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现代激情  »  女友回老家,我睡了她的闺蜜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女友回老家,我睡了她的闺蜜


------------------------------分割线--------------------------

女友回老家,我睡了她的闺蜜

09年,已经是我来广州的第5个年头了,当年来广州时也是因为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广州女孩子,背井离乡来到这个概念里熟悉,实际陌生的城市。

在经历了一段比较痛苦的网恋奔现时光后,认识了前女友SS,一个潮汕的妹子。我和她的恋情发展的很迅速,认识没几天就同居在了一起,这里和主题无关就不细说。
前女友的闺蜜是在一次去看长隆马戏的时候认识的,闺蜜NN湖北人,以前和SS是同事,后来SS离职后来我们公司上班,两人还是保持着联系。她们公司发了长隆马戏的票正好三张,就约了SS带上我一起去看。

长隆马戏是晚上的节目,我和SS下了班赶到汉溪时已经是晚上接近7点了,见到了在那里等我们许久的NN。时值年末,大家都穿着冬装,加上昏暗的路灯照在NN身上,虽说看不出身材,但是却有种别样的味道。简单互相介绍后我们就一起坐上了长隆的摆渡巴士,SS和NN彼此聊着曾经的话题,我在一旁当着乖乖的聆听者。

长隆马戏第一次看的确是很震撼,SS全程欢呼着,时不时的拉着我的手显得非常激动,我虽然感叹于演员精湛的技术外,也在观察着NN,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出了些许羡慕,也许她此刻也想男友能在她身边一同领略这样的场面吧。

第一次的见面随着演员们的谢幕也画上了句号,彼此也没有太多话题,那时的我也根本没想过和NN会有这么一段故事。

有了第一次的见面,第二次的见面显得自然了很多。我们那时都住在天河区,彼此的住处都没离很远,于是次年的三月份我们相约了饭局。

并没有去多高档的地方,随便找了一个大排档就开吃。三月的广州冷不冷热不热的,我点了几支冻啤酒,三个人也没有所谓的觥筹交错,胡乱扒拉着食物,大口的喝着啤酒。不得不说端起酒杯的妹子,酒量就是不容小觑。席间也打破了第一次见面的尴尬,我们彼此都有了聊得来的话题。也许大家都太不喜欢这样的喝酒氛围,所以并没有想象中的喝了很多酒,只是些许到位罢了,很自然的我说下次一起去酒吧喝酒,NN点头答应。

时间一晃就到了4月初,潮汕的人习俗清明节是非常重要的祭祖节日,SS拖着行李回了汕头,而把我一个人留在了广州。那年清明节正好是周六,我一个人在家里闲的无聊就拨通了NN的电话,无非是问问在干嘛,得知她也没有回湖北祭祖,我当时也是起了色心,就大胆的约她晚上去喝酒,我说我在苏荷存了一支酒,快到期了,我们去把它消灭了。她问我SS去吗,我回答说她回老家祭祖了,没想到她哦了一声居然也答应了,兴奋的我从沙发上直接坐了起来,一番梳妆打扮就兴致勃勃的去赴约。

NN很准时的到了我们约定的地点,她穿着紧身白色的高领羊毛衫把胸部的轮廓勾勒的完美无瑕,下身穿着露大腿的牛仔短裙,一双笔直的腿踩在长筒靴里韵味十足。我初见有点微微失神,回过神来时她已经看到了我,并朝我走来。我装的很熟络的样子和她打着招呼,心里还是有点小紧张,毕竟这是第三次见面。

找了一家粤菜馆饶有兴致的吃了一餐晚饭,便出门打车去沿江中路那里的苏荷酒吧,不巧的是客满没有位置,我心想坏了事情要黄,但是NN突然在我身边说,没事,我们等一会儿吧。我一看事情有转机,我就和前台拿了号,带着NN去江边散步,一路上聊了很多,哗众取宠的烂手法也能博得她吃吃地笑。

差不多晚上10点半的样子,我们转回苏荷门口,前台告知里面有位了,于是我们才进去找到位置坐下。说实话,这些地方我出入的也不是很多,不过真没试过两个人进去喝酒的,真心觉得很无聊,只能随着音乐胡乱扭动,一杯一杯的喝酒,真没有人多有气氛。

毕竟没有人带节奏,一支芝华士喝了好久才开始见底,看看表才12点多,我心里盘算的事情还不知道怎么去演接下来的剧本,就看到NN已经在打哈欠了,我问她你困了?她点头说是。我突然就灵光一闪,附在她耳边说,我知道怎么能让你马上不困。她扭过头来看着我,一脸问号,那一刻似乎周围的音乐声都消失了,我感觉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在乱舞的灯光中,她微微泛红的脸颊让我不禁咽了咽口水。我感觉我鼓足了足够的勇气,脑子里快速的演练了三次的一套连贯动作,随着我飙升的肾上腺素一股脑的施展了出去,我捧起她的脸,一下子吻住了她的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舌头撬开了她的牙齿和她的舌头交叠在了一起。

出人意料的顺畅,如行云流水一般,而令我惊讶的是NN更加疯狂的反馈,她的舌头好似一条小蛇一般缠着我的舌头,顺势搂住了我的肩膀将胸前的杀器重重的顶在了我的胸膛。就这样忘情的吻了几分钟,我的大脑渐渐变得空洞了起来,更加放松的去享受,去品尝她的味道。也许在周围人的眼中,这种事情司空见惯,而我却深深的沉浸在这一刻。
分开那一刹那,彼此眼中并没有惊讶,也没有尴尬,我正想说话时她再度扑到我怀里,又是一次暴风骤雨般的热吻,这一次我脑子清醒了,赶紧办正事,于是我主动撤出了热吻,拉着她出了苏荷,在路边打了一辆的士。

苏荷门口的的士司机见惯了大场面,上车头也不回就问我们去哪里?我这一刻脑子挺清醒的,似乎觉得刚才的激情只是属于酒吧里,不应该带到现实中来,毕竟她有男友,我有SS,我脑抽般的说出了NN的住所地点。

在酒精的作用下,NN上了车就感觉想睡觉,我把她搂在怀里看着车窗外的风景,随着路面的颠簸和司机大哥的神助攻转弯,NN滑到我的大腿上,枕着我的小腹。
好嘛,本来刚消下去的反应立马又起来了,我当天穿的是短裤,我就感觉她的鼻子就顶在我那里,一种尴尬感油然而生。可是NN好像并不介意我的反应带给她脸上的触感,反而那只小手悄悄的滑进了我的裤子,抓住了我那反应激烈的位置。

管不了了,我本能的把搭在她腰上的手摸到她的大腿上,顺势滑向她丰韵的屁股。确保司机大哥看不到的角度,我将手拉开了她的底裤,摸到了那一片未知的地带。下身传来的快感以及指尖触及的一片泽国,给身处在出租车上的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体验。我抑制着自己的语调和司机大哥重新说了目的地,我家。

进房门的那一刻,我快速的褪去了她的衣物,把她抱到床上。她玉体横陈,闭着眼睛不敢看我,我以0.01秒的速度脱了个精光,这才慢慢的坐到她身边,欣赏着床上的美景。

我轻轻的吻了她的嘴唇,这一刻她没有了刚才酒吧里的那样猛烈,而是一点点的微微的用她的舌头回应着我,我顺着她的脖子在她的胸前摸索着,用嘴唇感受着她的心跳,在那起伏的山峦间来回的亲吻着,用舌尖拨弄、吸吮着粉红。NN发出舒服的呻吟,头不自觉向下伸展着,挺起自己的胸脯。我在她紧致的小腹上来回的摩挲着让她加快了身体的扭动。

我对女人的脚有着特别的爱恋,我双手抓住她的玉足轻轻的放在唇边亲吻,嗅着那淡淡的味道,让舌头在她的趾间游走。她应该从未体验过这种足部带来的舒服感,不由呻吟的更加销魂,每每舔到她的脚心,她都会紧张到身体颤抖。虽然闭着眼睛,她还是伸出手来准确的抓住了我早已随着脉搏跳动热烫的地方来回的套弄。

我换了个姿势,跪在她的两腿之间,俯下身去双手捧起她光滑细致的屁股,让那片密林整个呈现在了我眼前。看到她攒紧拳头的双手,我让她感受到了我发烫的呼吸,她也迎合的抬起了屁股让秘境更加凸显出来。我用舌头拨弄着那已经露出的珍珠,她浑身一颤夹紧了双腿,双手死死的抓住了我的头,将我深深的埋藏进她的身体,我更加卖力的搅动着我的舌头,最后从谷底用一记漂亮的提拉结束了一轮攻势。我透过她的小腹看着她,她已经睁开了眼睛痴痴的看着我。舒服吗?我问了一句多余的话。她眼神中略带涣散的点了点头说从来没试过。

我心里一荡,再次埋下头展开第二轮的攻势,我将舌头探入了她小穴,来回的进出,在她已经充血的阴唇上吮吸着、摩擦着。唾液混合着她的淫水让我品尝到了属于她的味道,而她也用悠长的呻吟和身体的颤抖回应着我的努力。

她轻轻推开我的头,用极细的声音对我说,快点,我要你。我亲了一下她的大腿,将下身对准了她的花园,早已泛滥的淫水让我顺势一次顶到了尽头,她闭上眼睛发自内心的一声长吟,腿和手都环抱在我身上。我轻轻咬着她的耳垂,并没有开始攻势,而她的身体已经开始不自觉的扭动起来。

我知道她受不住了,于是终于开始深入的探索她的身体。我撑起双手俯视着她,下身不停运动的同时我也在欣赏着这床上的美景,脑子里玩味的比较着SS和NN躺在同一个地方带给我的不同视觉感受。不得不说NN的呻吟声让我沉醉,而她的发香也是让我有着既陌生又刺激的体验。

她发现我看着她,没有了最开始的尴尬,反而用手挤压着自己的胸脯,用渴求的眼神对我说,快,咬我,用力咬。我对这个要求不陌生,SS也同样有这样的要求。于是我狠狠的咬住她双手托起的凸起,撕扯,吮吸,她的呻吟中多了一丝疼痛,整个人却更加的投入到彼此的交合之中。我抬起她的双腿,将那十个精细的脚趾逐一的舔弄,两种感觉同时进入到她体内,她来回的摆头磨蹭着枕头,嘴里咿咿呀呀的呻吟着。我将她的双腿侧向一边,从侧面进入她的身体,一只手也用力的揉搓着她的胸,并时不时的用手指去夹弄她的凸起,我看的出她应该都没体验过这种体位和刺激方式,完全放松的沉浸在此刻的欢愉里。

从身后去征服她,她显得驾轻就熟,当晚我也是超常发挥,能坚持那么久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极其刺激的视觉,极度兴奋的人设,都一一被我化解掉了,让我能更加游刃有余的去品尝她,征服她。激烈的撞击声配合着她一次次肆意妄为的喊叫,我有点血脉喷张,我用力抓紧她的屁股,而突然她应该也意识到我即将开始最后的冲刺,她挣扎着立起身来,将后背紧紧贴在我的胸膛,而慢慢的将我的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胸上,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脖子上对我说,用力掐我,我要你用力掐住我。

那一刻我已经准备充分,蓄力开始了冲刺,她用力夹住了我的下身,让下身传来的快感成倍上升。本来怕弄疼或弄伤她,手上没敢使太大的力,但她的双手分别而压在我手上给我更加大力的力量暗示,让我也完全忘却是否会弄伤她而肆无忌惮的开始了最后的冲刺,最后的疯狂。

随着我的一声长吟,下身喷薄而出的快感传递到她的体内,她整个人瘫软了下去,我趴在她的背上,感受着她的呼吸,她的身体还在不由自主的抽搐。我没有说话,只是这样静静的趴着,下身还在她体内感受着里面的柔软。终于在她长舒一口气后,我起身擦拭,快速收拾完战场后,重新躺下将她搂在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两人渐渐睡去。

次日醒来,可能酒精的作用已经消失了,并没有再来一次温存,默默的穿好衣服我带她去吃了早餐,送她回家。各自心里应该也在想着很多事情,互相没有很多语言,我静静的看着她上楼后,转身离开。

一切缘起的那么突然,结束的也那么的迅速。我和NN之间注定不会有交集,终究不会有任何后续(当然这个事情她男友和我女友SS都知道了,她男友拿刀堵我,SS发火却用另外的方式向我示威,这些我以后有机会再说这一堆一头包的事情)。

那天过后,我们断了联系,消失在彼此的世界里,几个月后NN回了湖北,再后来得知她已嫁为人妻,有了孩子,一家人过上了开心的日子。而我也和女友SS分手,去寻找真正属于我生命中的那个人。




写在末尾:文字很多没有照片,那种情况下是真的没法拍。内容绝对真实没有杜撰,描写手法我蛮希望能美美的去描述,权当是自己的一个回忆记录,已经尽力了,如果大家觉得像小说,请当小说看,谢谢大家的支持。


大家好,与草榴结缘已经长达8年了,期间也尝试过各种抢码活动,那时候还是很多大神放很多码出来的,而且还有五花八门的推算方式,刚接触的时候就是傻傻的复制好要注册的ID和密码,就一个一个数字,一个一个字母的尝试,结果很显然,一个码都没有哈哈。后来有了两个大神分享了两种抢码脚本那是真的兴奋啊,但是还是一样的结果,估计大家都在用。最令人可气的是我同事居然都搞到一个码,我这个一生平安的好人还没有,啪啪打脸生疼。自那以后也借用他的号回家搜搜感兴趣的帖子,结果那个二货成功的把自己的密码忘了,这不是事儿,关键是这个超级二货把自己注册的邮箱地址给忘了,说是临时注册的,好吧,一起回到解放前。偶然看到这个上岸的途径,其实想分享一下我的一个经历,很抱歉没图,原因嘛大家看我的正文去理解了,文字枯燥乏味,也请各位多担待。