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激情  »  地下室玩弄美少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地下室玩弄美少妇

第1章 回归

  “楚夜,三年了,为了躲开我逃避婚约,你离家出走三年都杳无信息!在外面混不下去才想起我了吗?我告诉你,走了就别回来,有多远滚多远……嘟嘟嘟……”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霓虹闪烁的大街上人来人往,欢声笑语不断,酒井街口,面目俊朗,骨清神爽的楚夜被挂断电话,一脸惆怅。

  他嘴里叼着一根烟猛吸着,脚下是一地的烟头。

  “尼玛,当初是老子自己装逼要走的,现在这样简简单单回来,果然还是被杜小?看扁了啊!”

  他叫楚夜,自小与爷爷相依为命,三岁时老头子抱回来一个女婴,老头子说那是他指腹为婚的妻子,叫杜小?。

  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杜小?长大了也是出落得亭亭玉立,可自幼熟识,面对杜小?,楚夜实在下不去手啊!

  三年前,城中村面临拆迁,家里将获得巨额拆迁款,楚夜那时做梦都会笑醒。

  可是,老头却说,他要是不娶杜小?,一分钱也不留给他!

  大闹一场,楚夜负气离家,犹记得临走时杜小?说得那一句话:楚夜,就你那吊儿郎当的样子还想娶老婆?我杜小?要是不嫁给你,你就打一辈子光棍吧!

  扎心的话犹在耳旁,当真是被杜小?给看扁了。

  “嘶……”

  楚夜猛吸了一口香烟,仍在地上狠踩了一脚,自言自语道:“妈的,杜小?该不会是想私吞拆迁款吧?”

  做了如此大胆而又让人愤怒的推测,楚夜慌忙不迭的朝前跑去。

  “呲……嘭!”

  耳旁突然一阵尖锐的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继而又想起一道剧烈的碰撞之声。

  “出车祸啦!”

  路人一声惊呼,楚夜循声望去,只见一辆红色小轿车怼在了一个路灯的柱子上,驾驶座已经完全变形。

  原本楚夜心心念念想着拆迁款,对于普通的车祸也无暇去理会,可这会儿围过去的人却惊道:“哎呀,出了这么多血,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已经走出去十来米的楚夜一咬牙,又转身过去,暗暗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杜小?的事儿,一会儿再处理不迟!”

  走近一看,车里的驾驶室坐在一个女人,头发散乱,浑身是血,此时已经昏迷。

  “咕噜……”

  女人还有呼吸,只是呼吸的时候,嘴里不断冒着血泡。

  “要不大家搭把手,先把她从车里抬出来?”有人说道,因为驾驶室变形,女人的手脚都被挤压着,长时间下去,血液不流通,很可能造成细胞坏死。

  围观的人纷纷后退几步,道:“咱又不是医生,随随便便的移动伤者,出了事儿我可担不起责任。”

  “是啊,我已经打了120,还是等医生来吧。”

  闻言,刚才作出提议的人也没了动静。

  唯有一人,在众人的注目下,把头探进了车里。

  他便是楚夜,观察一番,发现女人的胸口插入了扭断变形的车框,鲜血直往外冒。

  女人的身上有很浓烈的酒味,眼角还有泪痕。

  楚夜蹙眉道:“这是遇到了什么想不开的事儿,喝那么多酒还开车,自己找死不要紧,要是撞着了别人你罪过可就大了。”

  嘟囔一句,楚夜准备帮女人拔出车框,先替她止血。

  “让开!”

  便在此时,一个不容置疑的声音在楚夜耳旁响起。

  他头也不回道:“没看见我正救人呢吗?”

  “哼,救人?你是医生吗,学过紧急救援措施吗?你这么胡乱触碰伤者,要是加重了她的伤势怎么办?”

  楚夜眉头一锁,这才转头看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对他颐指气使。

  “哼!”楚夜冷哼一声道,“如此说来,你是医生咯?”

  那年轻人得意道:“那是,我叫黄源,是市第一医院的外科大夫,不信的话,你可以打电话过去查证!”

  闻言,围观群人纷纷道:“原来是第一医院的大夫啊,小伙子,你还是让他来处理吧。”

  “是啊!人家毕竟是医生,比咱们专业多了!”

  黄源见楚夜没什么反应,便喝道:“你还不让开?耽误了伤者的最佳救援时间,你担得起那个责任吗?”

  楚夜这才缩回头,做了个请的动作,淡淡道:“请。”

  让开位置后,黄源也立即过去对伤者做了简单的伤情判断,顿时一脸严肃。

  第2章 神奇

  旁人问道:“医生,伤者情况怎么样?”

  黄源蹙眉道:“断裂部分插入的位置可能是腔静脉,拔出来肯定会大出血的。”

  众人纷纷道:“那就别拔了!”

  楚夜却道:“车框不稳定,伤者已经开始出血了。”

  “哎呀,那可怎么办啊?”大家纷纷揪着心。

  楚夜道:“大家别慌,这不是有医生在吗,他一定有办法的。”

  黄源的心却有点慌乱,暗暗思索道:“等救护车来再到把人送进手术室,至少也得半小时,时间根本来不及,到时候伤者肯定会流血过多死亡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拔出断裂部分,在三分钟之内止血,可是,黄源对自己没信心,他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帮伤者止血。

  如果到时候因为自己的决策失误造成患者死亡的话,他是需要承担医疗责任的!

  一时间,黄源进退两难。

  “医生,你快些帮她止血吧,她出血的量好像越来越大了!”

  被众人催促,黄源也是急的满头大汗,终归还是束手无策,只能无奈对众人说道:“抱歉,我没有把握,还是等救护车送血浆来再做处理吧。”

  “她的情况根本等不到救护车来!”楚夜一步上前,挤开黄源,二话不说直接伸手拔出患者胸前的断裂部分。

  “噗!”

  一大股鲜血溅出,看得人心惊胆战。

  “唉,你……”黄源忙上前,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气急败坏的喝道,“你这么冒然拔出断裂部分,会导致伤者失血过多死亡的!”

  楚夜没说话,只是帮伤者挪了挪位置,不让她的身体受到挤压,然后伸手在她的伤口部位按了几下,伤者却是奇迹般的止住了血,看得旁人惊叹连连。

  “哇,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就那么按了几下,伤者就止住了血,太神奇了!”

  竟连市第一医院的外科大夫都没看清楚夜的手法!

  “好了,患者的血已经止住了,接下来就等救护车过来,送她去医院手术,我的任务完成了。”

  楚夜扭头便走,事了拂衣去,不留功与名。

  “站住!”黄源却是一把拉住了他,道,“你不能走!”

  楚夜神色骤然冰冷下来,回头肃然道:“怎么着,这年头做好事儿不留名都这么困难吗?”

  “哼!”黄源冷冷一哼,道,“你要是真救了她,自然是好事,可如果后续出了什么问题,你一走,谁来负这个责任?”

  “你不是医生吗,你大可以去检查一下她的伤情。”

  黄源却道:“你是第一个接触伤者并给她治疗的,无论伤情如何,你都要担起这个责任来!”

  黄源执意不让楚夜走,就那么简简单单的按了两次,天知道伤者后续后出现什么情况。

  很快,救护车的鸣笛声传来,从车上走下来一个医生和两个护士。

  “张主任,这边!”一见到来人,黄源便立即招手,算是坐实了他第一医院外科大夫的身份。

  张主任匆匆走来,开门见山的问道:“小黄,伤者现在是什么情况?”

  黄源却尴尬的摇了摇头,道:“我不太清楚?”

  “不清楚?”张主任一皱眉,“你没有给伤者进行紧急的救援措施吗?”

  这时,楚夜的声音悠悠响起:“医术不到家,他自然不敢给伤者止血。”

  黄源怒瞪楚夜,憋得面红耳赤。

  “你是什么人?”张主任问道。

  “按黄医生的说法,我应该是伤者的初诊人。”他不是医生,没有行医资格证,所以不敢自称初诊大夫。

  张主任看了一眼楚夜,然后招来护士把伤者抬上救护车,才对楚夜说道:“走吧。”

  “?”楚夜的脑子里冒出一个问号,“我也要去?”

  张主任道:“既然你是伤者的初诊人,那么我们有必要跟你了解一下患者的伤情。”

  对方按章程办事,不无道理,楚夜只好跟他们上了救护车。

  “伤者发生车祸,胸口有遗物刺入,腔静脉损伤,我暂时帮她止住了血,送往医院,立刻安排手术,她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张主任看了眼患者胸口的伤情,不禁诧异道:“伤者腔静脉损伤,你什么医疗工具都没有,是如何止血的?”

  第3章 护士小姐姐

  所谓山人自有妙计,楚夜的手段,自然是他们不能想象的。

  “这个您就不要多问了,反正我是帮她止了血。”楚夜的止血手法,说出来他们也不会信,等他们进行手术的时候便可发现端倪,可那时候楚夜肯定已经离开了,便让他们惊叹去吧!

  坐在救护车上,楚夜简单的把伤情告知,张主任也没有追根究底的多问,便让护士通知医院准备手术事宜。

  到了医院,张主任便立即推着患者进了手术室。

  楚夜四下观望一下,便欲离开,人已经送到医院,就没他什么事儿了。

  “唉……你别走!”

  一个长相甜美的小护士突然叫住了他,手里拿着手术知情协议书,道:“伤者家属,麻烦你过来签一下字,然后去收费处交一下手术费用。”

  “哈?”楚夜明显一愣,“我不是伤者家属啊!”

  小护士眨巴大眼看了看他,问道:“那你是肇事者?如果是肇事者的话,那么你也有义务帮伤者缴清费用。”

  “得了吧,是她自己酒后驾驶怼到路灯杆上去了,没我一分钱事!”

  “既然没你的事,那你跟来干嘛?”小护士明显不信,认为他是在逃避责任。

  “喂,是你们医院那个什么主任非让我来的,你以为我愿意来啊?”楚夜嘟囔道。

  小护士想了想,道:“不行,总之你是跟着伤着一起来的,不管怎样都至少应该先把手术费垫付了。”

  “美女,你觉得要是把我卖了的话,够不够付手术费?”楚夜摸着下巴问道。

  “啊?”小护士没想到楚夜会没来由的问她这么一句话,眼中透着茫然,“你什么意思?”

  “我没钱!”楚夜干脆道。

  “……”小护士有些为难了,“可是你不签字不交钱的话,我们怎么进行手术啊?”

  楚夜道:“你们倒是联系伤者家属啊!”

  小护士道:“我们联系过交警,他们说车上没有伤者的任何身份信息,如果要通过车牌等查询调取伤者身份信息再联系家属的话,时间肯定来不及。”

  “那你也不能让我签字给钱啊,无亲无故的,我保她一命已经够对得起她了,万一你们手术出了什么问题,我岂不是要背黑锅?”

  这个字,无论如何也不能签!

  小护士急道:“你……”

  “别朝我瞪眼,这里面本来就没我什么事儿,我要走了,再见!”

  “你不能走!”小护士立马拉住了他,“真要走,也得留下你的姓名,联系方式和身份证号码!”

  肇事者把伤者送到医院然后逃逸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小护士担心楚夜就是这样,所以尽心尽责,要留取楚夜的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

  见小护士眼神执拗,楚夜只好无奈一摊手,道:“好吧,清者自清,留就留,我叫楚夜,手机号是……”

  “哈?初……夜?”小护士瞪眼道,“哪有这种名字,你谎报名字,肯定是心里有鬼!撞了人却不想承担责任,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楚夜顿即不爽道:“你敢怀疑我是不是男人,信不信我立马掏出来证明给你看。”

  小护士瞬间涨红脸道:“你、你无耻,下流!”

  刚说完,只见楚夜啪的一声把身份证往旁边的窗台一拍,道:“你自己好好看看,楚夜,民族汉,性别男!身份证号和电话号码是……”

  楚夜把身份证一摆,小护士的脸就更红了。

  楚夜当即邪邪的笑道:“护士小姐姐,你怎么脸红了,哦……我刚才说把身份证掏出来给你看,你肯定想到另一方面去了吧,没想到护士小姐姐你居然还是老司机,嘿嘿……”

  小护士尴尬不已,忙记录好楚夜提供的信息,一脸羞愤的跑开了。

  不过,楚夜还是没有立即离开,虽然他没有钱,可是伤者的伤情刻不容缓,如果医院必须得等手术费到位才进行手术的话,说不得他就要跟医院掰扯掰扯了。

  询问之下得知,医院已经第一时间给伤者进行手术了,他这才放心,离开医院回家去。

  第4章 谁敢动我家一砖一瓦

  离开医院,已值深夜。

  纸醉金迷的城市喧嚣依旧,高楼大厦闪烁着霓虹。

  原以为三年前的城中村如今已成高楼大厦,楚夜会花一番功夫才能找到家,可走近一看,却发现这里与三年前并无区别。

  三年了,当初传得沸沸扬扬说要拆迁的城中村,居然还是那么独树一帜的坚挺在城市之中。

  还是两顺破旧的平房瓦屋,连个路灯都没有,与周围的霓虹闪烁的高楼大厦显得格格不入。

  一切都没有变化,楚夜便驾轻就熟的找到了家,屋里漆黑一片。

  大门是锁着的,他敲了半天门也无人响应,于是干脆一脚踹开。

  “老头子,我回来了!”楚夜开口喊着,没有人回答他。

  他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屋内陈设简单,一张床,一张八仙桌,外加两根板凳。

  床褥被套是全新的,即便楚夜三年不回家,屋里还是一尘不染。

  在家里找了一圈,老头子和杜小?竟都不在家!

  楚夜再次拨通电话,里面却传来对方的电话已关机的语音播报。

  “我去,既然老屋都没拆迁,没必要这么躲着我吧?”楚夜不满的嘀咕,躺在床上不由陷入沉思。

  当初跟老头子大闹一场,他其实只是一时冲动而已,可没想到,离家后却被一个自称第六天尊的人掳进了深山老林,这一别,就是三年!

  三年如梦,楚夜如何也想不到,三年的时间,可以让他这个平凡的少年变成传说中的修真者,一切都太过虚幻。

  逐渐进入梦乡,一觉醒来天已大亮。

  楚夜伸了个懒腰,看着房中熟悉的一切,若非他还能感觉到体内流动的灵气,他一定以为山中的岁月,真是一场梦。

  “霍……”

  刚推开房门,原本睡眼惺忪的楚夜顿时精神为之一振,立即关上了房门!

  院中站着七八人,皆凶神恶煞。

  “什么个情况?”楚夜有些懵,这些人出现在他家做什么?

  因为老屋开门声比较大,所以院中的人一下子把目光汇集过来,堵在门口,语气凶恶的喊道:“老头,快给我滚出来,今天你再不还钱,我就拆了你这房子!”

  “还钱?”楚夜更加懵逼了。

  这时,他听到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们别喊了,楚大爷已经失踪两年多了,家里没人的!”

  是隔壁张婶的声音。

  “老头子失踪两年多了?”楚夜的脑子有点乱,“到底发生了什么?”

  门外再次传来声音:“哼,我刚才明明看见有人开门了,你还说没人?”

  张婶道:“你们就放过小?吧,他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念书都要靠自己兼职挣生活费,哪里还的起啊!”

  张婶还以为房里的是小?。

  “嘭!”外面突然有人狠狠的踹了一脚门,威胁道,“再不开门,老子就放火烧了你的房子!”

  “你们敢!”

  楚夜顿即拉开门,挑着眉看着那群人。这一刻,便轮到对方一脸懵逼了,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楚夜!

  “男人的声音?莫非小?家进小偷了?”被那些家伙挡着,张婶嘟囔一句,然后探过头来,当场一愣。

  “你……你是楚夜!”好半响,张婶才惊呼出声。

  楚夜笑笑,道:“张婶,好久不见啊!”

  “哎哟,三年了,你可算回来了!”

  “张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夜指着那帮家伙问道。

  “说来话就长了。”张婶叹息一声。

  那些人的头头虎哥目怒凶光的盯着楚夜,道:“听口气你也是这家的人吧,我告诉你,你家老头欠我们十万块钱,今天你必须给我还了!”

  “十万?”楚夜的眼珠子差点没飞出来!

  老头子的确有些不靠谱,可是还没到借十万的地步吧?

  虎哥道:“今天必须还钱,否则老子们就拆了你的房子,再把你家那小妮子卖去窑子抵债!”

  楚夜面色阴沉道:“谁敢动我家一砖一瓦,老子就让他下半生在医院里度过!”

  第5章 两千变十万

  “呵,还敢跟我们叫板?”虎哥不屑一笑,一脚踹碎走廊上的一个花盆,戏谑道,“老子就动了,怎么着?”

  他这一动,其他人也都跟着打砸起来,有人顺手捡了块石头扔向屋顶,啪嗒一声砸下大片瓦来。有人把井边的木桶砸烂,有人把花坛便的砖踢得七零八碎。

  楚夜没有第一时间制止,而是等他们砸了一会儿后,才一脚把那个头头踹出去好几米。

  “操,竟敢动我们虎哥!”一帮家伙们见自己老大被打,纷纷拾起转头朝楚夜砸去。

  待那些人围拢,楚夜忽而跃起,凌空一记扫腿,只听啪啪啪几个声响,那群人便全部倒地,脸上都清晰的印着鞋印。

  一旁的张婶看得目瞪口呆,若不是楚夜还有一头飘逸的黑发,她几乎要以为楚夜这些年是进少林寺学艺去了。

  楚夜打趴众人,这才露齿一笑,迈出几步,弯身捡起地上的碎瓦,道:“这块砖,是我太爷从故宫房顶扒下来的,据说有六百年历史了,至少值三万!”

  “这个木桶,可是唐朝隐士韩准用过的,专家估值七万!”

  “这块砖,据闻是当年秦始皇修筑长城时亲手堆起上去,后来被我太爷从长城扣下来,估值十万。”

  “其他杂七杂八不太值钱的东西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总得算下来,除去欠你们的十万,你们需要另赔我十万!”

  楚夜口若悬河,虎哥一张脸直抽搐,心里骂道:“MMP,你太爷那么牛逼咋不上天呢?”

  不过,楚夜一脚撂翻所有人,也着实让虎哥心惊胆战,他不敢再触楚夜的霉头,一伙人爬起来狼狈的跑出院门。

  “小子,你给我等着,在安阳市,敢得罪我们的,没一个有好下场!”撂下一句狠话,虎哥便带人灰溜溜的逃走。

  楚夜出声喊道:“我等着你们,下次来的时候,别忘了把赔偿款给我!”

  打跑众人,楚夜这才问道:“张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家怎么惹上这帮人了?”

  “唉……”张婶叹一声,面色有些古怪,缓缓道,“三年前,你离家出走不久,你爷爷便借了些钱去赌博,你也知道你爷爷,这辈子就那么点嗜好,当初咱这里一直在传要拆迁,你爷爷可能是有些激动,就去城里的赌场玩了一晚上。”

  楚夜蹙眉道:“老头子好赌我也知道,可他也没不靠谱到借十万吧?”

  张婶道:“据说你爷爷当初只借了两千,可三年下来,利滚利就变成了十万。”

  “咱家虽然不富裕,可就两千块钱,老头子就算全部输完了也不至于还不起吧?”

  “话是这么说,可你爷爷失踪后他们才找上门,那时候已经滚到两万了!”

  “等等,老头子失踪?欠两千块钱也不至于跑路吧?”

  张婶继续道:“是这么回事,你爷爷那晚运气很好,在赌场赢了不少钱,回来后买了好酒好菜,请邻居们吃饭,可是当晚赌场的人就找上了门,说你爷爷出老千,非让他把钱吐出来。”

  “你爷爷说自己没出千,不愿意给他们钱,最后就被赌场的人带走了。我们立刻报了警,可是后来警察也没在赌场找到人,一直杳无音信。”

  “有人说你爷爷跑路了,也有人说……”说到此处,张婶抬眼看了看楚夜,似乎有些不忍心说下去。

  “说什么?”楚夜追问,心中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张婶脸上露出一丝不忍和同情,道:“有人说你爷爷可能已经被赌场的人给……”

  她没明说,但楚夜已经明了,这种事,不是不可能!

  他握紧了拳头,眼中几欲喷火。

  张婶又道:“你爷爷失踪后,可苦了小?了,天天被人追债,吓得她有家都不敢回,小?又在念书,不但生活费要自己挣,还得拿出一部分钱来还贷,日子过得……唉,没法说,没法说。”

  老头子欠了债,按说怎么着也该是楚夜这个亲孙子来还,可最后却让杜小?遭了罪,让他心中升起一股愧疚感来。

  “张婶,小?的电话关机了,你知道在哪儿可以找到她吗?”楚夜心中暗下决心,既然自己回来了,就绝不让杜小?再受半点委屈!

  第6章 谁是贱人

  张婶道:“听说前段日子小?在东城区明阳街找了个卖衣服的工作,你可以去找找看。”

  道了一声谢,楚夜飞奔出村,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东城区。

  东城区,算不得安阳最繁华的区域,但明阳街却是整个市服装店最密集的街道,两旁店铺如雨后春笋般林立。

  楚夜一家一家,仔仔细细的寻找着。

  “你好,请问你们店里有叫杜小?的销售员吗?”

  每进一家店,楚夜都会如是询问。

  整整一个小时,楚夜从街头问到街尾,毫无所获。

  他心中愈加的不安了。

  走进最后一家服装店,楚夜抱起最后一丝希望问道:“请问,你们店里有叫杜小?的销售员吗?”

  一个正在整理衣服的年轻销售员看了一眼楚夜,淡淡道:“没有。”

  最后一丝希望终于还是破灭,他转身,失望的往外走去。

  这时,一个坐在一旁低头玩手机的女人拉着刚才那销售员问道:“那人干嘛的啊,怎么刚进来就走了?”

  “找一个叫什么杜小?的。”

  “呵……那个贱人啊!”那女人感叹,不耻的看着楚夜的背影,笑道,“看样子又是一个备胎!”

  女人那尖酸刻薄的话在楚夜听来,便如星星之火,一下子点亮了整个昏暗的夜空。

  楚夜转身,一个箭步走去,紧紧的攥着女人的手,问道:“大姐,你认识小??”

  这会儿,楚夜哪里管得了女人的话是如何的诋毁杜小?,他现在只想知道杜小?的下落。

  女人眉头一皱,缩回了手,鄙夷道:“认识!那个小贱人,刚来的时候还装可怜,说什么家里欠了债,自己又在念书,无论如何求店长留下她。”

  “店里本是不招兼职的,可店长看他可怜,便让她在这里打工,可是没隔几天,你猜怎么着?”女人挑着眉看着旁边的年轻销售员。

  销售员好奇道:“怎么着?”

  “那小贱人傍了个大款,老头子都六十好几了,也真亏她不嫌恶心!人有钱了,自然就看不上咱们这等下九流的工作,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说着,女人又阴阳怪气对年轻销售员道:“说来你可得感激她哩,要不是她撂挑子,店里又怎么会临时招你进来。”

  一番话听得楚夜怒火冲天,他终究是没忍住,怒斥道:“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别特么一口一个贱人,再敢出言不逊,小心老子撕烂你的嘴!”

  说完,楚夜转身便走,既然杜小?已经不在这里工作,那他多留也没有意义。

  那女人被楚夜呵斥,愣了愣神,旋即扯着嗓子嚷道:“居然敢教训我?老娘说了又怎样,那个贱人既然做得出还怕人说吗?哼,当了贱人还是立贞节牌坊,真是笑掉人的大牙!”

  已经走出服装店的楚夜听闻这一席话,眼中几乎要喷火,愤然转身。

  “你……你想干嘛?”看到楚夜那可怕的眼神,女人顿觉毛骨悚然,支支吾吾道,“你、你还想打人不成?”

  “打你,我怕脏了我的手!”

  楚夜目光如炬,似有魔力般盯着女人的眼睛,道:“看着我的眼睛!”

  女人也不知怎的,竟鬼使神差的抬起头来与楚夜对视,霎时间彷如掉进了无尽深渊一般。

  楚夜开口:“告诉我,谁是贱人?”

  女人眼神呆滞,脱口道:“我是贱人。”

  楚夜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这才扬长而去,而那女人,还呆呆的愣在原地,不停的说道:“我是贱人,我是贱人……”

  安阳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在一个城市里找一个人,如大海捞针。

  在街上跟个没头苍蝇似的找了几个小时,楚夜毫无所获,无奈之下只能匆匆回家,看杜小?有没有回来。

  家里依旧冷清,空无一人,院子里种着花花草草,但几乎已经全部枯萎了,似乎很久都没人打理过一样,看起来萧索杂乱。

  “找到人没?”张婶出现在院子里,关切的问道。

  第7章 杜小?

  城中村的村民们都很朴实,邻里之间就像是亲人一样,哪家有个什么事,基本都会互帮互助。

  楚夜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没找到人,说是小?已经辞职不干了。”

  “不干了?那小?会在哪里,现在正值暑假,她也不可能在学校,好几天没回家,该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闻言,楚夜心中顿时一紧。

  他忙杜小?的电话号码给张婶,请求道:“张婶,您一会儿帮我打打看,要是开机了,您问问她在哪里。”

  杜小?对楚夜态度漠然,楚夜自己肯定问不出什么的。

  “不用,我有。”张婶满口应下,并道:“快中午了,一会儿过来吃饭吧。”

  “不了,我吃过了。”楚夜现在哪有心情吃得下饭啊!

  等待总是让人心烦意乱,楚夜索性给自己找了点事,把院里的杂草除了,又修剪了一番花花草草。

  看似简单的事情,却花了他整整三个小时,不过成效是显而易见的,院子清爽了很多。

  正当他准备打点水再把屋里的家具擦一遍的时候,张婶匆匆跑进了院子。

  楚夜忙扔下水桶,急切的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小?有消息了?”

  张婶气喘嘘嘘道:“恩,她现在正在太古里喝咖啡,那里的消费可高着哩,小?这丫头啥时候这么有钱了?”

  “张婶,谢谢你了!”

  道一声谢后,楚夜顿如脱缰的野马一样,疯跑出城中村,看得张婶连连咋舌:“啧啧……这孩子不但能打,居然跑得也这么快,都快赶上俺家阿黄了。”

  阿黄,是张婶家的看门狗。

  太古里,是安阳市最为繁盛的地段,是高档商场和娱乐场所的集中地,是安阳市公认的消费最高的地方。

  因为张大婶不好多问,只知道杜小?在太古里喝咖啡,却不知她在哪一家咖啡店。

  太古里的咖啡店,少说也有二三十家,楚夜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一家家的找。这一次,他运气不错,刚走进第一家咖啡店,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身穿红白条纹短袖,黑色的领边和袖边,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唯漫小说] 回复数字412,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精致剪裁,显得小巧玲珑,圆领露出漂亮的锁骨。淡蓝色的迷你短裤露出白皙修长的大腿,一双红色布鞋简约大方。楚夜只能看到杜小?的侧脸,竟也是为之倾倒,三年不见,杜小?更加美丽动人了,褪去了曾经的稚嫩,气质出尘。

  “以前都没发现小?这么好看。”楚夜摸着下巴嘟囔一句。

  此时,杜小?正端起咖啡小口抿着,举止优雅得体,令得楚夜大跌眼镜,蛮横暴躁的杜小?,竟也有如此优雅的一面?

  在他对面,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头发已经掉了大半,眼神不断的在杜小?身上游离,一双贼亮的眼睛里也不知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楚夜一步步走上前去,杜小?还没有发现他。

  那老头放下手中的咖啡,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竟是伸手按在了杜小?手上,语重心长道:“小?啊,你的情况我已经听说了,我知道你缺钱,我可以帮助你。”

  杜小?不慌不乱的抽回手,镇定的说道:“不需要。”

  老头得寸进尺,身子往前倾了倾,又欲去抓杜小?的手,杜小?登即一脸肃然道:“何总,请你自重,学姐跟我说只是吃饭逛街,不会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希望你遵守约定。”

  “狗屁的约定!”何总有些生气了,“一个星期了,老子每天请你在最高档的地方吃喝玩乐,还要付你一千块酬劳,你连手都不给我碰一下?”面对何总的叱问,杜小?有条不紊的道:“何总,有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唯漫小说] 回复数字412,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你刚才所说的,便是我们之间的交易,我出来就是陪你吃喝,无论高档与否,那都是你的选择,与我无关,你若觉得吃亏了,那么你付清我的酬劳,咱们之间的交易,立刻可以终止。”一个十七岁的女孩,能如此侃侃而谈,倒是让何总另眼相看了几分。

  可是,他托人帮他做这笔交易,最终的目的就是得到杜小?,原本打算循序渐进,可是一周下来,已经耗光了他所有的耐心。

  何总登即有恃无恐的说道:“交易可以终止,但是钱我一分都不会给。”


[ 此傥被我来了了在2018-09-19 18:24重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