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激情  »  我和丝袜姐姐的秘密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和丝袜姐姐的秘密

第一章 梦中的姐姐

  朦胧中,我感觉朱美玲姐就睡在我的身边,她抓住了我的手,她那具雪白的身子慢慢地向我贴了上来压在我的胸脯上。

  晕,我已是欲罢不能了!

  我情不自禁地张开双手,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

  蓦然间,我嗅到一股从朱美玲体内散发出来的醉人的芬芳,清晰地听见她的心跳和喘息的声音。

  这种声音不停地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朦朦胧胧地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冲动,渐渐地,这种动越来越强烈。

  最终,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感觉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犹如火山爆发那样,从自己的体内喷射而出。

  “向阳,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声音从我耳边响起,我忽然发现母亲怒不可遏地站在我的床前。

  “啊!”

  我惊叫一声,翻身从床上跳下来,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落到床下的泥地上,而是一脚踩空,落入了一个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

  四周黑洞洞的,阴森可怕极了。

  我紧紧地闭上双眼,大声叫喊:“救……救命……救命啊……”

  我猛地一抽身,一蹬腿,睁开了眼睛,并用手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却发觉自己睡在床上。

  原来,这是一场梦!

  我忽然感觉自己的下身热乎乎、湿漉漉的,用手一摸,发觉自己的内裤里黏糊糊地湿了一大片。

  ……

  十几年来,我经常做着同样梦,这个梦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

  尽管梦中的朱美玲姐姐早已离我而去,可她那具雪白的身子,那对饱满的胸部却始终铭刻在我的记忆里。

  “各位乘客,本次列车终点站南华站到了,请带好你的行李物品下车,欢迎你乘坐本次列车……”

  随着列车广播的响起,火车一声长鸣,缓缓地驶进了站台。

  两天一夜的旅行生活结束,南华火车站终于达到了。

  车厢内犹如蜂群一般骚动起来,乘客们纷纷将行李架上的行李箱取下来,朝车门口挤去,等候下车。

  我站起身在行李架上取下了自己随着人潮往出车口挤去。

  出站口接站的人很多,有些人手里举着牌子,牌子上写着一个个陌生人的名字。

  我心里突然滋生一股奇怪的想法,希望在这些接站的人群中,能够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张熟悉的面孔。

  然而,天不遂人愿,我并没有遇见熟人。

  火车站广场上,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到处是高楼大厦。

  我从出站口走出来之后,我已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小兄弟,你准备去哪里?”正当我犹豫不定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

  我转头来,发现一位肥胖的中年妇女,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难道她认识我?”我从脑海里搜索了一遍,对这个女人一点印象也没有,便问道:“大姐,米市坝怎么走?”

  在南华市,除了不待见我的姨父、姨妈那家人外,就只有张华强父女与我关系最近了,我第一时间想起了他们曾经的住处,便将十年前那个街道名报上去。

  南华市的变化这么大,市政规划的时候,街道名称都变了,一般人还真不知道老街道的名称。

  “啊?米市坝?”妇人盯着我看了一眼,疑惑地问:“小兄弟,你是从外地来的吧?”

  “是的,”我如实回答说:“我小时候就住在那里,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南华变化这么快,都已经找不到了。”

  “是啊,南华变化这么大,一般人是不知道以前那些地方的,今天,幸好你遇见了我,”妇人冲我得意一笑,建议说道:“这样吧,你坐我的车,我送你过去!”

  “多少钱?”我本能地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小兄弟,本应该收取你50元钱,见你挺帅气的,就给我40元,你看这样?”妇人征求道。

  “那……好吧!”我犹豫着说。

  一下子花出去这么多钱,我还是有点心痛,但一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又见这个妇人比较面善,不可能宰我,便答应了她的要求。

  我随她一起钻进了停靠在路边的一辆桑塔拉轿车里,坐到了副驾驶位置。

  嘀嘀!

  妇人发动汽车,载着我在城里绕了好大一圈,才将车停靠在一条宽敞的大街上。

  她侧过脸对我说:“小兄弟,米市坝到了!”

  “啊?这就是米市坝?”我朝车窗外望了一眼,这里的情景与记忆中的地方大相径庭,便用一副不信任的目光看着她。

  “是啊,”中年妇女点头说:“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问其他人。”

  “不用,还是算了吧!”我知道妇人没有骗我,便摇了摇头,于是,掏出40元钱交到妇人手里。

  四十元钱虽然不算多,但对像我这样一个久居山野的凡夫俗子来说,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下车后,我彻底傻眼了。

  “这哪里是米市坝呀?”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心里有些纳闷:“难道是那个妇人骗了我不成?”

  在我十年前的记忆力里,米市坝一大片低矮的平房,如今是林立的高楼:写字楼、酒店、商铺和住宅楼比比皆是。

  我问了许多人,他们都告诉我,这里曾经叫米市坝,现在是南华市开发区,更名为光华大道。

  这里的居民们大都搬迁到安置房里去居住了。

  我的心一凉,这里已是面目全非,我哪里去寻找姨父、姨妈一家人和张华强父女,我的母亲,还有我那些仇家呢?

  我背着行李包,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行走。

  突然,我看见一辆白色的宝马车停靠在一家名叫“丽婷服饰店”的门口,车门打开,一位气质高雅的女人从汽车里走出来,径直走进了服饰店。

  “呀,那不是朱美玲姐姐吗?”我惊叫一声,随即来到了丽婷服饰店门口。

  她迟迟没有从里面出来,我犹豫了一下,朝服饰店里走去。

  进门后,那个女人正好从试衣间里出来,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裙,手里还拿着一件睡衣。

  近前才发现,她的相貌虽然与朱美玲姐长得十分相似,但比美玲姐显得还要丰满,打扮得更为时尚,更为成熟。

  “她到底是不是朱美玲姐姐呢?”我无法确认眼前这个美女是否就是记忆中那个朱美玲姐姐。

  第002章 巧遇(1)

  我在大山里居住了这么些年,从未见过女人有如此打扮,如此时尚,不受控制地将目光落到了她那对饱满的胸部上。

  “你……你在看什么?”美女见我呆呆地看着她,羞得满脸通红。

  我直盯盯地望着她,呐呐地问:“你……你是朱……”

  女人仔细看了我一眼,先是一愣,随即怒声骂道:“你……你才是猪,我问你,你的狗眼往哪里看?”

  “啊?”我彻底被她骂醒了,红着脸,结结巴巴的道歉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想……”

  “你想什么?想耍流氓,对吧?”我的话还没说完,美女便打断我的话,说道:“是流氓都这么说,鬼才相信你不是故意的?长得就是一副流氓相,一脸色眯眯的样子,准是一个流氓!”

  “大姐,我真不是流氓。”我努力替自己辩解说。

  “我呸,你一直往我身上看,不是流氓是什么?”美女将自己的身子往前挺了挺,啐了我一口,怒骂道:“臭流氓!”

  我本来就是一个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见这个女人左一个流氓,右一个流氓地骂我,而且还朝我啐了一口,感到十分窝火。

  “这分明是一个泼妇嘛,哪里是曾经那个朱美玲姐姐呢?”我从心里嘀咕了一句,大声质问道:“喂,你这人讲不讲道理,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是流氓,而且还给你道歉了,你怎么还骂人?”

  “我骂你怎么啦,谁叫你管不着自己这双狗眼睛,到处乱看呢?”美女睥睨地瞧了我一眼。

  “什么流氓?什么狗眼?”我不甘示弱地说:“我见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是觉得你长得像我认识的一个人,才不跟你一般见识,你怎么骂起人来跟泼妇一样?你告诉我,我看你哪里了?”

  “像我的人多着呢,你少跟我套近乎,”美女见我不仅看了她的胸部,还说她是泼妇,又替自己找借口,恨得牙痒,气急败坏地说道:“你这个混蛋,你不仅是流氓,还是无赖、痞子,根本不是男人!”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男人?”我毫不示弱,反辱相讥道:“你要不要找个地方和我一起试一试?”

  “你……”美女气得满脸通红,扬起手冲上前来,朝我的脸部扇了下去。

  啪!

  一声脆响,我的脸上出现了五个指印。

  我没想到这个美女的身手这么快,出手这么狠,只觉得眼前一花,就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

  我从师父那里学了那么多招数,自以为身手不凡,没想到大意失荆州,刚来南华就这么轻易地被一个女人扇了一耳光。

  “唉,”我苦笑了一声,从心里暗叹道:“都怪自己怜香惜玉,心慈手软,反应迟钝,白挨一耳光,活该!”

  “犯贱,还真不是男人!”美女见我挨了一巴掌之后,居然还能笑得出来,轻蔑地看了我一眼,转身走出了丽婷服饰店。

  丽婷服饰店的货架上,满是一些花花绿绿、琳琅满目的高档时装,每一种时装款式都特别时尚、新颖和新潮。

  这是一家女性服饰专卖店,男人们除了陪自己女朋友和情人来里面买东西外,一般都不会单独来这里。

  而我这个刚从山沟沟里走出来的村野莽夫,不但光顾了女人服饰店,还因为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偷看了一个酷似朱美玲姐姐的女人的胸部,又因与她发生口角,被她恨恨地扇了一耳光。

  我有一种大白天撞鬼的感觉,顿觉自己真是倒霉和窝囊透顶了。

  暗恨自己不应该自作多情,误把那个人当成了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朱美玲姐姐,进了这种地方!

  我与美女发生口角时,丽婷服饰店的老板忙于在柜台上盘点库存和算账,并没有注意到我们之间发生的纠葛。

  当她听见那个女人的打骂声,急匆匆地走过来的时候,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服饰店,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地发愣。

  “喂,你是怎么进来的?”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略带一些责备的声音:“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循着声音望去,一位身穿吊带裙,身高在165厘米左右,身材火爆的长发美女站在了我的跟前。

  望着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那张熟悉的脸蛋,顿时惊呆了。

  “你这个人是怎么搞的?怎么这样盯着别人看?”老板见我见到她时这副惊愕的表情,误以为我是花痴,竖起柳眉,问道:“你刚才与那位顾客吵架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轻薄人家了?”

  我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将眼睛挣得老大,张大嘴,呐呐地问:“你……你该不会是……”

  “啊?你是?”服饰店老板仔细打量了我一番,终于把我认出来了,惊叫一声:“向阳,是你?真的是你?”

  “嗯,是我!”我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万万没想到,这家服饰店的老板居然是张瑶姐,见到她的时候,我激动的心情不言而喻。

  “向阳,还真是你,”张瑶仔细确认我的身份之后,激动得热泪盈眶,一把拽住我的手,拉我到里面的一张真皮长椅沙发上坐了下来,问:“这些年,你跑到哪里去了,你是怎么过的?怎么连一点信息都没有?”

  “我……我……”我不想让她知道我从人贩子手里逃脱,坠入悬崖,被师父赵浩南和她的女儿小凤所救,向他拜师学艺,隐居山里的事情,灵机一动,结结巴巴地说:“十多年前,我离开南华后,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被一个好心人收留,一直就住在他们家里……”

  “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呢,”张瑶用一次性纸杯给我泡了一杯浓茶之后,站在我跟前,仔细打量着我,啧啧地称赞道:“向阳,这么多年不见,你长大了,长高了,长帅了……”

  “你也是,变得越来越漂亮了,”我回敬了她一句,感到无比亲切,忍不住问:“你爸呢?他老人家还好吗?”

  第003章 巧遇(2)

  张瑶一听见我提起她的父亲,眼睛就变得湿润起来,悲愤地说:“我爸在三年前已经过世了!”

  “啊?张叔叔是怎么死的?”我惊呼出声,想起这个我曾经叫过几天爸爸的男人,感觉一股莫名的悲伤。

  张瑶忧郁地说:“十多年前,你因刺伤那位名叫杨崧的小男孩后,突然从南华失踪了,我父亲总觉得对不起你母亲临行前对他的嘱托,四处打听你的消息,可一直没有结果,心里特别烦躁,三年前的一天晚上,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在家被人杀死了……”

  “啊?”我大吃一惊,急忙打断她的话,问道:“张叔叔是被人杀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是被谁杀死了的?”

  “不知道,”张瑶茫然摇头,说道:“一天早上,我做好早餐,去他的卧室门口叫他吃饭,见里面没有人应声,就推门进去,却发现我父亲被人杀死在床上,胸口上还插着一把匕首,整个床都被血液染红了,我当时吓坏了,急忙打电话报警,警察感到我家里,对父亲的死进行立案侦查,可是到现在也没有抓到杀人凶手……”

  张瑶向我诉说完父亲惨死的情景后,补充说:“我父亲的尸体还是由我和你母亲一起安埋的呢。”

  “啊?”我吃惊地问:“我母亲?我母亲现在哪里?”

  “不知道,”张瑶再次摇头,说道:“你母亲提前释放后,觉得没脸见我父亲,一直躲着他,当她得知我父亲的死讯后,简直是悲痛欲绝,跑到我家里和我一起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当她听说你是因为你表妹叶珊,才离家出走而失踪的,便去了你姨父、姨妈家,找他们理论,你母亲与他们吵了一架之后,便失踪了……”

  “啊?怎么会这样?”我怒声说道:“我母亲的失踪肯定与他们有关,你告诉我,他们家住哪里?我现在就去找他们算账!”

  一想起我曾经被表妹叶珊歧视和羞辱,想起她带着一帮小屁孩欺负我,我失手捅了与她一起鬼混那个名叫杨崧一刀,才被人贩子拐卖的,心里就感到一阵窝火。

  “唉,”张瑶叹了口气,劝慰道:“你最好暂时别去找他们,以免发生冲突,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张瑶劝解道:“你知道吗?你姨父现在是云龙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该公司与远东集团公司和天发集团公司是南华市三家最大的企业,这几家公司的经济实力都比较雄厚,各方面的人脉关系很广,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你如果现在去找你姨父一家要人,与他们撕破脸皮,甚至发生冲突的话,会吃大亏的……”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我急切地问。

  张瑶考虑了一下,说道:“我认为,你还是等时机成熟之后,再向他们打听你母亲的下落!”

  我觉得张瑶的话有道理,便向她打听道:“这些年,你见过叶珊吗?”

  “没有,”张瑶再次摇头,“据说,她出国了。”

  “哼,”一提起这个女人,我就感到心痛,我冷哼一声,咬牙切齿地说:“这辈子最好别让我再见到她!”

  张瑶无语,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曾经与她在一起鬼混,被我捅过一刀小男孩死了吗?”我继续问。

  “没有,”张瑶摇摇头,叮嘱道:“据说,他现在是南华市的黑帮老大,你以后见到他,可得躲着一点!”

  “他没来找你的麻烦吗?”我询问道。

  “没有!”张瑶摇头说。

  “这样最好,如果以后他再找我们的麻烦,我还会收拾他!”我恨恨地说道。

  “哎,过去的事情别提了,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张瑶怕勾起我那段伤心的往事,故意将话题岔开。

  “我刚下火车。”我如实回答说。

  “这么说,你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

  “是的。”我点点头。

  “既然这样,就先到我那里去住吧!”张瑶建议道。

  “那怎么好意思?”

  想起自己小时候有一次从姨妈家逃出来后,张瑶在菜棚子里找到我,用身子帮我取暖时,我们搂抱在一起的情景,忍不住一阵脸红。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张瑶笑了笑,说:“别忘记了,我是你姐姐,要不是你妈妈出事了,我们早就是一家人呢!”

  一想起我那可怜的母亲,我的心就低落到了极点,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张瑶见我眼里噙满泪水,劝慰道:“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你母亲那么善良,她一定会活得好好的,等你在南华市安顿下来了,我们再一起去打听她的消息,你觉得呢?”

  “嗯。”我含泪点头。

  这时候,有几名女士从外面走进来,见有男人坐在里面,均用惊异眼光瞧着我,随后脸红了红,不好意思地退了出去。

  这些女人还是有点面浅,不好意思当着男人买衣服,见到一个大老爷们坐在店铺里,她们不尴尬都不行。

  看来,这里还真不是男人呆的地方。

  “我在这里不会影响你的生意吧?”我往张瑶身上瞟了一眼。

  她穿的那件吊带连衣裙很短,很暴露,露出洁白的双臂和香肩,合身的裁剪,将她的身子绷得紧紧的。

  一对饱满的丰胸呼之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裸露在外面。

  那玲珑浮凸、结实优美起伏的线条,完全地显现出来,全身上下洋溢出一股健美、撩人的韵味。

  望着她优美的身影,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张瑶姐穿得这么暴露呢,这不是引人犯罪吗?”我的目光不敢在她身上停留,于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借此转移自己的视线。

  第004章 姐姐领我回家(1)

  “不碍事,”张瑶并没有注意到我在偷窥她,起身说道:“我们姐弟俩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今天就不做生意了,专门为你接风,走,我现在就带你去我家!”

  “那……好吧!”我点点头。

  张瑶将店门关闭,拉下卷帘门后,领着我走进了就近的一个停车场里,来到一辆红色的三菱轿车跟前。

  “这是你的车?”我诧异地问。

  “是啊,怎么啦?”张瑶不以为然地说。

  “简直是太漂亮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车。”我拍马屁说。

  “没什么,现在的高档车多的是,”张瑶轻笑道:“以后你挣到钱了,买一辆更漂亮的便是。”

  说着,她用钥匙打开车门,让我坐到副驾位置,自己则坐到了驾驶位置。

  随后,她系上安全带,发动汽车,驾车在繁华的大街上穿梭。

  街道上,人潮如织,熙熙攘攘。

  人们从街道两旁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商店里涌进涌出,纵情肆意的购物。

  购物的人潮中,夹杂着许多衣着入时的年轻女郎,或穿着吊带裙,或身着小背心,或穿热裤,裸肩露背,令人眼花缭乱。

  我完全是一个土包子进城,对大城市里的一切都感到特别新鲜,于是好奇地将目光投向窗外,东张西望。

  一路上,张瑶向我介绍了一些十多年来这座城市的变化。

  经过几条繁华的大街之后,张瑶将三菱轿车开进了城市花园小区,在一幢住宅楼门口停下。

  打开车门下车后,张瑶领着我走进了1号楼1单元301房间门口。

  “这就是我家,进屋吧!”张瑶用钥匙打开房门后,见我站在房门口发呆,便向我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我背着行李包随她一起进屋,站在客厅里环视着里面的摆设:

  这是两室一厅的房间,房间空间不算大,但采光效果很好,五脏俱全,客厅、卧室、卫生间、厨房、小阳台一样不少。

  客厅布置得很简单,也很雅致,一套木质长椅沙发,一张玻璃茶几,正对着是一台34?的液晶电视,还有一套高级音响。

  乳白色的墙壁上挂着几幅用玻璃框着的水彩画,比较抽象,看不出画的什么玩意儿,整间客厅的布局给人一种清新舒服的感觉。

  张瑶见我用一副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四周,催促道:“向阳,你站在那里干什么?快把包放下呀!”

  “哦!”

  我应了一声,将行李包放到了客厅里。

  “你先坐下,我帮你泡一杯茶!”她安顿我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来,替我泡杯茶后,关切地问:“向阳,你坐了那么久的火车,该饿了吧?”

  “嗯,有一点。”我点了点头,心想:“既然张瑶姐没把我当外人,我也没有必要说那么多的客套话了。”

  “这样吧,你先去浴室里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我去帮你做饭!”张瑶将我领到自己的卧室门口,然后伸手把房门推开,说道:“你暂时把东西放在我的房间里,吃完饭,我帮你把另一个房间收拾一下,到时候,你就住在那间屋子里。”

  “谢谢!”我冲张瑶感激一笑。

  “别客气!”张瑶转身离开,哼着小曲走进厨房,她把我当成自己唯一的亲人了,见到我特别高兴。

  我折回到客厅将自己的行李包拿过来,走进了张瑶的卧室。

  一进屋,就闻到一股女人特有的芬芳。

  横卧在卧室中央那张床很宽、很大,差不多占据了半间屋子。

  床单皱皱巴巴的,薄被凌乱地堆在床上。

  看来,张瑶与我一样,不喜欢叠被子,都是懒得收拾房间的主儿。

  我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

  明媚的阳光射进屋子,整间屋子连同家具都为粉色基调,温馨浪漫,充分展示这是一间女人的住处。

  床头柜上还扔着张瑶姐那些诸如情趣内裤、内裤和胸罩等贴身衣物,到处乱糟糟的,也不知道洗没洗,放在那里很显眼,神秘中带有诱惑。

  “张瑶姐未免也太粗心了吧?”我嗅着从这些衣物中散发出来的特殊味道,忍不住耸了耸鼻子,心想:“我都是二十多岁的大男人了,她把我领进家门后,居然让我进她的房间,进了房间之后,她也不知道顾忌,进屋收拾一下,难道是真把我当成小时候,总喜欢尿床那个光屁股小男孩了?”

  十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

  姨妈见我们孤儿寡母可怜,便将母亲介绍给了张瑶的父亲,然而,我母亲却因涉嫌一桩杀人案被警察抓获,又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从此以后,我变成了孤儿,寄住在家住姨父、姨妈家。

  在他们家里,我受到表妹叶珊的歧视,受尽了她的欺负。

  张瑶姐觉得我可怜,对我百般照顾。

  后来,我发现表妹与一个名叫杨崧的小男孩在家里鬼混,却遭到两人报复。

  一次,表妹和杨崧带着一帮小男孩欺负我,我夺过杨崧手里的匕首将他刺伤后,逃了出来,却落到了人贩子刀疤脸手里。

  后来,刀疤脸将我们几个小男孩一起拐卖给一个络腮胡子。

  络腮胡子准备将我们送往省外的火车上,我和一位名叫宋飞的小男孩识破了他们的诡计之后,一起从火车上跳下来准备逃跑,却被他们追散。

  我被一位络腮胡子逼到了一个悬崖边。

  我在无路可逃的情况下,一脚踩空,坠入悬崖,挂到了一颗大树上,幸好被一位名叫赵浩南的师父和他的女儿小凤所救。

  赵浩南见我是学武的好苗子,便收我为徒。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我从一个调皮的小男生,变成了一个武艺高强、身怀绝技的大男生。

  我来南华的目的一是为了寻找我的母亲,二是为了找那帮人贩子报仇。

  没想到,却遇见了张瑶姐。

  想起小时候我在姨妈家尿床后,拿着自己尿湿的衣物去池塘里清洗,她见我快被冻僵了,卷起裤腿跳进水塘,帮我洗衣服时那双雪白如葱的小脚丫。

  想起我小时候从姨妈家逃跑出来,藏到菜棚子里,她找到我后,见我冻得全身发抖,紧紧地搂住我,帮我取暖时的情景。

  想起我小时候住在他们家,她像大姐姐似的,对我百般照顾,以及无微不至的呵护,我的心里就是滋生出了一股浓浓的暖意。

  女人的幽香在整个房间缭绕,味道特别好闻,让我不得不想起张瑶姐亭亭玉立,凸凹有致的身躯。

  “她是你姐姐,你胡思乱想什么呀?”我从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便不敢在继续想下去,猛嗅了几口,从行李包里拿出自己的换洗衣服走进了卫生间。

  卫生间里梳妆的水槽里,扔着一条红色的内裤,皱皱巴巴的,上面还残留着张瑶姐身上的污垢。

  我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张瑶姐穿着这条内裤走进这间浴室时诱人的画面,忍不住联想起小时候自己在朱美玲姐姐那间茅草屋里,用手去抚摸她白花花的身子,以及偷看表妹叶珊洗澡时的情景,顿有一种热血沸腾,想流鼻血的冲动。

  我从心里排除一切杂念,尽量压抑着自己,强迫自己那双贼眼别再去瞧张瑶姐那条红色的内裤,才让自己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

  于是,我打开淋浴器的热水龙头,调节好水温,让散发着热气、细密的水柱,冲刷在自己古铜色的肌肤上。

  一时间,卫生间里热雾弥漫,流水潺潺。

  ……

  第005章 姐姐领我回家(2)

  我三下五除二地将身体冲洗干净,随手扯了条浴巾,将身子围住,站到穿衣镜前,将上面雾气擦了一个大口子。

  镜子里,立即出现一个身躯凛凛,相貌堂堂,眼射寒星,眉浑如漆,胸脯横阔的大小伙子。

  我入神地看着镜中那个身材挺拔的帅哥,以及他那张英俊的面孔,再次将目光落到那条红色内裤上,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笃、笃、笃!

  突然,卫生间的房门门轻轻地响了几声。

  “谁……谁啊?”敲门的声音将我从自恋和幻想的情节中拉了回来,心里吓了一大跳,慌忙问,声音有些颤抖。

  “这套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你说还能有谁?”张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你在里面干什么?到底洗完澡了没有?”

  “还……还没呢……”我含糊其辞地说。

  “你又没有洗澡,你还呆在里面干什么?你……快点出来……”张瑶的声音变得有点急促起来。

  “啊?她怎么知道我没洗澡呢?”我心里有些纳闷,有些紧张地说道:“我……我还没洗完呢……”

  “水都关了,你……你洗的是什么澡啊?你……你快点啊……”张瑶的声音不但急,还好像有些颤抖。

  经她这么一说,我才想起自己站在穿衣镜前,望着镜中的自己,以及她放在水槽里那条红色的内裤发呆的时候,已经关了水龙头。

  原来是从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声出卖了我,我急忙替自己解释道:

  “我……我在里面穿衣服!”

  “穿什么衣服啊?我都等你老半天了,快出来,快一点!”张瑶说着,不耐烦地用手拍着房门。

  我赶紧穿好衣服,迅速将房门从里面打开。

  突然,一阵香风扑鼻,我还没有看清张瑶姐是什么表情,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擦着我的身体朝内挤了进来。

  碰!

  我刚一出门,他就关上房门,将我挡在门外。

  紧接着,我就听见卫生间里传来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

  感情是张瑶姐在里面拉肚子。

  “如果是因为我在卫生间里瞎折腾,让张瑶姐拉裤兜,那就麻烦……”想到这里,我心里有些后怕。

  ……

  原来,她去厨房帮我煮了一碗担担面,觉得肚子不舒服,有点拉肚子,急忙跑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才想起我在里面洗澡。

  然而,她站在房门口等了好一会,里面既没有水声,我又没有从里面出来,实在是憋得不行,才敲门闯进来的。

  幸好张瑶姐将我从卫生间里赶出来之后,及时关上房门并将房门反锁,把我挡在了门外,要不然,我会感到无地自容。

  于是,我逃也似地来到了客厅。

  不知道张瑶一会儿从卫生间里出来之后,会不会责备我,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张瑶进了卫生间之后,迫不及待地蹲到便槽边,一阵酣畅淋漓的排泄过后,才感到舒服了许多。

  “如今,向阳已经长大成人了,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如果让他长期和我住在一起,被人说闲话不说,还太不方便了,”想起刚才自己在卫生间外面憋不住,差点拉裤兜时的情景,张瑶突然意识到这样一个严重的问题,暗自思衬道:“我需不需要去外面帮他租一套房子呢?”

  张瑶上完厕所从卫生间里出来,见我站在客厅里发愣,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似的,指着自己放在茶几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担担面,说道:

  “向阳,你怎么还不吃饭?”

  “哦,我现在就吃!”我缓过神来,将目光落到茶几上那碗担担面上,却始终不好意思看她的眼睛。

  “你先吃碗面垫垫肚子,我晚上再带你出去外面吃大餐!”张瑶见我有点拘束,补充说道。

  “好的,谢谢!”

  我这才将目光移到她的脸上尴尬一笑,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端起茶几上的面条,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吃过面条,张瑶坐到我身边,微笑着问:“向阳,你有女朋友吗?”

  “没……没有!”我暂时不能把自己小凤对我有意思的事情告诉她。

  “那以后有什么打算啊?”张瑶信以为真。

  “我才20多岁,不想考虑这些,准备先找点事情做,找到母亲,稳定下来之后再说。”我并不想说出自己杀了人,潜逃到南华并寻仇的想法。
  因为,张瑶知道我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倔强,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73,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不认输,惹是生非的孩子,把自己再次杀人,寻仇的事情说出来吓倒她。“也好。”张瑶点了点头,说道:“等你在城里找到工作,稳定下来之后,老姐在城里看到有合适的,帮你介绍一个,不一定要先找到你母亲,才能找女朋友。”

  “为什么?”我不解地问。

  “如果你这辈子找不到母亲,你不就一辈子不结婚,打一辈子的老光棍了吗?”张瑶调侃道:“我还想早一点抱到自己的小侄子呢!”

  经张瑶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这套房间里好像少了一个人,试探性问:“对了,姐夫呢?我怎么没有见到他?”

  “什么姐夫?”张瑶不以为然地说:“老姐每天忙得不亦乐乎,根本没时间找对象,你哪里来的姐夫?”

  “啊?你都这么大了,怎么……”我脱口而出。

  “你搞错没有,老姐才才比你大两岁,还没玩够呢,”张瑶见我一副诧异的表情,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媚笑道:“你是不是觉得老姐没有人要?”

  “当然不是,”我急忙摇摇头,恭维道:“我老姐既年轻,又漂亮,还能干,追求你的人肯定不少。”

  “嘻嘻,你真会说话,”张瑶诧异地望着我,笑着说:“这么多来年不见,你的嘴怎么变得越来越油了?我喜欢,不过,以后少拍老姐的马屁!”

  “我说的是实话。”我好奇地问:“难道我说错了吗?”

  “你没说错,”张瑶一本正经地说:“不错,是有几只苍蝇在我面前飞来飞去的,可是,我躲还来不及呢!”“我说嘛,这么一个能干的大美女没有人追,那才是浪费呢!”我恭维道。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73,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唉,别提这些了,”张瑶叹息一声,见我一脸疲惫的样子,便起身说道:“你也累了,先在家休息,我出去办点事,到时候,就回家叫你一起去吃完饭,”

  “好的,你去忙吧!”我点了点头。

  “这是我们家房门的钥匙,”张瑶取出一把钥匙交到我手里,叮嘱道:“你如果要出门的话,千万别走远了,记住,我在七点以前回家……”

  “哦,我知道了。”我再次点头。

  张瑶向我交代完之后,便拿着自己的手提包转身离开家门。


[ 此傥被茶靡微凉在2018-09-17 18:23重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