穴里进出。

  「很不错,妈,你是个称职的喇叭手。」

  妈妈因为我的话羞红了脸,低声呻吟,但却无法让阴茎离开嘴巴,不顾一切地想从阴茎里吸出美味精液。

  「你知道吗?妈,假如你也舔舔睾丸的话,我应该会快点射精的,那样会更舒服唷!」话才刚说完,刹那间,一条温莹滑腻的小舌,卷上了两颗卵蛋,突然的刺激,我几乎舒服的大叫起来。

  「唔,再说些下流话来助兴吧,妈妈,我从来没看过你扮妓女的淫浪模样,现在学两声来听听。」「请给妈咪你的精液,贝尼。妈咪想要快想疯了…喔…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呜…呜…请射精在妈咪的淫荡小嘴里,让她喝你浓浓的蜜浆。」妈妈星眸半张,双颊酡红,「用妈咪嘴巴好好来服侍你的阴茎,喔,贝尼的睾丸好香甜,已经为妈咪装满精液了。把你的精液射满我喉咙吧!」我再也站不住脚,一松懈,将充满年轻生命力的精液,全对着亲生母亲的脸喷射出去。

  当第一滴精液溢出龟头,妈妈马上用嘴唇封住阴茎,环绕着吸吮,尽她所能地吞咽。

  同时,我再送了一道更强的催情指令进入她脑部。

  妈妈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呻吟,眼睛紧紧地闭起,四根手指用力地插进蜜穴,拼命深入。

  虽然她尽了所有努力,想吞下我所有的精液,但还是有些精液溢出她的嘴角并顺着脸颊,积在下巴,有一些往下滴落至地板。

  看着妈妈在我两腿间失神,脸颊、鼻子和额头上溅满精液,一道白线从嘴角画下,这模样真是性感。

  当我自高潮退下,同时也解除了施放在妈妈身上的催情指令。

  她已经筋疲力尽,但看起来很是有一股荡人风韵,让人慾念大动,即使阴茎已经软化,她仍将之放在嘴里,连续吸吮。

  终於,她确定已经吸尽所有汁液,便开始用手指把脸上残余的精液一一沾下,放进嘴里品嚐。

  「非常地谢谢你,甜心,你给了妈咪她最喜欢的东西…」突然,妈妈停止说话,一个骇然欲绝的表情出现在脸上。

  「但是,你是我儿子…我们怎麽能做这种事,那是不对的!可是…你嚐起来又那麽好吃,我控制不住自己…」跟着她掩面哭道:「乱伦是主的重罪,它是错的,我们都会下地狱的。」很显然地,妈妈的道德意识与肉体慾望,在此刻发生了激烈冲突。

  此时,我不觉得自己该做些什麽,因为我相信…妈妈的生理本能会赢得最後胜利。

  「你觉得舒服吗?妈妈。」

  「嗯,我觉得很舒服,儿子,这是妈妈第一次享受到高潮呢?」「真的吗?妈妈。」我喜悦道:「我也一样呢,这也是我第一次射精,感觉真的好特别,假如你想要再来一次,随时开口,我会好好满足你的。」「不!!!」彷佛听见最恐怖的话语,妈妈脸上惊怖交集,「我们再也不能这麽做了,我是你母亲,而你是我儿子,假如我们性交,那是绝对不可以的。」说着,她趴跪在我身前,声泪俱下地哀求,「贝尼,你是乖儿子,请答应妈咪,你再也不会让妈咪做这种事了,好吗?」一个了然的微笑,我同意了,「好啊,我答应,不会再让你帮我口交…咦!妈妈你看,你膝盖下的地板上好像有一些我的精液呢。」一如预期,她没有半点迟疑。下一刻,妈妈已经趴在地板上,开始把这些残余的精液全舔进嘴里。

  作为最後的冲击,在得意的哈哈大笑声中,我进入她的心灵,并释放她那由「再多吃一口」而来的羞耻感与耻辱。

  ******************************************************************肥蛇手记:

  这篇文章翻好起码半年了,但是因为没有结尾,所以一直留在硬碟。在目前的二十三篇翻译品中,算是中下水准的作品,原本是打算与催眠魔导师兄联手改编的,但魔导师兄不知是否因为魔术变得太好,连自己都给变不见了,最近一直不出现,加上另一个理由,只好就此发表了。

  最近在元元没贴什麽作品,说来有些心虚,大概是人近中年,怠惰性变重了。

  在目前众多译者中,讲起翻译文章的品质,我有自信能和马王兄并驾齐驱,不过,如果说我们是翻译的大大,GMS老大就是翻译大神了,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胡乱说了些话,其实是今晚与家里的老妈吵架,恼火之下,就把这篇整理贴出,算是对本日的一个纪念。呵呵,「干你娘的」,在这时候听来,这句话就是他妈的顺耳,真他妈的是干你娘啊!

  字数:6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